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共度春宵(1) 第171章,醉酒心随意走

”,来到城中最大的一座酒楼,来到三楼一间靠窗的包间后,芮儿离开墨府:对小二道。“给我上三坛女儿红,再来两个小菜

随后,金公子才十五岁:她才回道。“夫人,小翠听到墨夫人这般一说后,又想了想,也对,可能是小翠想错了。”,正是性子野的时候,不然也不会离家出走跑到海宁来玩了

”,只留下桂嫂一人,才对小翠道!“桂儿是我娘家带来的,让其他伺候的丫鬟退出去:你也知道,墨夫人虽然不知道这小丫头,葫芦里面卖的什么药,不过还是摆摆手,有什么就说吧。桂儿不会胡说的

,“桂嫂。奴婢有事想与夫人禀报。”小翠谦卑的回道

”,芮儿微微一愣,随后道!“哦,没事:那你赶紧去做事吧。那我自己逛逛好了

”,日后要是闹出什么事情来,那就是墨家的笑话了,可是要是不说:于是她狠狠心道。“请夫人屏退左右,小翠见墨夫人对金公子这般疼爱,心中计较着要不要告诉墨夫人自己的猜测,奴婢说的事情不能给他人知晓

“回禀老夫人,奴婢今日发现金公子有些特别:好像……好像……”,小翠也明白桂嫂在墨夫人心中的地位,于是她这才开口道

,“对,三坛!快去。”芮儿心情不好,口气也就不爱好!狠狠的喝道

奴婢就如实回答,才猜想到……金公子可能是喜好男风的人。”小翠结结巴巴的将事情经过告诉了墨夫人,老爷也有意让二爷与三爷同日成亲,奴婢正说着,却发现金公子突然愣神了,然后脸上出现了痛苦之色,等待着墨夫人的问话。,就在方才金公子邀请奴婢与他一起出去游玩,说三爷邀请贺小姐前来府里小住,那种痛苦给奴婢的感觉就像是……就像是一对情人被棒打鸳鸯后的痛苦。奴婢又回想了金公子来到府里后!与三爷相处的经过,“夫人,夫人,奴婢没有胡说,仔细一想后,在经过中/庭的时候,金公子突然问奴婢,为何府里上下都在打扫,还张灯结彩的

,“嗯。”芮儿终于被她叫醒,迅速收起脸上的痛苦之色?回道

”小二见芮儿不高兴了。赶紧赔不是道。,“是是是,客官小的这就去,您请稍等

,奴婢突然想起来,奴婢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公子。奴婢怕是不能与公子出去游玩了。”小翠退离芮儿几步,才低头与芮儿道

他心中却是暗暗心惊:屋内的芮儿又道?“小二,门外那小二记着芮儿打赏他的银两,也尽责的守着,从早到晚,屋内的公子一直叫着送酒,再上三坛烈酒。你们店里的酒是不是添水了!我怎么都喝不醉!”,看来这看似年纪不大的公子,应该是个武功高手。正想着,却丝毫不见他有任何醉态

”,打开门发现竟是在金公子身边伺候的小翠,随后问道?“小翠,往门外走去:你不在金公子身边伺候,屋内墨夫人刚刚用完早饭,示意身边的桂嫂出去看看,桂嫂领命,跑来夫人院中作甚

”,带着小翠来到里屋,对墨夫人道。“小姐,点点头:是金公子身边伺候的小翠,桂嫂看在小翠是伺候金公子的份上,说是有事与您说

,出门后,却骂了句。大早来喝酒:不是酒鬼就是有病

”,本有些慵懒的身子,猛地坐直,墨夫人一听:喝道!“死妮子,你胡说什么

,现在还被大太太派去厨房,自己真是太着急了,不仅梦碎了?为什么自己想不到金公子或许是因为年纪小,完了。完了,才会有这样的神情呢!小翠心中懊悔不已

”,甚至妄想金公子收了你做偏房?不然你为何这般紧张这件事情!从今日起,不用你去伺候金公子了,于是她冷道?“怕是不是想错了这般简单吧!你是不是喜欢上金公子了:桂儿,墨夫人见小翠这般紧张,话说这小丫头去伺候金公子也才几日,为何会这般紧张金公子,看来这孩子不适合留在金公子身边了,今日你让清音去伺候金公子吧!不可怠慢了贵客

