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一生只准爱我:错恋情深

作者:施阳阳
人气(3)评论(0)字数(31万)评分(0)收藏(0)完结

用一颗真心小心的爱着她的少爷,只为有一天他能有所回应,就算他醉后将她错看成了他心爱的女人,她亦或是笑着承受,她为爱成奴,然而一朝分娩,他竟残忍的说,“我说过,生下了孩子,你就给我滚。”

同类热门
  • 爱了就请别放手爱了就请别放手梵缺|现言【本书出版名:《我的世界只差一个你》】两年前,他给人设计,她一怒之下以一块钱为代价,签下了离婚书。两年后在一个商业酒会,失踪了两年的她归来,因和酒会的新贵牵扯不清,引起了一阵动静。害他丢足了脸面。那一个女人竟是他寻了两年的老婆?!于是,他直接将她扛了回家……
  • 总裁-别抢我妈眯总裁-别抢我妈眯乔茉児|现言【正文简介】 当年,她和他都被下了药; 一夜缠绵之后,她不见踪影…… 四年后,他收到了一封挑战书! 而向他挑战的,居然是个三岁大的小鬼头。 “宫刑翼,你不许抢我妈咪,要不然,我让你没好日子过。”眼前这个,只不过才到他膝盖的小鬼头,恶狠狠的看着宫刑翼。 宫刑翼眼前闪过无数个问号,这个小鬼头的妈咪,到底是谁? “不过在此之前,该算的帐,我们还是得要算算!”小鬼头从腰后拿出一个算盘,小小的手指,在上面拨弄着,小嘴念道:“孕检费、生产费、营养费、奶粉费、尿布费、教育费……抚养费总共是二百六十二万,再加上我妈咪的辛苦费,就是乘以二,一共是五百二十四万,如果你愿意大方一点,可以给我五百三十万。” 宫刑翼直到把钱送到眼前的小鬼手上时,才发现…… 他根本就不知道这个小鬼的妈咪是谁?而且,他居然被敲诈了! 不过,他倒是来了兴趣。倒是想要看看,这个小鬼的妈咪是谁? 居然敲诈的主意,打到了他宫刑翼的身上…… 【精彩情节一】 “你给我踏进来试试,如果敢踏进来,我就T飞你!”奇奇双手叉腰,淡紫色的眼眸,瞪着门口的男人! “我是你爹地,臭小子,快点让开。”宫刑翼对这个儿子,越来越头痛! “我是臭小子,你就是臭老子。” “……”宫刑翼再次无语! 【精彩情节二】 “我要跟妈咪一起睡!”小鬼头霸在宋芯瑶的怀里,双眼恶狠狠的瞪着只围了条浴巾的宫刑翼。 “儿子,赶紧出去,爹地跟你妈咪,有正事要办!”宫刑翼伸手去抱这个让他头痛的儿子。 “办正事?什么正事?我要一起!” “……”宫刑翼无语,宋芯瑶红着脸,瞪着宫刑翼。 【半价现言】 《壹纸契约》【虐恋】 【宝宝系列】 《总裁-别抢我妈咪》 《总裁-别碰我妈眯》 《蛇王-她是我妈眯》 《吸血鬼-你是我爹地》 【推荐好友文】 薄荷清凉糖《惹上一窝相公》 清甜水果糖《赖上一帮相公》 狂想曲《狂誘御龙》 河清海晏七七《赦婚》 云惑烟《缠婚》 木轻轻《暗帝》 一露走来《妖孽女王》 风兮兮《一个警花三个黑老大》 日晴《重生之冲喜新娘》 酥肉儿《弃妃不愁嫁》 言凌歌《绝色相公七选一》 毒情话一一《豪门之“继母”前妻》 许佳诺《傻子王爷疯王妃》 公主桃《一等贱妃》 淑蓝《一品太子妃》 晓竹清风《禁囚》 紫砂萍《压倒绝色王爷》(美男N多) 《特警傻后要休夫》陌上柳絮 《冷宫奴妃》莫芊涵 《迷—婚》紫砂萍
  • S女出没,注意!(大结局)S女出没,注意!(大结局)资深宅女|现言http://m.pgsk.com/a/191864/,中国版的电台金三顺故事。灰姑娘的奋斗故事,嘻嘻哈哈,调侃言情。爱情永远是一个梦想,来看看周一一的版本有何不同 周一一本是购物频道主持人,被好友撬掉男友后,挥泪告别荧屏,误打误撞来到一个快要倒闭的999电台,她遇到了同事马路,他们毕生的梦想就是打倒全城最红的1088电台,但是,这怎么可能? 更要命的是,周一一遇到了一个无礼的男人,而他,居然就是1088最红的男DJ—— 好戏开始了…… ———————————— 强烈推荐爱上女主播系列文: 恶魔DJ。别惹我!/绿晚晴 http://m.pgsk.com/a/378198/ 醉心一梦潇潇然/凌歌 http://m.pgsk.com/a/343887/ 浮生幽禁/七月椰子 http://m.pgsk.com/a/386754/ 爱上女主播续集(全本)/静水深流2
