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十二层楼载古船 第4章

怎么回去?",敖广脸上的笑容顿时冻住:惊道?"回去

",唐岫儿怔了一下:突然明白道?"莫非你想要钱

":卓王孙道?"怎么晚了

莫非你就是敖广?",唐岫儿愣了半天:脸上挤出个古怪的表情?"老板

",唐岫儿道?"慢:朝廷明明下令海禁,为什么他的船可以出海

,杨逸之微笑拱手。两人一起向船里走去,其他人赶忙跟进

",敖广淡然道。"唐大小姐要是愿意打这个欠条:老朽当然也是不敢不信的

她居然怕我们这么多人打不过他。",唐岫儿笑了起来:她回头道。"表哥,这个小姑娘倒真是有意思

":唐岫儿怒道?"你讹诈我

,原来。这对少年男女正是唐门大小姐唐岫儿和他的表兄谢杉

",小姑娘哼了一声:仰头看天,道。"晚了

,敖广拱手向四面一揖:还劳各位作个见证……大小姐手上抱着的这位朋友,只怕是中毒死的。"这个倒不劳大小姐挂念。"言罢望着唐岫儿,笑眯眯地道。既然这笔生意算是成了,缓缓竖起一个指头

",卓王孙笑道。"不是:只是我们现在想上另一艘船罢了

桅杆上几个工匠身吊绳索,似乎是不久前才从水底捞上来。雪白耀眼。只有主桅上扯开的一面十余丈见方的巨帆是崭新的,正在那面白帆上画着什么,腐痕斑驳,甲板上一个挽着双髻的小姑娘抬头指挥着。船身和甲板上的木头看上去已饱历沧桑,居然也挂着一面通行旗。,高十六丈。另外一支副桅挺立昂扬,船长四十四丈,一张略小的白帆前面,比一般的海船大了十倍不止

,江湖上可谓人尽皆知。而谢杉这个名字,说起唐大小姐,听过的人就很少

",笑道?"老朽怎么敢在大小姐面前搞鬼。但我是这里的老板:这里出了人命,那侏儒似乎毫不在意唐岫儿的表情,我总要管一管

",小姑娘白了她一眼道。"我说你怎么这么笨呢:这船是杨盟主租的却不是杨盟主的,它是我家主人刚刚买的古董

。只有死人才穿的金缕玉衣

",敖广还是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为什么要开回去:难道郁公子有什么不满意的

",卓王孙淡淡道。"怎么来的:就原路开回去

",敖广的笑意丝毫未减。"一口价:每句一千两

,众人循声望去。足下一叶扁舟来势正急,面上的神情却十分闲淡,只见一人白衣胜雪,赫然正是当今武林盟主杨逸之

",唐岫儿撇了撇嘴?"好大的口气:难不成你这船还是武林盟主的

",却说不出话来:一转头看着谢杉,唐岫儿气的脸都白了,大喝道?"你在我身边作什么!还不赶紧站开些

,救助贫病。太医院首席数度虚席以待,云南谢氏的武功略逊,谢家都婉言拒绝了。朝廷几次赐宅京城。因而谢氏也更加深得民心,谢氏子孙一直于瘴疠蛮荒之地悬壶济世,仅云贵一带,然而几百年间,百姓们为谢氏子弟所立生祠就有上百座

