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120章 花残月碎(1)

原来,“什么?”白薇终于恍然大悟,只有她一个人不知道,哽地她满心酸楚,她的药,原来如此,居然是他的血,一天一碗,怪不得梨笑每次要她喝药都是紧紧盯着的,那样苦涩的药,满团的乱麻斩都斩不断,她喝了多少天啊,怪不得他说话的时候都是有气无力的,那是多少血啊,怪不得他这些日子的脸那么白,想到这里她的心一阵气哭,得之的真相,晶莹的泪珠乱溅。

“皇后的意思是?”白薇心下怆然,已经隐隐明白了皇后要她做的。

别听,不要听,听了,白薇,她的心酒再也保持不了这样的宁静了。

”皇后的声音依旧是温柔似水,“妹妹,只是里面隐含的坚定确实不容忽视。说本宫善妒也好,本宫既然在先帝面前发誓要帮着皇上,说本宫不近人情也好,就容不得这等行径发生。

”皇后蹲下身,眼睛里有掩盖不住的疲惫,皇上也是一代明君,她该恨她的,确实在错的时间,就算是淑妃的娇蛮,注定了要擦肩而过,或是其他嫔妃的兴风作浪,皇上真的要为你葬送性命的,至少没有这般左右皇上,本宫真的看不下去了,甚至连自己的政务也丢给大臣一心一意去给她寻药,还受的如此重的伤,遇到对的人,只是,这些事皇上都不让本宫告诉你的,看到她哀伤的小脸时,只是,所有的恨意,你不是妹喜妲己,如同失去了根基的浮萍,如果你继续留在宫里,长不出水面。所以,“妹妹,凤国二皇子的求亲也是一个契机,可是,你离开的契机。

浑身没有一点力气,她隐约不安,可是……”白薇脑子里一片空白,好像有什么大家都知道的事情,她却不知道,她想要起身,更要命的是,“可是,这件事还和她有关系,什么都没留下,她想要听皇后说,像是被漫天的江水洗刷过一样,可是,可是却头重脚轻,理智上有个声音却叫她不要听下去。

整个人瞬间失色,就连嘴唇也在哆嗦,好冷,她知道他的腿受伤了不能受寒,“怎么会这样呢?”白薇环住了肩膀,如何还能在雪地里走三天三夜,仿佛是痛到骨子里的冷,还要和凶兽作搏斗。

不是说了要斩断的吗?怎么确实越纠缠越深了,她该怎么办啊。

”皇后的声音听起来是如此的悲凉哀伤,你可能也知道,沉痛无奈,可是,还有点怒白薇不争的愤怒。你出现了,填补了皇上心中的空洞,你不知道,本宫一直觉得你和皇上是相爱的,因为,或许你们之前没有看清楚自己的心,一直以来互相伤害,本宫和皇上之间,可是,没有爱,本宫一直觉得你性子淡然,一起支撑着这个国家,宁静,“妹妹,是适合站在皇上身边的,本宫知道皇上对你是不同的,可是,后来呢,我们是帝后,也许皇上之前是做错了很多,本宫第一次看到你是多么的高兴,他也一直等着你的原谅,除了敬重,你却不愿意。

”心底的痛像蔓藤,她真的影响到他了吗?如果真是这样,白薇的脸色瞬间苍白,三年之后,将她紧紧缠绕,她一定头也不回地走,张口说话,就算是知道了他为她做的种种。真的只是他的负担吗?声音却小的如清风吹过,“他说了三年之后让我离开。

”皇后悠悠叹口气,你是聪明人,走到现在她也是措不及手,把你当成自己的妹妹,这一番话,本宫真的是喜欢你,她也是说的痛彻心扉,还不想对你下毒手。所以,却是不得不说。你一定要离开,“妹妹,离的远远的,就别逼着本宫,让皇上怎么也找不到你,或者,所以,找到了也无法挽回你。

”她的声音像是从地狱深处传来,是亲自去给你猎捕幻狼了,冷的叫她发抖。因为你身上的寒毒,凶狠异常,皇上带着弓箭手在雪地里整整找了三日才找到,你以为皇上真的是去微服私访了吗?个头巨大,“三年?其实,而且,那幻狼,为了捕杀它,你知道幻狼是什么吗?”皇后尖声反问:“你知道皇上为什么说三年吗?那可是雪谷深处的凶兽,皇上身上好几处都受伤了,要服用三年的幻狼骨髓才可以好,昏迷前还叫人快马加鞭给你送回来。

或许,皇后的话越来越犀利了,她也想要听进去,可是腿却没有力气站不起来,因为她知道,白薇几乎有要马上离开的冲动,皇后要说的重点,是站不起来还是不想站起来,还在后面。

她的声音因为激动,已经有了一丝喑哑,你难道没有发觉,像是绷紧了的琴弦,一双凤眸犀利如剑,开始变调了:“那是龙血啊,你的药里有股腥味吗?”皇后步步逼近,也就是皇上的血,“妹妹,你每天的药就要皇上的一碗血。”

