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163章 大结局

。你告诉我你是爱我多?还是爱翠儿。”纳兰的后几句话还没有说完,李毅一剑刺中了纳兰的心脏,“纳奇,纳兰永远也听不到纳奇回答他了。。

*******

”刷的一剑刺进了纳奇的腹中,“纳奇,这一剑兮枫故意不是刺中要害,你也有今天,兮枫想要纳奇痛苦。

瞬间黯然失色了,听到兮枫这样说话,她知道自己这么多年的所作所为今天是自己必须偿还的时候了,纳兰一双大大的双眸,自己的死期到了。

。。从他的手中接过宝剑,兮枫挣脱阿牛的扶持,握在手中,勾着身子一步步的来到了李毅身边,一双喷火的眸子里带着太多的愤恨。

扶凤女坐下,李毅体贴的为凤女擦掉眼角激动的泪花。

所以这二人恶人先告状反倒买通守卫,知道了兮若之死是因为兮若撞破了他们的好事,做成兮若与人通奸被发现,发现了这个惊天的秘密,畏罪自杀的假想。

李毅脸上和缓了下来,双眸充满柔情的看着凤女,听到凤女说没事,凤女怎么看怎么都是那么的美。

凤女站在一边看着这二人幸福的样子,凤女偷偷的摸了一下眼泪,新人按照仪式拜堂,凤女想自己的亲娘了。

原来纳奇自始至终都是一个假太监,他一直藏在纳兰身边和纳兰苟且,李毅听到了事情真相原来是这样,给自己带了怎么多年的绿帽子。

睁眼看了一眼纳奇,翠儿便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我进宫就是为了给姐姐报仇,调查清楚姐姐的死因,纳兰你没有想到吧!我就是兮若的妹妹兮枫,现在我兮枫没有辜负姐姐对我的疼爱,“哈哈,现在所有的一切的一切我兮枫现在完全的都知道了。”

。。突然。

不要难过,我们应该为兮枫高兴不是吗?温柔的声音,“皇后,这声音让凤女融化在了李毅的怀中。

李毅看到凤女的这个样子,悄悄的走了过来,一对新人被送入洞房了,拥凤女入怀,拜堂之后,带她回到了两个人的卧房里面。

颓废的头都没有力气在抬起来,今日的种种别想在得到皇上的原谅,腿一软瘫倒在了地上。

又飞起一道血红,纳奇还是不出声,挥起宝剑一下刺进了纳奇的大腿,那边翠儿的双眸充血了,兮枫看到这里唇角一阵冷笑,她怎么能够看着自己心爱的男人受此痛苦。

纳奇闭起了眼睛不再发一声,其实他就是想发也发不出来,看到两个女人都先自己而死,自己的舌头不是已经被自己给咬断了吗?

。说想让皇上深吻自己,脸红透了的凤女本想说,可是那句话硬生生的被李毅霸道的吻给堵了回去。。。

然后牵着兮枫的手,满脸喜庆的兮枫看着凤女甜甜的笑着,从房间里面出来,给兮枫蒙在了头上,拉过了阿牛亲自把新娘的手,凤女手中拿着那大红的盖头,交给了阿牛。

你死的好惨,也暗暗的哭了这么多年,陈丞相不住的擦着自己已经有些昏花的双眼,今天兮枫终于为自己的姐姐找到了凶手,兮枫想到兮若哭了,报了仇,自己等了这么多年,这怎么会不叫陈丞相激动的哭呢!沉寂了这么多年,兮若啊!

。兮枫看着纳奇,孩子的哭声,看着李毅,抱起了摔在冰凉地上的孩子,看着自己的阿玛臣丞相,让凤女于心不忍,清了一下喉咙,凤女退在了一边,便娓娓道来那天纳奇得意洋洋和自己说出的一切。。。

。“皇上,臣妾。”

。如果李毅和凤女知道这个孩子,可是看到那个孩子,在以后会给皇子舜,想到了公主阳,给公主阳,本想拒绝,给这个国家带来那么大的危害,李毅最终手中的剑垂了下来,凤女和李毅就是死了,想到了舜,也不会留下这个孽种的。纳奇和翠儿的孩子是留了下来,李毅看着凤女,如果。

。恶魔。。。”一大串骂人的话冲出了翠儿的嘴巴,李毅看到这里飞起一脚,你这个死人,翠儿的身体在空中炫了一圈,“春希,头一下磕在了门口的石头上,你这个坏蛋,正好她也躺在了纳奇的身边。。

。“纳奇。”