",道。"三日以来:尊主人一直避而不见,杨逸之止步,倒也不是杨某有心无礼

",不免指望它换点柴米油盐:还能买些肥皂胰子,敖广叹道。"老朽是个生意人,把大小姐弄脏的地方擦一擦,如果有剩余,免得吓跑了客人

",唐岫儿哼了一声。"我们也要出海:他给你多少钱,我们加倍给你

",唐岫儿撇嘴道?"这连傻瓜也看得出来:你也有脸向我收钱

我辈俗流中人,故以仪轨自居。",卓王孙笑道。"盟主世外之人:自可放达

。然而大家的目光还是都被旁边那艘船给吸引去了

,那实在是一艘古怪的船。大得古怪。旧得也古怪

",实话告诉诸位:若有乡下人以为拿着几个钱就可以到处穷摆,那小姑娘道。"知道就好,排出三文钱就说'俺有钱',这艘船我主人爱租谁就是谁,可实在是找错了地方

",唐岫儿怒道?"我看你是故意找茬:租给谁不是租,难道杨盟主的银子就比咱们的要亮眼些

",讷讷地站到一边去。唐岫儿恶狠狠地瞪着那小姑娘:卓王孙笑道。"在下倒一直希望能有这个机会,谢杉倒也司空经过,只是现在还早了些

":敖广道。"就在大小姐用来砸人的那枚银盘上

。只有侏儒才能长成这样

怕我们没他有钱?":唐岫儿道?"你怕什么

":一旁唐岫儿抢白道?"他一个人租这么大艘船

听说是杨盟主租的船,唐岫儿一惊。她刁蛮任性,却也不好发作,但对武林盟主杨逸之,只得悻悻然追问了句?"什么古董。",不将天下英雄放在眼里:却不由得不存着一分敬重

",唐岫儿喝道。"什么饮驴骑驴:你们主人倒真婆婆妈妈的紧

只见四周水沫汩汩而上,船身的一大半已斜浸在水中。,船上的水手居然有些拿着凿子。向船身聚拢,仔细看去,不一会,有些拿着斧子正在买力地拆船

",小姑娘惊得说不出话来:喃喃道。"疯子,你们都是疯子

"又指着卓王孙道:"真是不明白:明明这位公子有船,小姑娘哼了一声,你们不去找他却非要来找我。",道。"没钱的人又来装过期的英雄了

":小姑娘道?"这有什么好奇怪。只怕天底下已经没有人能打过他

她突然一咬牙道!"好,唐岫儿脸色越来越难看,我买了。你讲。但不知道你有没有命花!",眼珠不住往敖广头上看:似乎又想操起个银盘把他再砸矮几寸

",卓王孙颇有兴致地望着那个小姑娘:道。"不必了,叫他们回去

两家医德医术本是不分伯仲,步剑尘更为了救治妻女的性命投靠了华音阁,步家人丁渐稀,虽然传说后来其武功医术都已进益到了不可思议的境地,不问世事,但舍救天下之心而为乎一人,独子步剑尘少时喜好云游,终究为正道中人不齿。,而山西步氏在武功上更胜一筹。后来,近两百年来招牌不倒的行医世家只有两家——人称北步南谢的山西步氏和云南谢氏。但四十年前。步家医道渐衰

",果然这位有钱的大姑娘就拽着小辫子窜了上来……伯仲之间见尹吕:当然就是说跟杨盟主功夫差不多高低了。什么饮驴骑驴,那小姑娘拍手笑道。"我就知道有人会上当,还是留给姑娘来作吧

一旁的谢杉赶忙挡在他们之间:道?"这句话算我买的——他全身没有其他的伤痕,唐岫儿双拳紧握,到底是怎么中的毒。",似乎随时都要向敖广那张恶心的笑脸上挥去

",这时声叹息从水面传来。"若能与这位公子同游海上:天下不知道多少人宁愿疯了好

那身子却已经胖的如同一只冬瓜,完全靠腋下架着的那条闪闪发光的金拐支撑着,倒也没什么可怕,似乎无论谁上前轻轻一推,如果仅仅是侏儒,就会整个倒掉。,然而那身子上居然还少了一只手。一条腿

那小姑娘就跑过来,就跑到人家的船上来。",怒气冲冲的道?"你们是什么人:怎么招呼都不打一个,卓王孙几人刚一踏上那艘大船的甲板

",小姑娘惊讶地望了望旁边的那艘船:道?"好好的怎么会沉

",敖广笑道。"连唐大小姐都看不出来:这样的说法只怕多少有些贵重

":卓王孙道。"因为它很快就要沉了

",卓王孙在一旁笑道?"敖老板:五千两银子就算我借给那两位,这时,只是怕你也不知道那些倭寇是怎样在银盘底上下毒的吧

",此话一语双关:两人一起大笑。杨逸之道。"没想到多日不见,郁兄却多了这些虚礼

",小姑娘皱了皱鼻子:道。"我怕

",却又找谁的茬来着。如果诸位不服:完全可以找杨盟主比划比划,不说能胜个一招半式,只是我家主人偏偏喜欢把船租给武功盖世的高手,就算能与杨盟主见个尹吕,那小姑娘笑道?"那倒也不是,我主人一定也欢迎的很

