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太后不愁嫁

作者:亲亲君君
人气(0)评论(0)字数(23万)评分(0)收藏(0)连载

:某男突然出现!来人!拖出去阉了

,某男一脸谄媚!太后:今夜朕侍寝

、,他!淫妇!你敢碰我:我死在你面前

:润?脑残!确实该死

,润!别尽说那没用的,刀在这里:欢迎自杀

,他?既然用了,就不要浪费是不是!这仗也不是不能打:关键——是看你在床上的诚意

.............:润

没有男人你会死吗!:他?贱人

,她被家人算计献出了她三十二年的第一次,睁眼,一个陌生男子睡在身旁,那一夜!她摇身一变,已是大商史上最年轻的皇太后

,有朝一日,她站在世间之巅,又是执了谁的手?在风中傲然俯视众生!

妖孽个个很销魂

,她迎风而立,波澜不惊,一路走来,改变是的大商的天。不变的是她不温不火宠辱不惊的性子

,润?本宫不会:你会

推荐某君新文

奸臣陷害,皇子谋逆,留给她的,是令大商子民谈之鄙夷的烂货身份!

润:脸部表情维持不变的,那是面瘫!

他:怎么,用完了就踹了?当初你上我的时候,可不是这副嘴脸!

他:也不是不能答应,只要你发誓,从此这仁心殿的床榻,只能留我一人!如果让我看见有其他男人,来一个我杀一个!杀不了他们我杀了你!

最新章节

第120章 误会(1)(2020-11-30 19:16:56)

