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王爷,别碰我:王妃有毒

作者:沐茗
人气(1)评论(0)字数(53万)评分(0)收藏(0)完结

爱我?不怕毒

她嬉笑示人,胸藏万象,为这异时空的一朵奇葩!

她穿越而来,只管来!,身中奇毒,是名副其实的毒女子!

同类热门
  • 妻主太无能妻主太无能笺秋|古言天启皇朝谁最懒? 答曰:二皇女宫箬玥。天启皇朝谁最无能? 答曰:二皇女宫箬玥。那么,天启皇朝谁又最受宠? 答曰:二皇女——宫箬玥! 她,是阎鬼罗刹,无恶不作,薄情无义,挥霍无度,为人高调,眉眼之间尽是妖娆!却在约会时被人枪杀! 她,是天启皇朝的无能第二皇女,过份的善良让人视为懦弱!一事无成,却集万千宠爱于一身!造人妒忌,被人暗杀! 当冷情的罗刹重生在了如此懦弱的人身上,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呢?罗刹重生第一个决定就是花男人的钱要男人养…… ·★··★··★··★··★··★· 注意事项: 1.此文不算太白,阴谋夺权血腥应有尽有,不喜勿入。 2.此文也不会见一个收一个,想要花痴型女主请另觅好文。 3.本文坚持每天一更,无特殊原因不断更,不弃坑! ·★··★··★··★··★··★· 喜欢《妻主》的请点【放入书架】收藏一个!喜欢《妻主》的请点【放入书架】收藏一个!喜欢《妻主》的请点【放入书架】收藏一个!·★··★··★··★··★··★· 【强烈推荐·★·格吃货的玄幻力作】 黑格格【凤煞血帝】【完美推荐一生一世·★·换换口味也不错】 殇夜千年【溺爱千年】 锦色千翎【倾世凰】 林夕溪【王爷,不要动本宫】 长袖扇舞【灭世妖仙】◆◇笺秋小筑◆◇ 101239855 敲门砖:妻主任意角色名。 广告或者不和谐之类的亲就请稍稍自觉一点哟~MUa。◆◇领走圈圈◆◇ 骑士【司瞳】——由——【格格shi】领走 妖孽【君逸辰】——由——【小篮子】领走 小笨【伊沁雪】——由——【紫洋格格】领走 外挂【宫箬玥】——由——【喏尐奈】领走
  • 侯门毒妃侯门毒妃零殇|古言夫妻三年,她为他奔波劳累,帮他一步一步登上高位!却只换来一道圣旨,三尺白绫!临死之际,一向温柔善良的妹妹,却身着贵妃服饰,告诉她一切真相!原来母亲竟是他们所害!原来失贞竟是他们所设!就连一次次的流产也是他们所为!叶雪姗满脸不甘!若有来生,必叫你们生不如死!
  • 小妾皇后小妾皇后瑟影落|古言杭州 在杭州树人大学隔壁的一个小楼房,正在上演一出好赌的夫妇将自己年仅十八岁的女儿卖给一个年轻的古怪医生当小妾的闹剧。 “老爸老妈,我回来了,老爸老妈,我放学回来了。” 一道娇柔好听的少女的声音自大门外响起。 “咦,奇怪了,老爸老妈呢?” 随着声音,一个穿着校服的美丽少女推开门走进大厅。 她将那轻的书包放在桌子上,口渴了从桌子上拿起茶杯到……
  • 妃不如妾妃不如妾霜梓|古言成亲两年,他就要纳王侧妃。 而与以往纳妾不同的是,这次他是真的上心了。 她不知道这一生还要看着他纳多少侧室进门… 她不想像娘亲一样,拥有的只有王妃这个头衔。 可是她却无力阻止。 侧王妃一进门,王府从此平生波澜。 面对他一次次的责难,她默默忍受下来。 最后,王妃的头衔终于从她身上卸去。 而她没想到,今生她真的能离开王府,离开他。 这次,她要活出全新的自己。 当他提出要她回去时。 她只想告诉他:“覆水再收岂满杯,弃妾已去难重回!”