*******

李毅浑身有些燥热了起来,吻!吻了不知道多久,手也变得不安分了起来。

纳兰在一边这个时候才意识到了自己这一生,看到纳奇这样声色俱厉的哭喊着翠儿,没有一个男人是真正的属于自己。

嘴巴里面发出了一声呻-吟,凤女的眉头突然蹙起,凤女的这个表情让李毅心中一紧。

本来那天李毅看到纳兰的胴-体,本来就对纳兰生孩子有所怀疑,李毅就感觉这绝不是一个刚刚生产之后女人的样子。

现在兮枫的一句话让所有的事情都豁然开朗、真相大白了。

也失去了在凌迟他的兴趣,挥剑在纳奇的脖子上一挥,“兮枫看到纳奇这样,纳奇便身首异处了。

。你怎么了?你那里不舒服,是不是要生了,“皇后,朕马上去宣太医。”

那孩子凄厉的哭声震撼着纳奇的心,那个孩子是纳奇的,那怀中的孩子怦然掉到了地上,所谓父子连心,翠儿看到纳兰和纳奇这样手一软,可是谁让那个倒霉的孩子有这样一个父亲,孩子不懂事疼了就要哭,可怜他就不该来到这个世界。

母爱在此刻竟然泛滥了起来,李毅提着剑走了过来,看着孩子那张粉嫩小脸,凤女看着怀中的孩子,凤女在李毅的面前跪了下去。

”纳奇这次哭喊出了声音,他对翠儿还是多少有感情的了。可是她爱自己,为自己千辛万苦的生下了儿子,这个女人虽然不是自己的最爱,纳奇在怎么不是人,“翠儿。

。。含泪点头凤女往李毅怀里更深处依偎了过去。

兮枫说的话都是对的?“纳兰?”

看到孩子送到了自己的手上,大家都知道凤女心软,凤女哪有不接的道理。

唇轻轻的凤女的唇上触碰了一下,凤女感觉到李毅的唇,李毅的头低了下去,触碰到了自己的唇瓣,忍不住,身体如触电一般一阵酥麻。

。阿牛那初出茅庐的小伙,兮枫和阿牛的洞房,正拥着兮枫狂吻,是一片春色,而兮枫也不示弱的在回吻着阿牛。。。

因为纳奇在那小山村烧自己之前,可是这兮枫见到这里怎么肯答应,不是把所有自己想要知道的事情都告诉了自己了吗?

等等,“皇上,把他交给兮枫。”

”一句话震惊了所有的人,“娘娘,也震惊了李毅。那个孩子他不是皇上的儿子,他是纳奇和翠儿生的。

。。。。为房间里的这对新人,桌上的红烛欢快的跳跃着,欢呼伴奏。

“皇上没事,只是一会,是臣妾肚子里面的孩子太淘气了,凤女的眉头舒展了开了,他踢了臣妾一脚。”

纳奇吓得闭紧了眼睛,翠儿在旁边忍不住哭喊了出声,剑停在了半空中,“相公。”

。在这美好的夜色当中,有多少相爱的人在重复做着这些,夜色渐渐的浓了,亘古不变的运动。。。

我们就留他在身边,好好的教养他,臣妾求你,让他成人不做坏事,孩子小不懂事,皇上你看这个孩子还小,你就饶了这个孩子,他什么都不懂,“皇上,你就饶了他吧?”

他那个时候是想让自己死的明白!那么现在兮枫来到了这里,她便会让纳奇死的清楚不是吗?

听到兮枫二字,纳兰并不陌生大家谁不知道兮若有一个妹妹叫兮枫啊!

。。擦干泪水李毅一个回身从一个守卫的身上蹭的一下拉出一柄宝剑,还有一个人双眸中蓄满了泪水,来到了纳奇的身前,这个人就是李毅,挥剑就要砍下去。

带着一道血红飞舞了出来,“啊!”一声闷哼,剑拔了出来,只是一声闷哼纳奇便再无声音。

是她吗?李毅一双喷火的双眸直视着纳兰,“兮枫?春希?谁是兮枫?”

完结

。。。。慌忙的推开李毅,哄着连指着自己的肚子,凤女意思到了危险,李毅无奈的苦笑。

那是凤女烧掉了自己的宝贝草帽和那绿簪子换回来的灵丹妙药,一年之后的皇宫,兮枫服用了她的容貌已经和之前的样子差不多了,兮枫现在恢复了,只是想要完全的恢复和以前一样,今天是兮枫和阿牛成亲的日子,还需要过一段时间。

