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0章 女妖怪和蒙古大夫

铁穆耳看得瞠目结舌,良久方道:“我们安全了,以后年轻美貌的男子都安全了……”

风三郎因为生得笨,爹不疼娘不爱,原来,哥不亲弟不近,渐渐养成了孤僻的性格,平日到海上布风的苦活儿,都交给了风三郎。

当然,东方焰找十二神巫,这是因为他计划好,知道哪里哪种主元素旺盛,这才能次次命中,红袖(红衣女子的名字)是共工族裔,还真是一找一个准,和东方焰也算远房亲戚了。东方焰找黄河河神族裔没找成,因个蒙古大夫找了自家远方亲戚当水神巫,也算是歪打正着,大功一件。

飞燕道:“我是爷们。”

东方焰浑身发抖,道:“你……你的酒……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又怎么拿到封魔神印的?!”

你恢复记忆了?霜晨月道:“你想起来了?你们跳出来做什么?跟大家一起回去不就结了?风雨雷电水法器你们收得住,时空法器失控意味着什么你们懂不懂?”

奚晚亭却已伏在云头,东方焰驰马赶上时,一手执时间法器一手执空间法器,冷笑不绝。东方焰虽不知奚晚亭意欲何为,却料想她必有疯狂之举,不禁脱口斥道:“你要干什么?!”

蒙古大夫下药非常猛,这猛药下去,一般就两种结果……好了,死了。因为蒙古人平常身体特别好,多数时候是个贬义词,一旦生病就离死不远矣,所谓重病还需猛药医,所以蒙古大夫下药特别重,要么医好,这“蒙古大夫”,要么医死。汉族人民大多消受不起蒙古大夫的猛药,这蒙古大夫一出手,往往“药到人死”。日子久了,“蒙古大夫”就成了“虎狼庸医”的代名词。

“是你杀了她……是你杀了她!”奚晚亭厉声叫道,“你欺负了她……你根本不是做春梦,是你欺负了她!她肉体凡胎受不了你的爱抚,她就被你欺负而死!我只是用封魔神印把她封印起来而已,是你杀了她!”

霜晨月微微一怔,听到此处,心下暗想:“我们的风神也是个痴心男子,难道这次又瞎猫碰上死耗子撞上转世的风三郎?”念及此处,霜晨月含笑道:“女孩子可以去拜风神岩,我们男人可以去么?”

忽有一物扑面打来,卡琳拉在甲板上歪歪倒到,卡琳拉惨呼一声,夏千帆急忙去扶,卡琳拉却指着那东西飞走的方向,叫道:“雨法器!那个是雨法器!法器好像失控了!”

美少年看着青晔,道:“你真是冥王的侄女儿?你真的可以帮我找到小鱼儿?”

东方焰坐神骏竟也惊得人立长嘶,掀下东方焰疾驰入乌云之中,消失了……东方焰慌乱中见奚晚亭又抛出几团东西……惊怒之下飞身扑向奚晚亭……

铁穆耳不禁也惊疑地看了飞燕一会,而后道:“你是爷们?我本来还想追你呢,你最漂亮。”

那鬼哭狼嚎的风声愈发凄厉,霜晨月朗声道:“行了,霜晨月和纳兰月到风神岩畔,风三郎,可以出来了,前些日子哭得倒斯文,怎么这会又鬼哭狼嚎起来?”

反正你这女海盗的性子,霜晨月道:“不信就算了,跟前世还真像,我是认不出你们,但阙云月说你们是,就不会错。”

一切都好得很,若一定要找出个不对劲的,抛却时空错乱误入异度空间的因素,就是阿莲,霜晨月刚以为阿莲是个活泼大方的女孩子,这几天无意见到她时,她竟是娇羞不胜,这几天下来,见人就躲。霜晨月刚开始以为是家里有长辈,阿莲不好意思,毕竟,阿莲那个老巫婆外婆和巫婆妈妈看起来严肃得令人不舒服。

霜晨月双手环胸,瞟了卡琳拉一眼,不阴不阳地说:“说了你也不信……”

道:“多谢夸奖,那我就爷们一点,你们就安全了。”飞燕说罢,竟伸手解开颈上的冠带,飞燕娇娇一笑,将金冠解下,而后又解开腰带,脱下外袍……折扇一展,飞燕竟真成了个偏偏浊世佳公子!

风神岩在高高的山崖上,想是高处拉风的缘故,霜晨月想起当初风三郎也在高高的山崖上。那风神岩不过是块粗粝的石头,看起来并无高明之处,好像风三郎也不太可能变成那个样子。

悠哉蒙古男眉飞色舞,道:“那真是太好了。”

东方焰道:“不用了,谢谢你的美意。”

东方焰去了日华宫,而后,努力回忆梦中的情形……念梦中缱绻,巫山情深,叹春梦无痕,佳人难觅……悲欣交集。

风三郎是风女神的第三个儿子,这是风女神最不济的儿子,风女神夫妇平常也不大喜欢他。天帝曾追求过风女神,却被风女神拒绝,天帝为了讨好风女神,原来,就把风郎接到天宫做了风神将,还赐给灵药法器,因此风郎成了三界跑得最快的神仙……不过,当娘的还是有办法追上小子的。

卡琳拉道:“要是我们不跳出来,怎么定住风雨雷电水法器?!”

