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微臣要拒婚:第一女相

作者:玥歌
人气(0)评论(0)字数(14万)评分(0)收藏(0)连载

他想做明君,她却是弄臣。他想要将一个安宁美好的天下,一个万人敬仰的后位,害死她的父亲!捧来给她,那些人,只望博红颜一笑。,玷污了她的母亲,屠戮了她的族人,霸占了她的封地……她完颜蓁出生的那一日,想不到竟是家破人亡时!从那一天起,她就注定要走上一条血腥的复仇之路!没有朋友,没有亲人,更没有爱人!他,本是皇朝最最尊贵的太子,却因为一个用心险恶的谶语,被送进寺庙,渐离皇位。在这皇权的争夺倾轧里,他韬光养晦,终有一日,得以飞龙在天。他和她,本是一对和睦君臣,却因为宿命波谲,走到了爱恨两端。他情不自禁爱上了她。她却千方百计要杀他

最新章节

第130章 西北风起2(2020-11-30 19:22:15)

同类热门
  • 我在古代当媳妇我在古代当媳妇风中的叮当|古言什么,吃喝嫖赌,寻花问柳我无权过问,娶我只是迫于家族压力。公子你不想娶,老娘我还不愿意嫁了。明明约法三章,可是转身是谁专制独裁掐我身边桃花,大言不惭宽衣解带,自荐枕席是媳妇的应尽义务,还要生群小娃娃打酱油。怒了,姐姐我不伺候了,公子咱和离成不!再玩下去真要引火自焚。公子更怒,女人和离你试试,马上将你就地正法。好吧,看在你扮猪吃老虎还靠谱,我就暂且做个贤妻良母,安安心心在古代当个五好媳妇。
  • 再婚皇后(完)+番外再婚皇后(完)+番外留情知心姐姐|古言王娡说起这个名字可是大有来头,那可是汉武帝刘彻生母的名字,这个女人那可是古代麻雀变凤凰的翻版,而历史的对这个女人的评价那是众说纷纭,不过这个女人还真是非同一般,她在入宫之前不但是有夫之妇,而且身为人母,可是她却单凭一个术士的信口雌黄就毅然决然的抛夫弃女,混成秀女送选,幸运入了皇太子刘启的宫中。 王娡虽然是有夫之妇的二手货,但是却凭借绝世的容颜,过人的心机、无人能及的运气,加之又通晓男女之事,惹的皇太子色魔缠绕情意绵绵,宠爱有加,频频临辛最终使其在生出三女之后,又得一子,那就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汉武大帝,最终她母凭子贵成了汉景帝的第二个皇后。 穿越古今, 扭转乾坤。 再婚女子, 独领风骚。 未央深宫, 千古一后。 Q群:23437887 此书的王皇后却是一个现代大大学生,且看她如何运用千年的智慧与宫里宫外的古人斗法。
  • 邪王挚爱:卯上无良公主邪王挚爱:卯上无良公主蜜馨儿|古言“我欧阳莺儿要么就做你后宫唯一的女人,要么就把你给太监了。”朝堂上女子一袭粉红色的外衫,更显得的柔美不可方物,满朝臣子颤抖的听着这荒唐的话语,唏嘘不已。龙椅上的男子,妖孽的脸上铁青一片,桃花眼中一派笑意,似冷酷,却又似温柔,“爱妃小宝贝,你再说一遍?”“再说一遍你也只能是我一个人的,怎样?有意见?”他将她拉入龙椅,并肩齐坐,轻吻香腮,“一辈子都莫要挣扎。我,会欲罢不能的。”《宠文+搞笑小清新》
  • 倾城毒妃要休夫倾城毒妃要休夫小妞太狂|古言莫家有女唤芊芊,左手翻云,右手覆雨。莫芊芊一个无良的小女人,以炼毒为乐,以妙手救人为善。后被父母“卖入”宫中成为皇妃,可她岂是任人摆布的棋子。想拥有本毒妃?门都没有,老娘要休了他。一座宫廷,怎能困住凤凰。(倾城毒妃要休夫)且看莫芊芊如何在宫中翻云覆雨,步步升花。