,“好像什么。”墨夫人见小翠吞吞吐吐的样子?有些不悦的问道

,“金公子好像喜好男风。”小翠一咬牙!将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

,“三……三坛。”小二以为自己听错了?再三问道

,“小翠,有什么事情?是不是金公子有什么要求。”墨夫人对于芮儿为墨府做的一切,可是感激的很?口气温和的询问道

”桂嫂也不屑的看了眼小翠,随后。才对墨夫人回道。,“是,奴婢知道了

”小翠待芮儿点头后。便急匆匆的跑远了。,“那请公子恕奴婢无礼,先行离去了

小翠则来到墨夫人门前,芮儿看着府里那鲜红的彩带:道?“夫人,您起身了吗。”,心中一阵阵的抽痛,突然施展轻功往城中飞掠而去

,“你下去吧。今日开始直到金公子离开前!你就呆在厨房帮衬着黎嫂吧!”墨夫人又对跪在地上的小翠道

,包间中的酒坛也越来越多,门外一个小二守在门口,日头很快便从东方来到西方。掌柜的怕这芮儿这么不要命的喝酒方式会出事,骂归骂,他还是迅速的为芮儿送来了小菜与抬来了三坛酒。芮儿大方的给了一定碎银后,便将小二赶了出去,她则一碗接一碗的喝起酒来。时辰一刻一刻的消逝,便让小二随时注意着屋里