  • 穿越之白血公主穿越之白血公主windstar|古言她是一个天生的舞者,是扬名世界的芭蕾舞星,是舞台上夺目的女王。 力量与柔韧,激情与表现力,所有的光彩与辉煌似乎独独为她打造。 她,幸运吗? 是的,她是上帝的宠儿,集万千光亮于一身。 然而, 她又是一个身患绝症的病儿,一夜间,她的生命不再光华与璀璨,只剩下黑暗和死亡的气息。 她的一生注定等待,等待未知、告别和流浪。 她,不幸吗? 是的,她比谁都孤单,在无尽的寂寞中孤眠。。。。。。 一场突来的病变,狂风骤雨,昏天暗地,闪亮的白天鹅不再闪亮 一次决然的倒下,天旋地转,穿古越今,摇身一变为万人瞩目的天之娇女 她,能否重拾白天鹅的自信,闪动天使的翅膀? 她,能否承受汹涌的爱恋,勇敢的承接幸福的光环? 她,究竟能否紧扼命运的咽喉,为生命奋抗到底?! 司徒南枫——当朝丞相之子,风流倜傥,气宇轩昂,引无数美女竞折腰,唯独无法拥抱她的芳心 “我是她的贴身护卫,没有经过我的同意,没人可以带走她!” 萧漠北——天盛国的君主,冷傲孤僻,俊逸洒脱,战场上攻必克,战必胜,情场上亦是呼风唤雨,唾手可得。怎奈无法掌控她的去留 “为什么?究竟是为什么?即使我抱着你,仍感觉你的生命在指尖流失?” 莫昔城——冰焰城的城主,冷若冰霜,暴如烈焰,猛一阵风风火火,只为博得佳人一笑,冰化了,火灭了 “我带你离开,任何地方,任何时候。。。。。。” ************ 推荐star的新文 《七夜狼宠》 新婚夜。昏沉迷离的她,情yu发狂的他,痛与发泄的结合,交缠的身体,血迹斑斑,伤痕累累。究竟是谁伤了谁? “知道吗?狼一旦咬住了猎物,任何情况下都不会松口放手。你要做好觉悟,一不小心,也许,死亡都没办法结束狼的纠缠……” 第二夜,残破的身体,惊恐的眼眸,是噩梦,是地狱,一切骄傲与尊严在这个夜晚,悉数尽毁。从此,她知道,她的世界多了一个名为恶魔的男子…… “真的存在地狱吗?那么一起下地狱,如何?” 第三夜,冰冷的牢房,刺骨的疼痛。但至少,这里没有狼…… “你进了满是狼的森林,别想逃!逃离,只会加重狼的攻击和掠夺性,知道吗?” 第四夜,月牙形的胎记,刺痛了他的眼。 “毁掉它,你不配拥有这样的胎记!” 第五夜,突如其来的刺杀,冷不丁的防备,他把她的身体当做了盾牌。殷红的液体,彻底冰封了她早已冰寒的心…… “如果再刺得深入一点,也许,我会考虑放你走……” 第六夜,月圆之夜,她听到了狼吼,却不见狼。 “没有羊的日子,生不如死……” 第七夜,一直定位为猎物的女人,褪下一切伪装的面容,竟然是他最爱的“羊”! “当狼爱上羊,只有两种结果。一种,放了她,然后自我毁灭;另一种,吃掉她,然后遗憾终生……”
  • 邪皇的刁妻邪皇的刁妻歌落妖行|古言北茜,她是现代特工,为了她亲爱的队长,她改掉了一切陋习,包括私生活混乱,吃喝嫖赌都样样具备的她,开始变成一个“良家妇女”! 却在一次任务中,被最爱的队长亲手送到地狱! 却没想到还能再次睁开眼睛,魂附残颜,成为上官家族最不受宠的女儿,从此,她是上官冰冶,一道遗旨,她不得不入宫为后!开始一场空前绝后的另类宫斗! 【精彩片段】 “十万两怎么样?” “不行不行,那么廉价?”冰冶痞痞的坐着,对着旁边的女子不屑地开口。 “那,二十万两?”女子看着冰冶,探寻的开口。 冰冶眼眸一转,依旧是颇为苦恼的开口,“哎呀,就这么点?那你还敢来跟我谈生意?” “那…那你说怎么办?”女子有点不耐烦了,终于开口问道。 冰冶得意的伸出一根手指,女子咽了口口水,“一万?” “你傻呀。”冰冶瞥了女子一眼。 女子狠狠心,“一百万两?” “宾果!”冰冶打了个响指,满意的点点头。 女子心下有点冒汗,没事,一百万两白银而已,不算什么。 “黄金!”冰冶笑眯眯的看着女子,“什么?!”女子大惊失色,“你就说成不成吧!” 女子挣扎很久,点点头,却在心里泣血,爹,女儿对不起你! “成交!皇帝归你了。”唉,咱美丽的,妖孽的,邪魅的皇帝,就被一百万两黄金的天价给卖了! ***** 一个蒙面美男,一张银色面具遮住了大半张脸,邪邪的靠在身后的椅子上,看着冰冶,勾勾手指。 冰冶不由自主地走上前去,美男啊~ 美男一把搂住了冰冶,“怎么样?要不,你跟了本尊?” “额…这个嘛…”冰冶低下头咬着手指。 虽然,虽然她是真的这么希望的,毕竟是美男嘛,她对于美男是没有免疫力的啊。 但是,冰冶抬起头,挑起美男的下巴,“虽然…可是…嘿嘿,我可是一国之母欸,出墙是不对滴,有损国体嘛~” ***** “喂,丑八怪,我都那么没眼光看上你了,你看我一眼会死啊???”某正太双手叉腰,气势汹汹的开口。 …… “只是为什么呢?虽说你真的很丑,其实……还是很丑啊,但是……的确是很丑啊……可是呢……这么丑,这么丑的话,我怎么可能看上你呢???”