",小姑娘直视着杨逸之:一字一句的道。"不是避而不见,而是不能见

而有时一点小小的事故,虽不时能出现些名噪一时的名医,就足以让一个医学名家声誉扫地。,却没有人不肃然起敬的。因为你能保证家族里某个人的医术一时冠绝天下,不过提起云南谢家的医术,却很难保证众多子弟在用药时不出一点小小的事故。医术一道上。然而要做医学世家就不那么容易

":卓王孙笑道。"我那艘船却是坐不得

,既想笑。又想哭,唐岫儿目瞪口呆地看着他,喉咙里却觉得一阵阵恶心

杨盟主,多少也得问过我家主人!",那小姑娘气得差点说不出话来:就算这些人是你的朋友,让不让他们上船,道!"慢

——我是说华音阁主卓王孙?":唐岫儿又冷笑道?"不是他的难道是卓王孙的

":卓王孙淡淡道。"因为我说它要沉

",敖广笑道。"不敢:唐大小姐若觉得这个价格不公道,这笔生意就算吹了

",道。"既然你是老板:人是在这里死的,唐岫儿哼了一声,我就要向你讨个说法

":小姑娘道?"怎么坐不得

":卓王孙道。"不知道疯子可不可以租船

途中却发现这船废弃太久,十几位文臣就要抬棺尸谏,到达刘家港时已经比一堆朽木好不到哪里去,于是这场盛举就不了了之。司礼监和刘家港县衙两边都愁这块烫手山芋没法交卸,最近有人提议要把它改为客船,我家主人就花重金将这艘船买了下来,已经千疮百孔,又花了十倍的钱,重现国威云云。正好又有人上折子说此举华而不实,只怕也不知道它古董在哪里。当今万岁爷一时兴起就下旨将此船从司礼监调出来,才修复到可以出海的地步。不过瞧你一脸的精明相:若要修复,小姑娘道?"这艘船是一百年前三保太监七下西洋时所乘,司礼监和刘家港县衙谁也不愿意出这笔钱。",不是古董是什么。这船自最后一次从安息回来就一直由司礼监保管,劳民伤财,依古航程从刘家港直到安息,如果皇上非要坚持的话,一路运到江苏

,谢杉正是谢氏长房嫡传。他只要摇了头的人。神仙也救不活

,不过这只冬瓜摇摇晃晃:丝毫没有要倒的意思,身上还发出一阵叮叮咚咚的脆响——那是因为他披着一件极其华贵的衣服,走得倒是极快,华贵得简直诡异之至。透明的天蚕丝披风里边赫然是一件金缕玉衣

,却也还明白这个道理。她索性丢开银盘:怒视着来人道?"关你什么事。莫非是你搞的鬼?"她猝然住口,唐岫儿虽然刁蛮,眼睛中渐渐透出惊惧来——她长这么大,站起身来,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怪人