因为本宫也同样难过,“你以为,也许你说本宫体会不到你的撕心裂肺,小皇子毕竟是你十月怀胎,只是,亲生的孩子,埋葬了多少委屈,只是,恐怕是谁也说不清了,他何尝不是皇上的嫡亲儿子,而我们,你说,天子妃嫔,皇上之前的行为伤害到了你,可是,看白薇的目光中夹杂着太多的复杂:“小皇子的事,那确是一把双刃刀,就你一个人有丧子之痛,伤你,这样华丽的深宫,更伤他,皇上是天下人的皇上,你可以肆无忌惮地把痛苦下去,要做的就是给皇上分忧解劳。”皇后冷着脸,把愤恨发泄到他的身上,而他呢,就你一个人遭遇坎坷,要承接你的愤恨,只是,要深深自责,本宫知道你很伤心,还有偌大的朝政落到他身上,柔和的线条也紧紧崩起,劳心劳力,多少不平,他又怎么办?”

同类热门
  • 穿越也疯狂:逃嫁狂妃穿越也疯狂:逃嫁狂妃慕容锦夜|古言我跆拳道黑带三段高手张小庭,竟然被一块砖头砸得穿越,这也太逊了吧!更逊的是,我竟然穿越成了一个富商不受宠的女儿,还被逼嫁给一个堡主做小妾!传闻那个堡主又老又丑,要本姑娘嫁他,还是当小妾,没门!本姑娘要逃婚!逃婚路上,本姑娘女扮男装,还装成满脸络腮胡子的狂野大汉张天帅,竟然都有帅哥看上俺,难道这年代流行BL?!更狂野的是,看上俺的帅哥不止一个,而是好几个,那本姑娘要咋选啊?唉,点兵点将点不出来,再说我对他们也不讨厌,索性,我就厚点脸皮对他们说了----帅哥们,俺天帅同志实在硬不下心肠来辜负各位对俺的一片深情,不如,你们就全从了本姑娘,怎样?众帅哥脚下一软,摔倒一片,哐当,哐当,溅起灰尘无数。
  • 贤妻良母贤妻良母鹦鹉晒月|古言{穿越}演绎虚伪变奏曲 第一卷:前生她是暗黑系杀手,活的有声有色。 再世她是龙家正妻,靠卑鄙手段维护自己龙家主母之位,她可以没有相公,可以没有孩子但不可以没了权势,她要当主母,谁拦路她就砍谁。 第二卷: 她随夫君高升,位列后宫之妃,这次她要当皇后,谁也别没事给她得瑟,要不然抄你全家。 龙潜远:皇族弃子,不是他要报复是他们逼得他不得不铤而走险。 王千幻:江湖闻名的幻化公子,在迎婚女主当天弃她而去。 闻中尘:龙家长公子西席,龙潜远的智囊,却在不经意的瞬间扑捉道女主露出的马脚,两人纠缠不清。 空致净:道家掌门,心无杂念,硬是被一个女人吵的差点自杀。 儿童大人: 龙归一:桀骜不驯的少年 宫中善战的王子 女主的宝贝儿子。 “我告诉你,是藏獒给我趴着,是蒜苗给我噎着。” 龙回一:体弱多病的烧钱精,后宫神秘的少爷美男,女主的宝贝儿子之一。 “病了不是你的错,你爸没把你造好更不是你的错,但你生病不死就太那个啦。” 龙醒一、龙素心。可爱双胞胎,顽皮的作恶小精灵 “妈咪,她们说你害死了我娘亲。” “谁说的,给我把她劈了。” 晒月一族: 73554685(已满) 鸟巢2:79049601(可加) 推荐完结文: 《阴毒妃嫔》 《相公这是21世纪》 《低调少奶奶》 推荐好友文: 鹦鹉晒月《笑看妃乱》 *穿越类* 【风之孤鸿】《狂夫刁妻》 【独孤卫】 《我是天山童姥 【尘飞星】《弃妇何愁嫁》 【夜初】 《坏坏相公倒霉妻》 鹦鹉的圈子: http://m.wkkk.net/今日看点《皇后》中的子墨
  • 妃不如妾妃不如妾霜梓|古言成亲两年,他就要纳王侧妃。 而与以往纳妾不同的是,这次他是真的上心了。 她不知道这一生还要看着他纳多少侧室进门… 她不想像娘亲一样,拥有的只有王妃这个头衔。 可是她却无力阻止。 侧王妃一进门,王府从此平生波澜。 面对他一次次的责难,她默默忍受下来。 最后,王妃的头衔终于从她身上卸去。 而她没想到,今生她真的能离开王府,离开他。 这次,她要活出全新的自己。 当他提出要她回去时。 她只想告诉他:“覆水再收岂满杯,弃妾已去难重回!”
  • 混世奸妃:皇妃太无耻混世奸妃:皇妃太无耻神经侠侣|古言“我要你心甘情愿当我的皇妃。”“心甘情愿?北宫玥你滚远点,你不一定被后宫多少女人用过了,我嫌你脏。”谁不知道后宫是一个暗害、争斗的地方,她脑抽了才跳进去。北宫皇帝不怒反笑,“要怎样你才肯入宫?”“我不会跟其他女人共侍一夫,除非老娘独宠后宫!”(情节虚构,切勿模仿)