”墨夫人为何这般说?家中小妹也曾有过这样的担心与痛苦,“荒唐,你怎么能仅是因为这些片面的神色,就判断金公子是断袖之人。金公子还小,只怕那痛苦之色只是因为担心澈儿成亲后,所以她便以为芮儿也是这般原因。,那是因为她当初也经历过,当初她快嫁人的时候,不与他一起玩耍了罢了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幸得相逢未嫁时幸得相逢未嫁时是今|古言有一种债主,你借了他的钱,还钱他不要,非要让你还别的,还要连本带息!她就是因为借了他三两银子,结果,被他“欺负”了,手段“令人发指”......
  • 不可思议的明星路不可思议的明星路so鱼|古言想走明星路,无非被潜潜,被炒炒。实在不行可以向某姐学习,以不怕人恶心死的姿态傲然的爬上这条路,她属异数,只因借了钱,签了卖身契。
  • 倾城皇后:露沉千年君情倾城皇后:露沉千年君情子洛恋雪|古言一个意外误入异时空,他用尽威胁,三年后她成为他的皇后。然而他却在这时失江山,丢性命。某一个皎洁的夜晚,他奇迹出现,深情款款,"露儿,我们是夫妻,我自然要跟着你的?"可是,当他掀开她脸上的面纱时,她倾国倾城的左脸上那朵妖娆的紫罗兰,瞬间他深邃的眼里划过一丝狠戾,"你果然是陆雪宁?"她惊愕,原来......
  • 不可思议的明星路不可思议的明星路so鱼|古言想走明星路,无非被潜潜,被炒炒。实在不行可以向某姐学习,以不怕人恶心死的姿态傲然的爬上这条路,她属异数,只因借了钱,签了卖身契。
  • 倾城王妃I倾城王妃I梵的八音盒|古言她,是一个想要去唐朝观光游玩的高三女生,乘坐好友的时空机穿越时空,却不慎误入风瑨王朝,成为当朝宰相之女上官子衿。 却又因为父亲招人陷害。被诬陷为卖国求荣的罪人。无奈只有求政南王相助,为父洗清冤屈。 政南王提出,若是救出她的父亲,就得答应做政南王妃,她救父心切。答应了政南王的要求。 谁知道在册封王妃前的一个月,风瑨王朝与望旭国终究还是避免不了战争的发出,风瑨王朝战败。俩国都元气大伤。无奈风瑨王朝只能用和亲的办法来缓战。 然而望旭国的八皇子点名要上官子衿做王妃..... 一场谋算已久的阴谋正式上演了,她到底会是谁的王妃。又会有怎样的命运? 是去,是留。。。 或爱或不爱!! 江山!美人!何去何从! 爱与不爱!一念之间! ————————————————————————————————— <倾城王妃>和<珑花听>的群创建了…… (雷贝尔小熊说:虽然小熊是无所谓啦~~) (梵的八音盒说:但是小音是受众人之托,其实小熊她很乐意建立这个群哦!她只是比较喜欢装酷了!哈哈哈~~) 想来的快加啊,踊跃参加啊!!~~~ 这是群号:1497235 推荐朋友的文: 《王爷的逃妃》断弦之月 《冷总裁的特工夫人》如梦若影 推荐徒弟的文: 《魅害众生》 紫&公主.
  • 残王的冷妃残王的冷妃祸水泱泱|古言无情的人一旦有情,那情会是怎样的惊心动魄?
  • 庶女传庶女传年玉|古言【励志版】 从被冤入狱的庶出小姐,到侯府表小姐,再到权倾天下的至尊女太傅,她一步一个脚印的走,虽艰难,却从不言弃,她始终浅笑着,用属于她的坚韧面对一切磨难。 【通俗版】 诸葛慕清 诸葛家的三小姐——庶出。 自两年她老爹去世后,就一直备受家中嫡母暗算。 先是被诬与下人偷情,后是被告杀人性命。 清白,名声,在她被抓进大牢的一夕之间,全都成了浮云。 “靠,这破落的人生还能更破落吗?”大牢中,传来某女的一声大吼。 能吗?她这破落的人生,还能更破落吗? 本文励志。 玉玉新浪微博地址:http://m.wkkk.net/1939761602亲爱的,如果你们不想在留言区留言,而又很喜欢刷微博的话,就到这里跟玉玉一起话痨吧。
  • 卿本凤帝:拥倾世美男入宫卿本凤帝:拥倾世美男入宫景晓柏|古言这是女皇世界,1V1不喜勿入! 她身为最备受瞩目的长孙公主。 皇祖母给她准备了绝色美君。 …… 看一代穿越公主如何收服皇夫!期待您的观看 若是喜欢请关注作者新文《御赐皇女:夫君太倾城》
  • 魔少的禁忌圈宠魔少的禁忌圈宠墨香千妃|古言“翡梨(费令)!今生今世,就算老天爷不同意我们在一起,我们也要逆天而行!”他是盘古开天辟地时手中的一把斧头,他与玉皇大帝的四公主意外邂逅,情定终生,然“小兵和公主”,身份悬殊,终被玉帝棒打鸳鸯。一场三界混战后,玉帝终于擒住斧魔。她是玉皇大帝的四公主,亲眼见到情郎被推下诛仙崖,心灰意冷的她喝下孟婆汤,纵身跳下轮回台转世来到二十一世纪,成为都市白领剩女一枚!遭遇死亡后,玉帝告诉她,她是女娲娘娘的后裔,肩负找到转世为凡人的斧魔,并杀死他,替天行道的使命!她穿越来到古时候一个乱世时代,爱上了一个男人(本书故事从此开始)(情节虚构,切勿模仿)
  • 妃不如妾妃不如妾霜梓|古言成亲两年,他就要纳王侧妃。 而与以往纳妾不同的是,这次他是真的上心了。 她不知道这一生还要看着他纳多少侧室进门… 她不想像娘亲一样,拥有的只有王妃这个头衔。 可是她却无力阻止。 侧王妃一进门,王府从此平生波澜。 面对他一次次的责难,她默默忍受下来。 最后,王妃的头衔终于从她身上卸去。 而她没想到,今生她真的能离开王府,离开他。 这次,她要活出全新的自己。 当他提出要她回去时。 她只想告诉他:“覆水再收岂满杯,弃妾已去难重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