这真是应了那句话,丈母娘看女婿,陈夫人是怎么看阿牛怎么顺眼,越看心里越是喜欢。

这三个罪大恶极的人都归了天,李毅一双幽深的双眸中的怒气也稍稍的微减了一些。

阿牛带着兮枫来到那大堂之上,阿牛笑得很甜,那大堂的高堂之上坐着皇上李毅还有凤女是爹爹高升、皇太后陈丞相和两位夫人。

来到微烟阁,兮枫就这样在阿牛的陪伴下,进了微烟阁正赶上翠儿把手中的孩子交给凤女。

这时,凤女怀中的孩子不知死活的哭了起来。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跆拳道太子妃跆拳道太子妃深秋之灵|古言她相信,她绝对是得罪了头顶那位上帝老大啥事了!好好的现代社会,一个汽车爆炸就将她丢到了这个视女人为衣物的古代时空。 得,既来之则安之,姑娘她就当是来次免费的时空之旅吧。 绝色不是错,可这丫环身倾城貌就是她的劫,这不,人家正牌小姐要选夫君,硬是将她锁在了院子里,可惜的是,她是穿越了的言诺诺,不是原来任人欺的小怜儿。 她爬,她爬,她爬爬爬,刚爬出院墙就摔在一群黑衣刺客间,而刺客的目标就是那个与夜一模一样的太子,是相似?是本尊?不理,救了再说,佛说,宁可救错不可放过。 “妈的!敢动我家夜,当言诺诺死的啊!” 她这霸道一吼,宛若魔咒般地让四个男人从此魂牵梦潆。 四个男人,占尽了这个时空的优质男基因,太子王爷堡主盟主一网打尽。 当那致命的一剑穿透心胸,她如落花般飘落,依恋、执着、爱恨,全都如泡沫一般散去…… 她为谁来?谁又注定了为她而去?
  • 不可思议的明星路不可思议的明星路so鱼|古言想走明星路,无非被潜潜,被炒炒。实在不行可以向某姐学习,以不怕人恶心死的姿态傲然的爬上这条路,她属异数,只因借了钱,签了卖身契。
  • 狂女猎夫狂女猎夫小月月|古言而他,也知道此刻坐在他上面的女子到底是什么身份。 A市重案组的超级女警,绰号毒野猫,不光是黑道之人个个闻之骇然,就连在白道里面,她也威望也是很高的,谁叫她自出任以来,从来没有一次败仗呢! 而且,她那火辣豪放的个性,也是出了名的。所以,当她故意在夜总会出现,虽然是化了很浓的妆,但是,他一眼便知道她是谁了。 不过,不得不说,她是一个很有趣的女人,而且,自见到她第一眼,他的心里却突然萌生……
  • 夫君,吻你上了瘾夫君,吻你上了瘾陌翩翩|古言那夜,她小色的想拍个裸体美男过过瘾,谁知居然穿越了。 好吧,穿越就穿越,可倒霉的是居然还莫名其妙的失了身。 好吧,她也认栽了,好歹穿越古代她也是个尊贵的皇后呢。 什么,这个昨晚抱着她缠绵不尽的家伙居然说要‘废后’… “听着,本皇后要休了你,乖乖签字哦,不然我揍扁你。” 她可是现代武术馆的馆主耶,一身绝好武功可不是吃素的。 “本王不喜欢躺在床上像木头的女人,很无趣,你滚吧。” 他一脸的不可置信,他是帝王之尊,怎肯被小女人威胁? 说完后便拂袖而去,留下她傻傻的不相信自己打不过他? 废后就废后,她有一身好武功,总能逃出这该死的冷宫。 逃是逃出了,却惹来一堆美男主动想献身赖上她,乖乖… 她是绝色美女一枚不错啦,被美男追也不错啦,可也太? 美眸淘气的看着美男们,纤指一个个数着,妈呀,九个? 逃吧,九个美男她可消受不起美男恩,龙儿转身逃跑跑… 管他们是不是温柔美美令她心儿跳跳,她去当帅将军去… の翩翩的文の 《邪恶总裁》 《皇后不嫁》 《妈咪的情人》 《小妾有点坏》 《错孕小秘书》 《总裁温柔点》 《夫君们,吻上瘾》 《妈咪的总裁前夫》 《总裁爹爹,我有了!》 の亲言亲语の ①喜欢《夫君们,吻上瘾》的亲们,请点书页上方[会员中心]免费注册成为潇湘会员。 ②会员注册成功之后,请点开书页简介下方[放入书架]收藏本文好方便亲随时看更新。 ③收藏之后,喜欢本文的亲们请给本文[投票推荐],用您手中的票票来支持翩翩的文。 ④另:普通会员每日有三票,VIP会员每日有九票。盼望亲们留言支持翩翩,谢谢咯!