  • 穿越大清后宫:孝淑睿皇后穿越大清后宫:孝淑睿皇后淡雅轩凝|古言她穿越而来,是清朝唯一生育皇帝的嫡皇后,也是在位时间最短的皇后。她是嘉庆皇帝的原配妻子,也是道光皇帝的生母。她贤良淑德深受乾隆皇帝青睐,她洞悉历史却掌握不了自己的命运…爱她的人用生命守护她誓死方休,她爱的人因政权和她背道而驰。是残酷的皇权改变了他对她的真情?还是她用付出成全了他的千秋大业?望断秋水,回得了过去,回不得曾经。这一切不过是前世今生的牵绊罢了…… 【本故事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王爷出招:缉拿腹黑王妃王爷出招:缉拿腹黑王妃一纸甜酸|古言美男老爹家有个小气后妈,看她如何见招拆招,穿——穿了!老天一定是嫌弃她在二十一世纪混得太好,吃男不吐骨头……,整天想着把她油炸蒸著烧成菜;好不容易出了母老虎窝又入狼窟。冰山男对她不是喊打就是喊杀。不就是偷了他一匹宝马外加半个国库吗?那只小诱受则千方百计想将她拆吃吞腹,嚷嚷着要让她还他清白之身……想她是谁?二十一世界连黑道都闻风丧胆的死神罗什,所以才故意把她扔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任她自生自灭
  • 妃不如妾妃不如妾霜梓|古言成亲两年,他就要纳王侧妃。 而与以往纳妾不同的是,这次他是真的上心了。 她不知道这一生还要看着他纳多少侧室进门… 她不想像娘亲一样,拥有的只有王妃这个头衔。 可是她却无力阻止。 侧王妃一进门,王府从此平生波澜。 面对他一次次的责难,她默默忍受下来。 最后,王妃的头衔终于从她身上卸去。 而她没想到,今生她真的能离开王府,离开他。 这次,她要活出全新的自己。 当他提出要她回去时。 她只想告诉他:“覆水再收岂满杯,弃妾已去难重回!”
  • 不可思议的明星路不可思议的明星路so鱼|古言想走明星路,无非被潜潜,被炒炒。实在不行可以向某姐学习,以不怕人恶心死的姿态傲然的爬上这条路,她属异数,只因借了钱,签了卖身契。
  • 千年重逢物是人非千年重逢物是人非彤华馨兰|古言他命运坎坷,轮回转世千年,终于能投胎做人,转做梁家少爷。在阎王的帮助下,将恋慕千年的她送到了他的时代,开启了一段穿越千年的爱恋。穿成小妾女儿的她,为了母亲,被迫代嫁,没想对象竟是他!经历阴谋离别,他们终得幸福!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摄政王,属下慌恐摄政王,属下慌恐锦影|古言母亲斗不过姨娘,怒极放火,全家葬身火海?——不怕,不怕,她福大命大,逃过一劫。 夫家要以正妻之礼娶平妻?——有什么了不起,她和离下堂腾位置。 师父被追债躲进茅厕?——不怕,她倒卖消息,给冷酷摄政王当侍卫,赚银子还债。 太后、郡主合谋整她?——不怕,你有张良计,我有摄政王这个过墙梯。 晋太子劫走她,圈禁在太子府?——不怕,本姑娘嫁过人下过堂,又不是没见过男人! 神马?摄政王要娶她?——怕什么怕,本姑娘嫁过人下过堂…既然诚心可见,还是考虑考虑吧… * 片段一 一曲终了,何清君如释重负,令狐薄意犹未尽。 “再吹一曲。” “…啊?” 令狐薄闪着寒光的眸子睨着她,不说话。 何清君顿觉不寒而栗,心里将他车裂一百次,面上却是低眉顺目:“是。” 樱唇轻启,笛曲响起,是一首《月下会》。 令狐薄皱眉,这曲子欢快是欢快,只是吹曲者太过生涩,把欢快畅然的曲子吹得很是晦涩难忍,让他有种想起身捂住她嘴的冲动。 “换一首。” “啊?换…噢。”换成《乐淘淘》。 令狐薄眉毛一挑,“本王说换一首。” 何清君汗滴滴地又换成《月下会》。 令狐薄嘴角连抽数下,有点抓狂,“何姑娘,请问你会几首曲子?!” 何清君讪笑,施礼,“其实…只会两首。” 令狐薄顿觉一群乌鸦在头顶飞过,两首?!这也敢大言不惭叫做会吹笛?还附庸风雅地别一支玉笛在腰间唬人? * 片段二 令狐薄淡淡却又坚定地道:“本王要娶你。” “砰——”某人晕倒。 … 令狐薄坚定地站着,何清君坚定的晕着。 “何清君,你是本王的护卫,我们天天相伴,你能逃避到几时?” “…”能逃到几时算几时。 “何清君,本王既非断袖,亦无隐疾,是个正常的男人。” “…”她又没验过,谁知道正不正常? “本王至今未娶的原因,是个隐秘,只能告诉本王的嫡王妃。” “…”那就去告诉你的嫡王妃,不要打扰她继续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