",唐岫儿又看了一遍手上的尸体:转了转眼珠,道。"我只问你人是怎么死的

":小姑娘摇头道。"我怕你们打不过他

",杨逸之道?"难道尊主人有什么难言之处。无论此事是否因我而起:杨某既然遇上了,就当尽力相助

"然后伸出两根手指在眼前摇了摇。,敖广道?"大小姐既然看出来了又为何不早说。唉:不知不觉又说了一句

",小姑娘朝她翻了翻眼珠:道?"人家有钱,不可以么

","晚了的意思就是已经租出去了。"那小姑娘很有些得意。"半个时辰前:这艘船已经被一位公子包下了

,一声极轻叹息仿佛是从海面上浮了上来。就是这轻轻的一声,正在这时,让人感到连天地万物都和它一起叹息起来

因为谢氏治家之严天下皆知。都会被人奉为神医。,就算是谢氏旁系远亲。事实上只要敢报出谢氏招牌的人,在江湖中,也就能配得上这两个字

,那个人有着一张五十岁的脸。和一个五岁的孩子的身子

":小姑娘道。"不是

,这件金缕玉衣已又脏又旧。还泛着油光,似乎真是从古墓里挖出来的

":卓王孙笑道。"我们是想租船出海的人

,行止却孤僻难以亲人。然而方才见他路遇不平,仗义相助,久闻此届武林盟主武功虽高,言行中还是颇有侠道盟主的风仪,唐岫儿点头暗许,不由对他多了几分好感

",道。"这艘船当年叫做'大威天朝号':虽说如今已是无用的东西,但如果有人要买,从舷梯上踱了上来,司礼监和县衙也会狠敲一笔,曾经布国威于四海,这位姑娘的主人居然说买就买下了,这时敖广也撑着拐,还出钱修复出海……嘿嘿,带回珍宝无数,看样子最近有钱人是越来越多了

,"你?你就是海龙王。"唐岫儿忍不住笑出声来

",小姑娘向后退了一步:跺脚道!"只有疯子愿意和你这个疯子同行呢

,郁某商贾末流:自当退避三舍。"他自称郁某,卓王孙笑道。"原来是杨盟主,丝毫不提相约决战之事,江海之上得晤名贤,显然是不愿说破身份

",敖广笑道。"谢公子也可以先打个欠条:云南谢家的名声,老朽还是信得过的

":谢杉道?"这帮倭寇为什么要下毒

":敖广道?"不知道大小姐要讨什么样的说法

。侏儒居然点了点头

,然而窗外不是一艘船。是两艘

,话音未落。那艘船突然猛地一震,真的开始往下沉了

",敖广那张古怪的脸上依旧挂着和善的微笑:道。"江湖匪号,恐怕污了大小姐的耳朵

",敖广凑到卓王孙身旁:他小心地问?"那些倭寇绝不是易与之辈,还是尽早出海的好,身上金缕玉衣发出一阵脆响,要不然老朽替郁公子安排立刻上船

这个可不是老朽能够说了算的。",敖广道。"若是唐大小姐的船上也挂了张大人特许的通行旗:那也一样可以出海

,众人的目光齐向仍在一旁的银盘看去。银盘倒扣在桌腿旁。盘底已经乌黑发亮

",老朽只知道这帮倭寇最近在海上打探:下在银盘底上,又恰好被唐大小姐拿出来砸人,郁公子果然是明眼人,就确实不知道了。"嘿嘿,您船上的水手、用具都已备好,毒死裘鲲大概不外乎杀人灭口。郁公子的钱是万万不敢收,是为了做方天随这笔大买卖,只是要禀告郁公子,敖广的脸上立刻又堆起那种谄媚的笑容。至于毒为什么偏偏那么巧,马上就可以出海

",这时一个苍老声音从楼梯口传来。"连谢公子都摇头了:我看唐大小姐你也不必瞎忙活了

所以谢公子还是赶紧先清账的好。",敖广没有答话:叹息一声道。"可惜老朽二十岁的时候被一条白鲨咬断了这只手,谢公子如果多问两句,伸出另一只残臂,老朽的手指就不够用了

,众人听敖广这么一说。目光都往窗外投去

",杨逸之淡淡笑道。"再退三舍:只怕就到了海龙王那里了

",面上也有些愧色:她缓和了语气,唐岫儿看了看狼藉的四周,问道?"那你要多少

只需看敖广那羡慕之极的眼神,船身刚刚油漆过,就知道这绝对是一艘花钱也买不来的好船。,结实。就像刚准备好要出门的年轻人,卓王孙的那艘船当然十分的宽敞,干净而坚实

"而后连续竖起了两根手指。"这种毒药由一种九色海星混合血鳍鲸的尾鳍骨制成。,本来也不过半盏茶的功夫就可毙命:不过谢公子却喂给他了一颗谢家独门的续命金丹,让他还多讲了那么多……唉,见血后随血攻心,如果这些话留给老朽来说,敖广道。是这帮倭寇最常用的毒药之一,多少也能挣出几个月的马料钱来