同类热门
  • 不可思议的明星路不可思议的明星路so鱼|古言想走明星路,无非被潜潜,被炒炒。实在不行可以向某姐学习,以不怕人恶心死的姿态傲然的爬上这条路,她属异数,只因借了钱,签了卖身契。
  • 王的新宠:皇后是个小宫女王的新宠:皇后是个小宫女淡雅轩凝|古言她是皇后时他当她是废物!是空气!让她虽居后宫之首却处处被嫔妃欺凌。当她厌倦了皇后宝座丢下凤印去当宫女时,他却拽着她的衣角一脸深情的说:“从今天起你就是朕的新宠,朕要废除六宫,立你为后!”
  • 倾世红颜:帝后太嚣张倾世红颜:帝后太嚣张青子|古言明眸皓齿,国色天香,传说中丑如夜叉的女子竟是这般貌美!阅尽无数美女的冷峻帝王,难以自持,蠢蠢欲动。她威胁道“上官谦,你敢碰我,我让你赔上性命和江山!”他却勾唇而笑:“朕相信你有这本事,不过——朕还是要碰你。”衣衫尽落,她羞愤而落泪,心中发誓要将这个男人千刀万剐!
  • 风鸣天下风鸣天下未日杳|古言风铭辰,现代豪门世家的掌舵人,夺得权势,却不愿背负责任。叱咤一生,却无奈英年早逝 风鸣辰,穿越时空夹缝,成为古朝年幼公主。朝堂争斗,宫廷倾轧,江湖风云,强势恣意的她,便向这男尊女卑的时代发出挑战。 决定这世也要登上权利高峰。苦心经营十几载,夺取军政大权,开疆拓土,培养符合心意的继承人,到达权力巅峰后,不愿背负责任的她,又将如何选择?前世冷清理性的人,这一世是否会收获感情? 一切判断都还为时过早,且看她这恣意的新生吧! 从宫廷到江湖,从江湖到战场,从战场到朝堂,从朝堂到天下,场景在变化,人物在变化,情感也在变化,但那个目标——始终就在前方 也许不及言情浪漫,不及玄幻炫目,但绝对是一段传奇,一个女强人在古代的传奇。有起落,有成败,有理性,有失控,有朋友之情,兄弟之义,知己之助,也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女主一路走来,不断适应,不断成长,不断改变,用她的一生书写着这段传奇。 ############################################ 后宫里的疑隙争斗,她冷眼旁观,甘当棋子,究竟存何目的? 金蝉脱壳,踏入江湖,一场十年的惊天阴谋悄然袭来,正非正,邪亦非正,游走于正邪之间,谁才是最大赢家? 战场之上,指点江山,快意恩仇,建立军功,震惊四野,遗世留名! 朝堂之中,皇储之争风云再起,皇帝亲征,命在旦夕,摄政公主,应运而生。 一切似乎圆满,又是什么横亘命运之中,背叛袭来,友人垂危,风雨满楼考验年轻政权,是命定天成,还是人可胜天…… 一部历史正剧即将拉开序幕 敬请关注杳的新书《风鸣天下》 ******************************************************** PS:某杳率剧中主创人员立于书页,雁过拔毛,人过留票,啥?米票,那就留下评论 懒得写?那就收藏吧! 虾米?放不下啦,多点两下总可以吧。 不然,嘿嘿,辰辰,功夫练得怎么样了,给大家施展施展,不用收敛,放开手脚大胆的干,人在江湖飘啊~~哪能不挨刀啊~~哼哼~~ ############################################ 在作者专栏留言的亲们,不是杳不理大家,而是无法回复,希望亲们谅解,不是杳偷懒哈!在书评区的留言,杳一定会回的! 推荐杳的新坑 《赫连云凉》 重生异世江湖,深陷门派之争,生死身世之谜,再看风云朝廷。 淡泊宁静之人亦能演绎风起云涌 癫狂傲世之人亦有潸然大爱 敬请亲们关注《赫连云凉》!
  • 相府二小姐相府二小姐乐乐丫头|古言她是当朝宰相的私生女,不为人知的相府二小姐。 位高权重的父亲以她为耻,夫人和大小姐对她百般虐待,深爱的人将她拱手送人,只因她卑微的身份。从此她发誓要得到最高处的风光! 乔轩羽——她的师父,唯一能降伏她的人。 “你这副身板,等一眼看去能分得出前后了,也就好看了。”他摸着下巴直言不讳,眼中是狡黠的笑意。 五年耳鬓厮磨,她情根深种,为了他逃婚,他却亲手将她抓回来送上花轿。她嫁做人妇,他飞黄腾达。 “我会忘了你,干干净净!”在他的喜宴上她掷杯于地,转身笑靥如花。 誉彻——风采绝伦的清裕王,她以为总有一天要叫他姐夫,谁知却成了夫君。 “你这种货色,就算跪地求他,他也不会动心!”是么?她冷笑,那就看姐姐你能不能守住他的心。 “忘掉过去,今晚我补你一个洞房花烛。”他执起她的手,放在唇边。她含泪点头,这个约她一定要赴。 诡谲的夺嫡之争,让她陷入阴谋的泥沼。生死一线,惊心动魄。 一夜宫倾,她赤脚站在血泊之中,任夫君将滴血的长剑架在她项上。 流放异国,神秘的王爷给她最温暖的守候。面具下的面孔,到底是谁? 战火燃起,两个男人的角逐,两位帝王的争霸。她该如何选择? 最浓的爱,最烈的恨,让她从不受待见的相府二小姐,一步步走上了权力之巅。 斗得心惊肉跳,爱得肝肠寸断,勇敢坚强者进,乐乐不会让大家失望的~