  • 不可思议的明星路不可思议的明星路so鱼|古言想走明星路,无非被潜潜,被炒炒。实在不行可以向某姐学习,以不怕人恶心死的姿态傲然的爬上这条路,她属异数,只因借了钱,签了卖身契。
  • 冷酷王爷俏福晋冷酷王爷俏福晋紫狐血|古言她,清朝大龄剩女佟婉儿,乐观、善良、迷糊又古灵精怪的女神医一枚。 他,庄亲王爱新觉罗.允禄,凶残、嗜血、冷酷又至情的王爷一只。 当他中了媚毒与她相遇后,会有怎样的荷尔蒙大碰撞? 一夜温情的鱼水之欢,她换得这世间最专情又冷情的男人。 他,为了她可以舍去性命,只要有人威胁到她的生命。 他可以杀尽天下人,哪怕那人是他的主子。 各位看官请端上一杯热茶,找个好位置坐下。 听小狐慢慢讲诉冷王爷与俏福晋的爱情故事吧! 片段一: 某女生完孩子后,“佳娜,老爷子呢?” 被点到名的佳娜,浑身一颤:“福晋,爷…爷…他…没有回来…” “什么?!好的很,为了他那个四哥的事,他竟然抛下我们母子,连儿子的面都来不及见?”某女嘴角噙着一抹伤心的笑容,狠狠的道。 “福晋,爷也是太忙了!”不忍看到福晋伤心的佳雅出声道。 “我知道,好了你们下去吧!”某女突然淡淡的道。 “喳…奴才告退!”两侍女甩帕跪安后,退了出去。 一个时辰后,刚生完孩子的某女抱着儿子,翘家出走了。 一个月后,某只王爷高兴的带着礼物回到王府,家奴们都在门口迎接着,只是少了某个小女人,还在奇怪,不是月子都过了么? 带着奇怪回到主屋的某只王爷,终于发现不对劲了,招来躲躲藏藏的伊木:“说,福晋去哪了!” “福晋在生完孩子当天,因爷您没有回来,气愤的离家出走了,奴才们寻找了一个月都没有找到福晋!”伊木越说越小声,也离得某只王爷越来越远,因为某只王爷的脸色已经不能用铁青来形容了,他怕被愤怒的某只一掌拍死。 “该死的女人,刚生完孩子就给我翘家,等我抓到你要你好看。”说完刚回府的某只王爷,又策马离府不知去向了。
  • 红颜欲祸红颜欲祸苗若木|古言君临天下却纵孽红颜的劫枭,始乱终弃却为其所害的断浪,渴望幸福却命运多舛的幽若,天资聪慧却机关算尽的妗彗雪,半臂江山却临将废权的皇后,复出冷宫却人微言轻的依诺,趋炎附势却红颜薄命的雯儿,演绎了后宫中的各色悲情,争权夺势,勾心斗角,是身处后宫而身不由己,还是红颜本就福薄?
  • 不可思议的明星路不可思议的明星路so鱼|古言想走明星路,无非被潜潜,被炒炒。实在不行可以向某姐学习,以不怕人恶心死的姿态傲然的爬上这条路,她属异数,只因借了钱,签了卖身契。
  • 被弃小宫女:天价皇妃被弃小宫女:天价皇妃缤雪纷飞|古言“你只能是本王的!”他看着身下哭的梨花带雨,不断颤抖的黎昕,发狠道,“他已经用一百两把你卖给本王了。”她默默的承受着他给的痛,想起那个忘恩负义的男人,嘴边咧开一个苦涩的笑意,既然他以贱价一百两把自己卖了,那么自己就要做最最高贵的女人。他日登帝,她是他捧在手心的天价皇妃,他再想要挽回,而她莞尔一笑,“本宫无价。”
  • 新女太傅新女太傅绿娇娇|古言他生性冷酷,他才明白——人世间最大的悲哀莫过于将爱人变成仇人…… 看她深陷阴谋而不能自拔,“想要痛快的飞一次,需要准备多少力量呢?” 她深陷爱情和阴谋之中,六年运筹,是爱那冷酷无情,为了报复那人薄情,极尽所能地将她的身心一点一点撕裂…… 她是晋朝宋帝师之女,却只能沉默不语,却背负着家族的血脉,直到她再也不相信他,骨子里隐忍不屈,却常遭那人践踏身心,直到她亲手将他推入深渊,直到她的眼里泣出了血泪,直到她拿起了屠刀… 他沉静如水,还是爱他沉静如水,人淡如菊,女伴男装入宫六年伴读,是择那云淡风轻,却因母后被毒死而不能释怀,还是选那暖阳如春?谁才是第三者?谁才是最后的赢家?她,心思缜密,直到被折辱得残破不堪,与他们……到底该如何结局?,一朝大权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