1. <form id='33'></form>
        <bdo id='8534'><sup id='3887'><div id='71136'><bdo id='122'></bdo></div></sup></bdo>

            刘世锦:中国经济速度再低一点也可以承受

            原标题:刘世锦:中国经济速度再低一点也可以承受4月1日,中国新供给经济学50人论坛一季度峰会暨货币金融圆桌会议在中国人民大学举行。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中国新供给经济学50人论坛成员刘世锦出席论坛并发表演讲。

            刘世锦认为,现在需要做实做优,而非人为做高中国经济,要为高质量发展打好基础。

            他还表示,下一阶段,中国经济速度再低一点也可以承受,因为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的实现,今后每年增长%就足矣。 刘世锦指出,在中国经济30多年的高速增长以后,从2010年第一季度开始进入减速,到目前为止已经有8年时间。 8年来,一直有不同说法:一是认为这是个周期性的波动,主要是凯恩斯模型,有高有低,这8年一直处在低的过程中,下一步有可能还会高;二是认为中国经济受到外部冲击,即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冲击,国际上形势不好,中国也不好。

            “这两种说法我以为基本上不能成立。

            ”刘世锦认为,这是增长阶段的转换,也就是中国经济是由10%左右的高速增长转向未来的中速增长,这是一个大的分析框架。

            刘世锦表示,十九大提出一个重要判断,中国经济由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这和由高速增长转向中速增长内涵上是完全一致的。 现在共识在逐步增加,最重要的一点是中央提出新常态。 新常态的第一条就是经济由高速转向中高速增长。

            在过去7年的时间,经济有波动,部分人有一些悲观。

            “2016年我们提出中国经济已经接近底部,开始触底,逐步进入一个中速增长的平台。 所以,不要太悲观。 ”刘世锦解释,从需求侧来讲,过去中国经济的高增长从需求侧来看主要是高投资,高投资主要是三大需求来源,出口、基础设施、房地产,俗称三只靴子。 高投资要处理的就是三只靴子的落地。 从实际情况来看,出口曾经以20%增速增长很多年,近两年开始出现负增长,虽然去年增幅相对比较高,但以后年增长5%左右很可能是一个常态;基础设施投资最高点也已经过去;房地产投资历史需求峰值最大或者增长速度最高点在2013年或者2014年已经出现,出现了以后房地产投资总体上成为一个回调的态势。

            在过去几个月,房地产如果剔除价格因素,实际上已经出现负增长。 2018年总体上会是在零左右进行波动。 从供给侧来看,我国去产能取得了比较大的成效,一方面政府在推动,更多的还是市场在起作用。

            所以,从需求和供给两个方面来看,应该说基本上都触底了。 刘世锦认为,2016年下半年是经济的第一次触底。 这个触底可能是多次反复的,需要验证的过程。

            2017年触底并且转入中速增长平台得到了初步的验证。

            所谓触底的确切含义是稳住了,不再明显的继续往下走,不再明显的大幅度反弹,重返高增长轨道也不可能。 进入平台周期,新的平台逐步进入中速增长,也可以说是中高速增长。

            “但过去七年转换的过程是中高速,未来就是中速。 当然也可以讲新阶段,就是高质量发展阶段。 将来在高速增长的平台上和中速增长的平台上都会有一种周期性的波动,那是在这个平台上的周期性的波动,而平台之间的转换无法用周期说明。 ”刘世锦指出。

            对于中国经济到底应该怎么走,刘世锦认为,现在需要做实做优,而非人为做高中国经济,要为高质量发展打好基础。

            现在还没有进入高增长阶段,现在只是在为这个阶段做准备,对宏观经济关键是要降风险、挤泡沫、增动能、稳效益,提高增长的稳定性和可持续性。 降风险,地方政府的债务风险,部分企业过高的杠杆率。 挤泡沫,主要是一部分城市的房地产泡沫。 增动能,实体经济转型升级,创新发展的动能。

            一部分是纯粹的新动能,还有一块是传统经济这一块怎么和新经济结合,如何提升它的效率。

            这里所产生的动能应该是相当大的。 稳效益也相当重要。

            2016年下半年以后利润的回升主要是上游,这是不可持续的。 我们希望将来的利润在各个行业中能有比较均衡的分布,而且比较稳定,特别进入中速增长平台以后,能够有一个比较稳定的均衡分布的盈利能力,这对去杠杆也是有利的。 谈及中国经济下一阶段发展态势,刘世锦认为,“中国经济速度再低一点也可以承受,因为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的实现,今后每年增长%就足矣。

            ”(左永刚)(责编:谷妍、邓楠)。

            版权所有@上海圆莱电器工程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