  • 柳墨妍传柳墨妍传常青|古言江湖!多么让人热血沸腾的字眼!柳墨妍双眼冒出一蓬一蓬的红心,无限向往那片可以让人豪气云干,荡气回肠的地方。因此,在她第一百零一次女扮男装,到街上乱晃,妄图抓住一点点江湖的影子时,一个天神一样的盖世大侠终于出现了~她终于见到大侠了!她终于找到江湖了!
  • 隔千年隔千年唐绍|古言她,21世纪一名普普通通的大学生。机缘巧合,一副神秘的画将她带回了千年以前。梦醒。她摇身一变,成了即将亡国的南唐公主。“封文轩公主李氏为贵妃,择日移步仪宁宫。”“朕已与众臣议定,决定立你为后,二月初二行册封礼。”“若想保我大宋江山,就必须要废掉皇后!” 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飞贼遇上兵飞贼遇上兵谢知伲|古言一个是聪慧过人,行侠仗义的小飞贼;一个是高大英俊头脑却有点二,终生立志天下无贼的捕快……当这两个人聚在一起——当!好戏开锣喽!一番官与匪的纠缠,到最后,究竟谁输谁赢?亦或是:飞贼遇上兵,爱你说不清?
  • 纨绔嫡女纨绔嫡女第五蓝邪|古言【穿越前】 她是秦家最不得宠的嫡女 丫鬟仆人不把她放在眼里 姨娘、姐姐欺负她 奶奶视她为不吉利的“天煞孤星” 父亲觉得她是秦家的耻辱 没有人疼爱的她受尽委屈 她是豪华夜总会里最年轻的“妈咪” 不幸的遭遇让她寸步难行 每日周旋在男人中间卖笑言欢 【重生后】 星眸璀璨,闪烁坚毅、狠辣的光芒 嘴角张扬自信的笑让人望而生畏 洗刷清白、翻身作主 区区一个秦府算什么,既然老天让她重生 那她就不能辜负这番美意 只要她愿意,天下都可以成为囊中之物 你会玩心计,我自有我的谋略,就看谁笑到最后了! 身为庶女的姐姐还真是不安分,忘记自己的身份了么? 想抢走我的未婚夫,好啊,那我便成全你,只是你永远不会幸福! 贵妃要斗狠,那我就奉陪到底; 皇帝你敢杀我哥哥,我就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且看一个小小的嫡女如何工于心计、谋略天下! 不良嫡女?我从来都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不是吗? ★★★★★★★★★★★★★★★★★★★★★ 推荐偶自己的新文:《黑道尤物》 一杯加了料的酒水,一夜噬骨销魂的缠绵; 一场精心策划的出卖让她从此成了他的奴. 那一晚,他傲慢的如一个帝王, 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承欢在他霸道的温柔下。 他眷恋她的身体,她需要他的钱。 她明知道他们之间永远只是这般互利的关系却还是控制不住自己沉沦的心 当一切真相大白的时候,猛然清醒,原来他从一开始就是在报复,为的就是让她为七年前的逃离付出代价。 一场哗然过后,最终谁又刺痛了谁? ………………………… “别对我说爱,你不配!”那一夜,他疯狂的在她身上发泄着他愤怒。 无言的承受着他的怒气,手指覆上自己的小腹,这里有了他们的孩子…… ★★★★★★★★★★★★★★★★★★★★★ 推荐好友文《盗种妈咪》 结婚五周年纪念日,他怀抱美女大大咧咧的走进家门 两人手牵手,中间带着一个粉妆玉琢的小男孩 “这是我儿子,三岁了。”他面无表情的宣布 穿的珠光宝气的婆婆一把抱起了小男孩,尖酸刻薄的脸上一脸的慈爱 “奶奶,那个阿姨是谁?” “一个外人。” 她冷笑,一个外人!结婚五年,她反而成了这个家里的外人! 五年来,她为了生孩子吃尽苦头,到头来,他却带着小三光明正大的登堂入室! 三年后,她完美蜕变,光芒万丈的归来 复仇的火焰已经点燃,她失去的,誓要他们千百倍的还来… 推荐好友的文: 《第一谋妃》 《三个王爷一个妃》 《头牌王妃》 《二品嫡女》 《嫡亲风流》 在移动手机阅读平台上使用的名称为《玩转后宫:皇上乖乖让我整》
  • 朕本红颜朕本红颜微诺|古言雾气的浴室,冷冽男子暇意地眯着眼泡在溫水池中,湿漉长发正贴和他俊逸的五官,水珠順其面颊而下柔和了周身冷冽气息。脑海中又一次浮现出那個令他头疼的皇帝正被他四個师傅強迫在空中拼命挣扎的狼狽模样,薄唇轻勾,心头泛出一丝暖意。 他嘴角还未绽放的笑意凝结,‘嘭’地一声巨响,赫然抬头,一个明黄的身影从天而降。 “扑通”一声,落入池中溅起水花飞舞。 他抬头望去,眼见房顶破开个大洞,又低头看向落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