某罗嗦杀手喃喃自语,丝毫不知某女已经快要暴走! …… “本王从未见过你这么丑,却又丑的这么有个性的女人,怎么样,要不到这儿来?”某异国王爷轻佻的笑道。 …… “皇后娘娘,微臣看您气色不顺,大概是近日内有点某方面的需要,不如到微臣这里来?”某美男太医轻笑对着某女说道…… ***** “听说,你有新欢了?”某妖孽皇帝看着冰冶,神色淡淡。 “额…那个啥,谣言啊,纯属谣言啊…嘿嘿,我心里可只有你啊,天地可鉴啊…”某女很心虚! “哦?是吗?怎么证明啊?”某妖孽美男邪邪的看着冰冶,轻笑。 “啊?呜呜呜…不要啦,人家还是纯洁的小绵羊一只啦~”某女扭捏的开始宽衣解带。 “你脱衣服干什么?”某男很镇静。 “欸?你不是要证明吗?”某女停手。 “去把《女诫》抄一百遍吧,抄不好不能吃饭哦。”某皇帝笑的十分的阴险…… ★☆★★☆★ 妖妖新文: 《绝——色》 《毒王恶妃》 妖妖完结文: 《轻狂如歌》 《邪皇的刁妻》
  • 正妻攻略正妻攻略雍兰|古言红云想尽了办法也不能逃过这一劫,她跟这货前世好似怨家不清不楚,如今才导致两人是纠缠不清。豪门恩怨事非多,婆婆是填房,小姑是阴毒,小叔又风流……总之这是小家碧玉如何成为一位豪门小霸正妻的故事!
  • 狂揽男颜傲天下狂揽男颜傲天下明蓝风|古言她,莫清玥,本是现代的孤女,如今是王府小郡主,时而懒,时而黠,时而冒出大堆爱心,时而冷酷无情。 在家永远随意札着流苏髪,发际斜插简单的木簪子,一袭白衫永远干净清朗,时而一壶茶,一把琴自娱自乐,时而欺负自己的亲亲小哥,“作威作福”,王府人称“恶魔假少爷”。 在外一身月白色的长袍,一把软剑,一壶酒,领着小童,逛着帝都各大繁华之处,人称“逍遥世子”。 “与其留一个不定时炸弹在自己身边,还不如现在就拔了!”黑暗中,她看着躺在地上的小男孩,冷声叙述。 “不要以为没有人不知道,这天下还没有不透风的墙!”昏黄的光线下,她看着跪在地上的美妇,绝美的容颜闪着残忍的神色。 “世上没有我得不到的,只是看我有无兴趣罢了!”傲世山巅,她和他一起煮酒焚琴,霍尔,她放言。 ——————————————————————————————— 他,莫萧若,凤天皇朝第三子,野心勃勃,腹黑狡诈,总是无害的表情现于世人,唯有她,一眼望尽他的本质——“笑面狐狸假慈悲!” 他,玄渊,凤天皇朝丞相的小公子,温柔似水,语若清风,令人心旷神怡,唯有她,能够触动他的灵魂,“你的笑容令我心疼!” 他,风吟尘,一代医仙的嫡传弟子,悬壶济世,清灵出尘,嘴畔永远挂着淡淡的笑意,暖如人心。朝饮木兰之堕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故丰神如玉兮,形相清癯,丰姿隽爽,萧疏轩举,湛然若神。“看闲庭花开花落,望天边云卷云舒,一把剑,一壶酒,一世逍遥,可好?” 他,景霜寒,一身傲世功夫,不屑武林盟主之位,逍遥恣意,没有表情的脸,不知碎了多少名门千金的心,只有她,看得到他的无奈,“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他,楚行风,楚臣皇朝的太子殿下,嚣张傲慢,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直到遇见她,才明白这世间的女妆亦不逊色男儿! 他,江一刀,武林侠客,憎恶分明。一身风风火火,却被她的凉水所熄灭,“本公子最恨的就是火!” 还有他他他…… —————————————————————————————— 世间红尘繁华如锦,这江山谁主沉浮?这江湖谁堪笑傲? 凤箫声动,玉壶光转,谁醉清玥? ——————————————————————————————— 本文女主强悍,美男多多,各个风味不同,喜欢的就把收藏和票票给来吧,结局绝对完美! 明蓝的旧文《战国殇》 战国时期,尚在萌芽的爱情被扼杀摇篮中的殇情 明蓝的新文,短篇小言《十年过》 她用十年爱他; 他用十年还她! 原来,爱情不会在原地等待! ———————————————————————————————— 特别推荐 玄幻女强文《凤麟》 穿越古文《邪帝冷妻》 穿越古文《王妃十岁》 穿越古文《巾帼英雌》 推荐自己好友的文文: 《夫君如此多妖》 《师傅我要吃了你》 《妃闻天下西施传》 《孽宠》 《轻月王妃》 《妖孽夫君有五个》 《邪颜》 《异世风行》 《残暴将军强盗妻》 《俏女驯冷夫》 《总裁的亡妻》 《恶魔的交换甜心》 《末世凤狂》 ——————————————————————————————— 请不要放弃本文哦,明蓝绝对不会弃坑的!