":谢杉怔道?"我怎么可能随身带着那么多银子

",谢杉正不知道如何是好:唐岫儿已经怒喝道?"你敢向他要欠条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骑士风云录2骑士风云录2陆双鹤|青春所谓和平,不过是战争与战争之间的短暂的中场休息。辉煌的群星照耀阿伦西亚。谁才是这片天空真正的主帝? 大陆历596年,“卡德莱特平原之会战”以卡奥斯帝国的全面胜利而告终,索菲亚王国自国主诺兰德六世以下,全军覆没,仅杰克·佛利特将军一人生还。覆巢之下,焉有完卵。自死神指间侥幸逃生的王太子阿斯尔和利奥特大公爵之子莱因斯成为索菲亚复国的最后希望……而当人类互相残杀时,兽人正在海峡的别一边窥视着……
  • 吐沫横飞吐沫横飞囧妹|青春HOLD不住的想作文猛料,让郁闷得人惊鸿爆笑,不禁慨叹道,还是做个精神病更快乐。
  • 双面恋人:兔子打倒帅校草双面恋人:兔子打倒帅校草小小娴娴|青春她有双重身份,白兔,白家大小姐是她第一重身份,八岁那年被他夺走初吻,手持信物互相等待。 关兔是她第二重身份。 他(杨振)与关兔日久生情,冲破心里障碍,与关兔交往,交往的第一天,他意外的找到了八岁那年与他定情的白兔。 最后他选择了哑巴白兔。心又爱着关兔。 他不可能抛弃白兔,也不想关兔成为别人的新娘。 精神极度压抑,然而他想,享齐人之福,把两只兔子都娶回家。 本文除了真情实感,相濡以沫的爱情外,还汇集了青春时期同学之间最单纯,最深厚的友情。 本文亮点,哑女(白兔)盲女(岳安安)都属于残疾人,残疾人与正常人之间都有一道抹不去的鸿沟,她们为了爱都走出一条布满荆棘的心酸爱情。 像她有几尺厚脸皮的女人世界上应该只有她(姚绿卡)一个,为了爱她倾尽所有,遍体鳞伤。爱到最后她只能留下哀伤的一句话“曾经一度以为用一颗最真的心,可以换取一份最真的爱,原来这只不过是没人欣赏的独角戏。” 本文有笑有泪,有伤有痛,有情有义,有爱有恨!
  • 良缘错之芙蓉军师良缘错之芙蓉军师墨锦|青春这个女人!一点都不像女人!看似柔弱,却收服了他手下最强悍的战士,与妖柔的闺阁之秀截然不同,这样的人,却吸引住白王花擎苍的视线!身为狙击手的管彤,却莫名穿越到了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丫鬟叶芙蓉的身体中。为了解开穿越与身世之谜,叶芙蓉变成了白王的贴身婢女,这个俊朗却多疑的男人,从怀疑到倾心,似乎久远却也顺理成章。那些携手倾心,那些生死相随,在阴谋与鲜血中,随着惊雷炸响戛然而止!——跨过了时间和空间,他们,还能否再次携手?
  • 89°摩天轮89°摩天轮阿迪娅|青春触动心底的柔软,难以言说的感动。十七岁的夏天,盛大而苍白的爱情,在我微薄的青春中,呼啸而过。
  • 看不见爱情的房间看不见爱情的房间安逸|青春初相遇,我睡得正香,蒙眬中鼻端痒痒的,像有个人在对着我的面颊呵气。我心里一慌,条件反射地睁开眼睛,自椅子上跳起来,不想脚下一滑,摔了一个惨不忍睹。可是,眼前却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那时,我并不知道,始作俑者的某男正憋笑憋到内伤。再相遇,家里正半夜上演“鬼影喧嚣”,各种奇幻场景连番上演。我愣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尖叫着夺门而逃。殊不知,家里某男正又无奈又好笑地看着我被吓得屁滚尿流。终于,某男为我打开了一个神奇的奇幻世界。我们不是一见倾心,却感觉像是认识了好几个世纪。他嘲笑我胆小不禁吓,我奴役他做我的“专属男仆”。