  • 妃不如妾妃不如妾霜梓|古言成亲两年,他就要纳王侧妃。 而与以往纳妾不同的是,这次他是真的上心了。 她不知道这一生还要看着他纳多少侧室进门… 她不想像娘亲一样,拥有的只有王妃这个头衔。 可是她却无力阻止。 侧王妃一进门,王府从此平生波澜。 面对他一次次的责难,她默默忍受下来。 最后,王妃的头衔终于从她身上卸去。 而她没想到,今生她真的能离开王府,离开他。 这次,她要活出全新的自己。 当他提出要她回去时。 她只想告诉他:“覆水再收岂满杯,弃妾已去难重回!”
  • 妖孽相公别追我妖孽相公别追我若雪乖乖|古言天将降美人于王爷也,必先入其澡池,乱其床榻,掌掴其嚣张小妾,让其不能人道!可是,歹命呀!某王爷竟磨刀霍霍向她来,情急之下,她帮他找个“未婚夫”,还美其名曰满足他的特殊需求!妖孽腹黑男vs资深腐女,一场看似无意的夺妻保卫战,正在上演……
  • 霉女穿越制霸后宫:蛮妃难宠霉女穿越制霸后宫:蛮妃难宠修色|古言可是,他气宇轩昂。没关系,小正太也是她喜欢的型。 所以,他铁血冷俊,他运筹帷幄,他傲然独立,握拳!小正太,他不是她的菜啊!虽然他是她名义上的老公 她喜欢的可是激情型,虽然男配年纪小了点,不过,等着她来吧!,总之——他帅翻一条街!
  • 第一等弃妃第一等弃妃芯若可梦|古言正经版 当二十一世纪的顶尖杀手,一朝穿越,变成被人抓奸在床的可怜小弃妇。 当古代封建的冷血王爷,老马失蹄,被昔日呆傻的弃妃用刀抵在咽喉。 究竟谁,才是真正隐藏不露的高手? “妈的,再敢对老娘说脏话,小心割了你的舌头!” * “果真是不知廉耻的贱人,居然在光天化日之下与人苟合,给本王滚出王府。”男子冷冷的望着躺在床上,只穿了一件肚兜的女人。 “王爷,你这是要休了臣妾啊,那臣妾以后可怎么活啊!”女人眼珠一转,随即哭哭啼啼的拉住男子的衣袖,顺便揩了把鼻涕和眼泪。 男子嫌恶的一手将她推开,“残花败柳!稍后本王自会差人将休书和嫁妆送来,收拾东西,立刻滚出去。”大袖一挥,头也不回的走了。 再次相见,他却错愕当场,这真是她那胆小愚笨,唯唯诺诺以七出之“淫”,惨遭休弃的女子吗? “来人,将这贱人的嫁妆抬过来。”男子冷笑,一张休书也顺便扔在了她的脚下。 躺在贵妃椅上的女人缓缓起身,盈盈一笑,霎时风华万千,“谢王爷赐下休书。实不相瞒,本小姐实在是求之不得啊。不过我还得提醒王爷一件事,我不叫贱——人,我叫孟如药;或者,我可以理解成王爷认为我是个人见人爱的女人?” 男子怔在当场,这还是他那唯唯诺诺的小妻子吗,怎么倒像个十足的刁妇? 不等男子回答,她便叫上丫鬟,旁若无人的打开箱子,霎时宝光四溢,“小绿,跟本小姐一起点点,看看有没有少了什么?” 男子额头青筋暴起,咬着牙狠狠说道:“本王还不至于穷到那种地步,去贪图一个女人的财物。” “那可不一定,知人知面,不知心嘛。”红唇轻启,话中不留半点情意。 下一秒,男子彻底暴走。 等他幡然悔悟,想要重拾旧爱,却发现,她的身边,已经站着一个恍如谪仙般的男子。她的身边,再也容不下他的位置。 二逼版 司空南哀怨的看着某人:药药,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肯嫁给我? 孟如药冷冷一笑:想要我嫁给你,除非天上没了太阳和月亮。 司南抬头看天,顿时狂喜:你的意思是,只要一阴天,你就嫁给我咯?! 孟如药:......去屎。 ** 寺庙旁,司空未站在庙门前,高举着“回头是岸”横幅,大声喊道:施主看这里! 马车内男子撩帘笑骂道:白痴!随即马车加快速度,10秒之后,碰撞惨叫坠落声接连传来。 司空未转头,疑惑的对孟如药说:“药药,咱们是不是直接写“前方桥梁已断”好一些’? 孟如药老僧入定,意味不明一笑:不用,佛曰,早死早超生。