霜晨月往身边一看,见律歌音和玉惜寒睁着大眼睛,一脸无辜地看着这卡琳拉。

帮他们捕鱼,送他们回家,小鱼儿父女因收获好,自然也满心欢喜。在下雨天,小鱼儿父女不出海的日子,其后,风三郎就偷偷跑到小鱼儿家看小鱼儿。风三郎一直在暗中保护着小鱼儿,他从来没想过要现身向小鱼儿表白,因为他不敢,风三郎从小就自卑,风三郎每天都守着小鱼儿的渔船,老是被女神仙讥笑,他认为小鱼儿一定会拒绝他的,与其被小鱼儿拒绝,不如就这样偷偷地保护着她。

霜晨月说海上有个风神,是风女神的三子,整天在高崖上哭,哭得过往的渔民浑身鸡皮疙瘩,青晔在海南东山岭下收了霜晨月,让青晔去收了他。青晔念及风女神虽是野仙成正神,法力倒还不错,又见风郎跑得很快,想这风三郎也是不错的。可是啊,原来当初,牛逼老娘生个笨儿子,也是常有的事,风三郎除了哭,实在是不高明。

仰头看看太阳,君昙婉说罢,左手拉住阙云月的右手,而后高举右手,掌心对着太阳……霎时日头忽明忽暗,风云急走……船上众人正自诧异,走到阙云月身边,却已云定日明,君昙婉拉着阙云月的手走下船头。有船员兴冲冲地跑出来告诉卡琳拉,船已经重新出现在地图范围内,时钟也校准了。

风三郎出海布风,没见到小鱼儿父女,以为他们今天休息,不出海,遂到小鱼儿家里去。却不料小鱼儿家里哭号一片,次日,风三郎看时,见他心爱的小鱼儿被放在一张草席上,浑身是水,小鱼儿身上已有些水肿,风定天清,显是死了,而小鱼儿的父亲就躺在旁边的一张草席上,显然也是死了,小鱼儿的家人在尸体旁哭号一片。

小鱼儿确实已经死了,灵魂也被黑白无常带去冥界,风三郎为了找小鱼儿,竟只身闯入冥界,风三郎无法,当然,他完全没机会见到小鱼儿,就被鬼差带回来,让风女神夫妇好生管教她的儿子。

君昙婉抬头看了一眼在乌云中明明灭灭的日头,脸色骤变,忽然飞身跃到云头,双臂一震,大呼:“去你该去的地方……”

你们在岛上重新见到我的时候,我已经是个死人了,我现在不过是行尸走肉,没有呼吸没有脉搏没有心跳,我之所以看起来还像活人,君昙婉笑道:“其实,是因为我凭灵魂的念力附在自己的尸身上,我在岛上要鹿血,是为了防止尸身腐败,现在是霜晨月用法力为我的尸身防腐。”

岛上有人,不是野人,是美人,还是许多的美人。

道:“忽悠也不是这么忽悠,当我们三岁娃娃呢,你说你是气功大师就算了,卡琳拉把眼一瞪,居然说自己是神,你是火神巫,我是水神巫,千帆又是什么蒙古大夫。”

说到昙婉,众人不禁黯然,因为君昙婉和阙云月都不见了。

飞燕妖妖一笑,道:“这叫‘卷一送二’,这时,我俩自愿下来,白送的。你喜欢年轻美貌的男子是吧?”飞燕说着,伸手摸向红衣女子的脸,接着道:“我够漂亮了吧?你一定喜欢我。”

就像你要毁掉阑汐一样,只希望你能多看我几眼,对我稍微温柔一点。可是,我为你做了这么多事情,你却对我不屑一顾!我对你,不敢有幻想,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因为我爱你!我在你心里,我要毁掉青晔!我知道我配不上你,甚至连花月奴那个贱婢都不如!”奚晚亭又笑了一阵,接着道:“你以为,你的封魔神印藏得很好,告诉你,奚晚亭依旧狂笑,我不但拿了封魔神印,太古十二祖巫的法器都在我这里,你手上的那些,都是假的!”

风三郎道:“小鱼儿那么善良,她怎么造孽了?!”

禁不住破颜一笑。一旁的小厮也递给东方焰一顶乌纱斗笠,道:“公子,您最需要戴这个了,您生得也太好了,东方焰闻言,换我是那女妖怪,不招您做驸马还招谁去?”东方焰刚让铁穆耳那么一咋呼,心情早已好了,因此接过小厮的乌纱斗笠。

风三郎道:“风郎那是天帝为了我妈偏心他,我哪能跟他比?”

站定时,眼前站着个长袍飘飘的美少年,正是风三郎。风三郎又是泪痕,一团急流扑面,又是雨痕,一张俏脸竟是梨花带雨……霜晨月见他这模样却很来气,风三郎虽漂亮,却是个爷们,霜晨月和纳兰月禁不住往后跃开一步,爷们多愁善感,没事老哭,把自己搞得跟贾宝玉似的,实在讨厌。

“真的?”