  • 豪门千金的爱情童话豪门千金的爱情童话水月涵嫣|青春他们是门当户对的金童玉女,是完美的天作之合,在爱情的道路上,却总是擦肩而过。 那时,十二岁的她微笑着看着他,认真地说:“漠哥哥,我喜欢你。” 十七岁的他冷漠地回答,“我讨厌你。” 后来,二十二岁的她深情地凝视着他,“漠哥哥,我爱你。” 二十七岁的他越发地冷漠,“我厌恶你。” 在他和别的女人订婚那天,她偷偷开走了他公司新上市的车,只希望他能够追出来看她一眼。 滋—— 一场车祸,无情地打碎了她少女时代的美梦,也让她告别了最爱的芭蕾。 时光流转,世事变迁。 “蓓蓓,回到我身边吧,给我个机会让我好好地爱你!”他从后面一把抱住她,在她耳边卑微地祈求。 “可是,我已经不再爱你了。”她只是冷漠地推开了他,不再回头看他一眼。 她喜欢他时,他讨厌她。 她爱上他时,他厌恶她。 她离开他时,他喜欢她。 她忘记他时,他爱上她。 他们之间,总是错过。 “想我放过他,可以,但是你必须嫁给我!”他冷冷地宣誓。 “不——”她歇斯底里地喊道。 何时,那两颗分离的心才能重聚? 一个深情霸道的完美男子,一个高贵美丽的完美女子,共同谱写一段刻骨铭心的豪门童话。 虐心宠文,美男多多,男主超爱女主,喜欢的就跳坑吧! ps:本文故事情节偏童话,阅读者请自带避雷针,小说YY,请勿较真。 视频地址: http://m.wkkk.net/464314931/photo/vphoto/70753/ ———————————————————— 第四卷,我的王子我做主内容简介: 她,云氏集团的千金,俏皮活泼,单纯率真。 他们是与她青梅竹马的双生子。 一个是宛如天之骄子般温文儒雅的腹黑大哥;一个是被人忽视如影子般冷漠无情的深沉二哥。 还有他,那个温柔体贴的阳光大男孩。 以及博学多才的他;阳光帅气的他;浪漫妖娆的他...... 形形色色的王子们,究竟谁才是她最后的归宿? 男主们: 上官飘逸——温文儒雅。 蓝飘零——冷漠深沉。 皇甫思俊——温柔体贴。 李瑞杰——阳光帅气。 徐智渊——学识渊博。 李胜基——浪漫妖娆。 幻天——可爱正太。 女主:云恩夕,大大咧咧的野蛮女,有点好色、有点财迷,调皮捣蛋却不失正义,暴力却不失温柔,抽风型。 ———————————————————————————— 西西的文《替宠》: 筱莎的文《总裁的腹黑娇妻》:
  • 沉迷之朝酒晚舞沉迷之朝酒晚舞刘宇飞|青春本书通过讲述“我”、朱赫、李小曼三人在大学校园内所共同经历的“日记事件”、“学费风波”、“勒索教授”、“宣布‘我’的假死来炒作‘我’”等种种曲折离奇的故事,展现出一个真实、鲜活精彩的当代大学校园,并以此折射出整个当代社会的影象。
  • 偷心诀偷心诀乐小昵 |青春传说,有笛声回荡的地方,就有情伤的人。那一年,她一身嫁衣跃入滚滚江河,成就一段流传列国的风月传说;那一年,她用十八年的记忆换取一阕偷心诀,偷尽世间男女的真心,却独饮忘川,记不住自己的孽缘。红尘痴缠,爱恨离殇。有多少真情泯灭在乱世天涯。她爱他,却没有爱的筹码,于是风中泣血,笛声四响,只为偷他一日来爱她。
  • 拽上我的复仇公主拽上我的复仇公主na_汐|青春10岁之前的两姐妹,是慕容家族的千金小姐,可是因为一个天大的阴谋,父亲不认,母亲因为证明自己的清白自杀,同父异母的妹妹更是出言恶毒,她带着妹妹从家里逃出来,还被追杀,又被人拐骗卖到美国做女佣,她们发誓,一定要活下去,要回来报仇。经过7年的蜕变,她们回到中国,回来报复所有该报复的人,殊不知这背后还有着一个更大的阴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