  • 强吻前妻:离婚烦我,后果自负强吻前妻:离婚烦我,后果自负白衣门客|现言当年,她被他们李家撵出家门,她都没说什么,忍了!他急吼吼的跑来算什么帐?!强行绑架她,她不计较。该死的,居然利用她的家人逼她复婚!丝毫不顾她的感受!姓李的,我不招惹你,你偏来招惹我,这日子我跟你没完!!你不是想算账吗?好,咱俩一笔一笔算明白。
  • 亿万老公靠边站亿万老公靠边站晓竹清风|现言梦里,晨曦中,他对我伸出手。 对我说我们重新开始,好么? 未语,泪先流。 逆境之卷: 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 她与他之间,她曾经一直以为,那个女人是可耻的第三者,却到最后,笑着发现,原来,那所谓的第三者,由始至终,都是她自己。 人前,她与他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她伴他渡过高中,大学。他给了她至高无上的宠爱。 甚至为她拍下价值八千万的真心钻石。 人后,她是他的奴隶,她是他手中的提线木偶。 她为着他心中的那个女人,承担着一切风险,陪他接触这个世界上的一切肮脏。 陪他游走在东南亚的赌场 直到他得以将自己洗白,直到他于赌场之上,将她当成自己平坦之路上的一块砖板。 重生之卷:待完善 推荐自己的新文: 总裁的高中生情人 本文男主: 强势,变态,习惯了强取豪夺,霸道且桀骜。 本文女主: 倔强,渺小却不弱小,从不知屈服二字如何书写。 五星级的宾馆内,叶然撇着嘴,拿着一个纸篓,站在满是狼藉的总统客房内。 一边骂,一边收拾着那被丢到角落中的被子,以及到处都是的纸巾。 却不想,浴室的门在她的身后,大开。 一对男女,正在上演着火辣的后续。 “恩。。。。。予。。。轻点。。。恩。。。” 身后的响动让叶然僵了身体。 机械的转过头,手中的纸篓自她的手中掉落在地,发出不小的声响。 尴尬之中,叶然看着面前的男人冲着她,温柔的笑,然后招手。 “小丫头,想赚钱么?我不介意——你的加入。” ------ 喧闹的酒吧包厢间,叶然站在一群男女之间。 浑身血液僵滞。 现在的她,只觉得,自己好似舞台上,供人玩闹的小丑,而这一切,全部都拜那个叫做陆涵予的男人所赐。 “美女,脱吧,陆少又输了。” 一个男人走至叶然的身前,抬手,拉掉叶然身上的运动衣。 “然然,你怕吗?怕的话,就祈祷吧,祈祷我的运气好点,好将你脱掉的那些衣裳赢回来,否则,你今天可就要光着从这里走出去了。” 陆涵予走过来,将手搭在叶然裸露在外的肩膀上,然后,神色兴奋而玩味的看着他。 她知道,他的输,是故意的。 要比谁能挺,谁更能玩下这个游戏吗? 她叶然,愿意奉陪到底。
  • 拒嫁豪门:训服亿万大亨拒嫁豪门:训服亿万大亨三元|现言她不过是三围标准了点,脸蛋漂亮了点,竟然被帅总裁相中,塞进车里拉回别墅……还,还逼她做他未来宝宝的妈咪?该死的老天爷,又给她上演人间悲剧,让她不得不签了这卖身契……
  • 致命纠缠:冷帝的冷心猎物致命纠缠:冷帝的冷心猎物潇湘尚帝|现言○●◎○●◎○●◎○●◎ 三年前,意外的情况下遇见他,他的一个眼神,就把我吃的死死的,玩弄过后,一脚踹开—— ○●◎○●◎○●◎○●◎ 三年后,再次看见他,他那一如往昔猎豹一般的眼神,再次像我射来。 他神情愉悦,嘴角边勾起一个恰到好处的弧度,看着疏远、却又沉迷,他轻轻挑起我的下巴,温热的声音从我的耳边撩过,他说: “薛子琪,离开三年,你的外表成熟了,但是你的心、你的身、依旧是那么稚嫩,不谙世事……” 我侧开身,躲避他即将要下降的吻,眼眸清明、那里还有一丝痴迷? “韩少,我不是你的猎物,而你,也不是那所谓的X光线!” ○●◎○●◎○●◎○●◎ 他就那么的追求着,用尽了我穷极一生的耐力,用尽了他穷极一生的柔情。 ○●◎○●◎○●◎○●◎ 他手里再次的拥着新人,嘴角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温柔的为身边的女人把散开的发丝撩起。 他说:“薛子琪,再次得到你,你还是那么的没劲,现在,你是时候退场了!” 是时候退场了?我笑…… 空中的纸张扬起一个诡异的弧度,就像我此时手里攥着的化验单一样,看着永远的那么招人讽刺…… 我说,韩沐轩,这一次,即使你跪地求我,我也不会回头了,小丑的游戏我已经玩腻了,你,看着也让我恶心了。 ○●◎○●◎○●◎○●◎ 【本文强调-高层-纠缠-情妇-阴谋-陷害-伤害----】 ○●◎○●◎○●◎○●◎ 我曾经指着天空,看着漫天的白云,问自己:幸福是什么?爱情又是什么? 到最后我才明白,所谓的幸福,所谓的爱情,都是在他给了伤害之后,继续的相溶以沫…… 别说我傻,也别笑我没骨气,爱情,就如同他一样,是一道根本解不开的数学题,但是这菜,我却吃惯了…… ○●◎○●◎○●◎○●◎ 飘渺的雨季,永远的是那么湿漉,我的身边,站着一个女人,很漂亮的女人,介于清纯和魅惑之间,微微嘟起的唇,正是韩沐轩说过那种吻起来很够味的女人。 细雨打在她的脸上,她眼眸猩红,声音近乎咆哮的对我大喊 ”你凭什么……你有什么资格待在他的身边,我为他生过孩子,我为他挡过枪,我为他挡过刀!而你,你能为他做什么?你能为他做什么……“ 本文配乐——张惠妹【真实】—————— 尚尚读者群,群号:110632659、敲门砖:文中任意人物名字…… ○●◎○●◎○●◎○●◎ 推荐好友文文 【绝色妖姬】 【废後欺君】 【倾世冷妃】 【弃妃不愁嫁】 【霸道总裁学生妻】 【逃婚公主个个追】【黑道总裁伪善妻】
  • 潜婚潜婚六然|现言短短两小时的相亲宴,李希乐就这样莫名其妙的给潜婚了。 妈妈说:他英俊潇洒,一表人才; 嗯,她承认,这男人长得的确养眼。 妈妈说:他温文尔雅,成熟有礼; 呃哼,她服,这男人在人前实在是太会伪装,简直一腹黑。 妈妈说:他心思细密,事业有成; 没错,她信,这男人挥金如土,响当当的一凯子爹。 妈妈说:一看他温柔的眼,就知道是疼老婆的好男人; 好吧,这点她非常确信。。。绝对是谎话,P话,这男人跟温柔天生的绝缘体,他从没疼过她,宠过她。 可是,为什么妈妈没有说,对于她这个名正言顺的老婆他只会用强迫,威胁,呼喝,叫喊,咆吼。。。 天啊,可怜她才二十二岁,她可不想被这个婚姻潜规则一辈子啊! 不行,她要绝地大反击,反身潜腹男。 。。。。。。。。。。。。。。。。。。。。。。。。。。 趴在餐桌上,对着桌上的十几人,李希乐假蹙着眉,娇吟滴滴的喊道:“老公、、人家肚子好疼哦,好像大姨妈来了,你去买那个那个回来给我好不好嘛?” 来桌的客人齐刷刷的瞟向男人,只见男人仍斯文的夹着菜,直到咽完最后一口茶,他才悠哉哉的从性感的薄唇里飘出四个字:“忍忍就好!”
  • 亿万千金逆袭战亿万千金逆袭战小小牧童|现言简介:她年仅十四岁,来自近乎与世隔绝的小山村,失散多年的亲生父亲病逝,留下千亿遗产,她能否由一个一无所有的小村姑,摇身变成中国最富有的亿万千金,她能否在所谓“亲情”的围攻中顺利突围
  • 莫愁莫愁关就|现言有些人没办法不爱,有些人没办法不恨。16岁,在这片生我养我的土地上,已经没有一盏灯是为我而亮。17岁,我第一次发现人性如此黑暗,我开始排斥学校,甚至害怕被报复。一夜长大。18岁,师兄,很多人喜欢你,但是没有人像我一样,想和你永远在一起。19岁,那些我偷望过的人,都不曾为我停驻,我曾经苦苦等待谁的回眸,可是,总是空欢喜一场。20岁,这一年的悲伤,已经汇成河水,淹没了我所有对于幸福的遐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