  • 庶女重生庶女重生骨扇轻摇|古言湛武二十三年,叶氏一门男子全部处斩,女子贬为贱籍,充入青楼 叶府庶出四小姐三年来不知跑了多少次,终没逃过开门接客的命运 那晚,叶繁锦以一支惊鸿舞惊艳全场,成为毫无争议的头牌 那晚,是她祭奠自己的最后一支舞 那晚,当利刃被反手刺入自己体内的时候,一切终于结束 再次醒来,她重生在湛武二十年,改变叶府命运的那天 她不再是懦弱的庶女,她要改变悲惨的命运,活出自己的幸福 奕王:“一个出身卑微的庶女竟然死都不愿嫁,简直不知好歹!” 离王:“她为什么怕我?难道她知道我的一切?知道这些都是伪装?这样的女人,如若不能收为已用,那便只能——杀!” 片段一: 封玄奕疾步向她走来,宽袍大袖几乎要舞出朵花来,他狠狠地抓住她的皓腕,不顾礼教,质问她:“叶繁锦,本王看上你是你的福气,为何不嫁?” 她淡定如昔,敛眸恭谨说道:“繁锦只渴平凡生活,不欲高攀!”嘴上如是说着,心中却不屑地想,你以为你是谁?想让我嫁我就嫁? 片段二: 封玄离立于她面前,月牙白的袍子衬得他越发温润如玉,逆光下,他的眼看不真切,他嗓音极低,似是缓声吟诗,叹道:“叶繁锦,要么嫁我,要么死,你选其一罢!” 叶繁锦黛眉微挑,珠唇轻启,绵软中带着铮铮之音,“离王总问繁锦,为何惧您?如同离王刚刚说的这句话,繁锦惧离王的手段,对于繁锦来讲,嫁给您同死也差不了多少,您还是现在赐死繁锦罢!” 封玄离刚刚的云淡风清瞬间变为阴鸷狠戾,咬牙道:“你…”
  • 医女谋圣王妃医女谋圣王妃南鱼飞燕|古言前世,她是医药世家的嫡亲传人,杀人救人只是在一念之间,没想到一朝试药,光荣牺牲,再次睁眼,竟然成了宫中最低贱的宫女,不仅小命难保,而且还臭名远扬,刚穿越过来就遭到一顿毒打,好不容易整死人了,又来一波陷害! 我说这到底有完没完啊,当我是吃斋念佛的,好欺负是吧! 奶奶的,老虎不发威你们全当我是病猫! 身份低下,咱们慢慢攀升,先摆脱粗使宫女,像着医女迈进,没想到这边屁股都没坐热,那边又开始升迁了,且看小小宫女如何一步步往上爬,慢慢成为后宫红人! 据说一个不小心救了太后,把名声给弄回来了,再一个不小心救了大权当道的王爷,成为郡主了,这好歹咱有了身份不是! 可是谁又能告诉我这是咋回事,夜探香闺的男人,为啥俺总觉得你那么眼熟呢? 还有皇上,拜托你离我远点,不然明天又是阴谋诡计了! 这边还没搞定呢,又来一个状元郎,老天爷,这桃花可不可以别太旺! 祖父是冤死的,那咱就伸冤,母亲身份是低贱的,那咱就慢慢提高,父亲是被逐出家门的,那咱就等着他们来求回去! 好不容易重生一回,不把你们都送进地狱去陪罪,我对得起自己这具身体么? 片段一: “一年后成亲!” “三年!” “一年!” “三年!” “那就一年后先洞房,三年后再成亲!”某王爷无耻道! 心想,这下能等了! 某女嘴巴抽搐两下,直接暴走… 心道,先上后婚都流行到古代来了,世风日下啊! 片段二: “寻儿,朕准备跟皇弟抢人了!” “哦,那就抢吧!” “朕想抢的人的是你!” “哦,我什么时候是他的了!”某女自问道,一脸的莫名其妙! 夏墨晗看她那呆呆的模样,顿时仰望苍天一阵无语,其实他想说,他也是爱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