他们不入地狱,难道我入地狱? ** 司南意味深长的揽住某人肩膀,魅惑浅笑:药儿,同为穿越人,既然咱们都已经到了国家法定的结婚年龄,今天也不是国家的法定假日,择日不如撞日,今晚就成亲兼洞房吧。 孟如药恍若顿悟,满面春风的点头道:也好,顺便帮肚子里的孩子找个便宜爹。 司南:......也行...... 云狂焰娇羞的拉住某人问:药儿,你认为你将来的夫君是什么样子的呢,是不是像我这样帅得一塌糊涂,天怒人怨呢! 孟如药眉眼一扫来人,不慌不忙的回答:慢性子,路痴,懒,可能脑子也不好使。 云狂焰疑惑的歪头问:为什么呢? 孟如药嘿嘿一笑:要不是这么个人,他为什么到现在还没出现。 ** 芳华楼外,孟如药叫人在招牌旁边挂着巨大的横幅:不管您吃不吃饭,进门就有礼。 一时人头攒动,客似云来,接连进了芳华楼。 每过一人,孟如药双膝一弯,笑着说道:欢迎光临,小女子这厢有礼了。 众人愤愤怒骂:奸——商! 孟如药妖娆一笑:孔子云,无奸不商嘛。(这是哪家的孔子?) ** 小妖妖看着孟如药,好奇问:娘亲,我是怎么长大的啊? 孟如药一听,呵呵,教育的机会来了,便语气慎重的说着:你是娘辛辛苦苦一个人,一把屎一把尿尿喂大的呢。 小妖妖一听就哭了:娘,你怎么给我吃这个呀,呜呜...... 某女顿时慌乱。 ** 小妖妖:叔叔,你为什么只给我夹豆腐? 某男疼爱的回答:因为吃了豆腐,妖妖就会很漂亮啊。 小妖妖:那你为什么不夹给娘亲呢? 某男面色立刻沉重无比:因为你娘不能再漂亮了,再漂亮的话,叔叔就不放心了。 某女眉毛微挑,夹了一个鸡屁股放到某男碗里:呐,请你吃鸡臀部,以形补形的。
  • 买个王爷来种田买个王爷来种田今天不生气|古言都说千里姻缘一线牵,她是千年姻缘一线牵,这也太让人瞠目了点吧,都说恋爱年龄不是问题,不过这家伙年纪也太小了点吧,样子又帅得天上有地下无的,身份地位了不得,该是算她捡了个便宜吧,不过,自家的心理还是有些接受不了,这月老一定是醉糊涂了,摆这么大个乌龙。再加上有人要向她借寿一会又改成换魂,她在前头使劲跑,几路人马卯足的力气地追,稀里糊涂的怎么就上了贼船了,上了还不许下,有没有这样的规矩啊?!…
  • 下堂小妾不好惹(全本)下堂小妾不好惹(全本)半缕阳光|古言这也忒扯了吧,她堂堂一新世纪女性,怎么去庙里看个千年女尸就看成古人了?还是个被老公抛弃在远郊别院的三岁孩他娘? 她仰天长嚎:我要离婚??? 第一次见到她,她和儿子满脸贴着黄瓜,躺在院子的摇椅中,惊恐的把他当成劫匪。 第二次见到她,她带着儿子卖胭脂,口口声声的要为儿子创造新生活。 第三次见到她,她狂舞一曲,成为名人,对着台下的男人巧笑倩兮。 这个该死的下堂女人,来人啊,绑回去处理。 身中奇毒的鬼族少主只有看见她才能感受到温暖,他用尽所有来爱她,将她护在心尖上,并承诺一生一世相守永不离??? 忠心护主的鬼族杀手为了救她不惜与她同落悬崖... 温柔的佛族首领是她年少时的心仪之人... 当她的身份一步步被揭开时,她竟成为他们一心寻找的‘千年舍利’,逃不开也躲不掉... 当她亲耳听到他的王爷相公原意为了救自己心爱的女人而放弃一切时,她的心彻底死了... 顺遂他的心意,她将自己当做换取解药的筹码,被埋入三尺黄土之下~~~ 直到他的世界再也没有她的存在,他才知道,他到底错过了什么~~ 再次归来,她心中的牵挂早已换做他人,那个愿意用一生柔情守护她的男人,她不愿再放手~~ 她的出现,牵动了两个情敌的身世之谜。 当真相大白时,一切该何去何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