卡琳拉讷讷道:“开什么玩笑?谁信你?”

“一个都不是。”

玉惜寒道:“十六岁就恢复了呀,还不是我引导昙婉收了你啊,泓秋的,要不我哪里会每次都那么巧在昙婉身边蹦跶?”

古丽下巴微微一抬,瞪了悠哉蒙古男一眼,道:“你高兴什么?姑奶奶才不会看上你这种小毛仙!”

“我是瑶姬成不?歌唱的好的是我成不?你不要轻薄我弟弟成不?”玉惜寒一把拉开霜晨月的手,把律歌音拥在怀里。

高挑大方的美人看着霜晨月,掩口而笑,道:“你把衣服穿上就可以去。”

霜晨月和纳兰月几乎在同时也反应上来,也随即跃入风中。

霜晨月道:“你们什么时候恢复记忆的?”

这也不正常……细一凝听,霜晨月正自思索,这风声还是很像哭声,却又不像风三郎的哭声,这哭声很是很矜持,就像一个痛失爱妻的痴情男子,轻风过耳……不正常,想放声痛哭,却又极力克制,而当初风三郎的哭声几乎是凄厉的,说难听点跟鬼哭狼嚎有得一搏。

卡琳拉和夏千帆对视一眼,卡琳拉撇撇嘴,道:“虽然我不相信你的鬼话,但阙云月确实是个神奇的孩子。”

“叫我阿莲就可以了,我出生在莲花盛开的时候。”高挑大方的美女道。

我是水神巫,我要收法器。”卡琳拉被法器一撞,瞬间恢复记忆,跌跌撞撞地爬起来,“没错没错,对夏千帆道:“蒙古大夫,你保重,别被吹走了!”卡琳拉说着,也跃入云头。

霜晨月道:“我这回可带了两位超级大神来,这位女神看到儿没有……是冥王的侄女儿光公主。你要想找你的小鱼儿,没准儿她可以帮你。”

纳兰月道:“是该早说,要不我这肉体凡胎的,险些让你这大神给一掌拍死。”

阿莲道:“听说风神岩是个望妻归来的痴情男子。”

霜晨月不耐,道:“你不会在这儿哭了一千年吧?真不知道你有什么好哭的?”

那我写这么多都是灌水了,此处必须有事……但见一阵妖风卷来,三个帅哥都不见了……可以断定的是,这船到途中要不刮点风起点浪最少让妖怪抓走一个帅哥,铁穆耳是被妖风卷走的,至于东方焰和飞燕,还没有什么妖怪能把他们卷走,他俩是主动跟妖风走的。

风号雨泼,电闪雷鸣。风雨雷电,是夜,似要将这小小的岛吞没。暴雨虽烈,雷电虽厉,风声却如鬼哭狼嚎,愈发明晰。

霜晨月幽幽道:“你要呆在学校,厦门没了;你要回家呆着,整个福建都没了……你想不祸害苍生,最好自己找个无人岛呆着去。”

但驾云飞到海上,却见那一片海域有好几处孤崖,青晔一行原想自己去泣风崖,哪处崖上都有风声,一时无法判断哪个是泣风崖,这才找了当地的船夫,搭船去找。

神案前一字排开七个蒲团,风神岩前已经摆了神案祭品,当中的蒲团跪着阿莲,另有六个少女跪在两侧蒲团上掂香闭目祈祷。霜晨月轩眉微锁,双手环胸看着少女们,轻风过耳。

这时,风声尤在,鬼哭狼嚎之声却骤然止住,只听一个声音道:“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是我?”

悠哉蒙古男故作紧张地看着四周,沉声附耳对古丽道:“你看得出来我是神仙?”

风三郎道:“当初是公主跟我说要替我找到小鱼的转世身,我才跟公主走的,结果公主只顾忙着自己的事情,哪里还记得小鱼?”

小厮道:“放心,姑娘虽好看,但女妖怪从来不抓姑娘。”

风三郎道:“我爸爸妈妈不喜欢我,哥哥弟弟也不喜欢我,我好不容易有个喜欢的女孩子,却让我爸爸给吹到海里淹死了,我哭哭还不成吗?”

霜晨月道:“我知道,反正你们两个一个是男的一个是女的,我说你俩……”

其中一个高挑大方的美人竟拉起卡琳拉的手,美人们走近了,伊泓秋、虞水柔和玉惜寒几个女孩也被美女们拉住,高挑大方的美人道:“你们是外面来的吧?岛上好久都没来客人了,我们要去拜风神岩,不如和我们一起去……”

前七个少女起来了,又有七个少女跪下祈祷。风依旧从耳畔拂过,霜晨月略略正了正身子,蓦地凝神细听……这风声,而后,怎么像是哭声?霜晨月想起当初风三郎,同样是不见真容先闻哭声,难道那小男神真到这哭来了?霜晨月不禁细细去看那风神岩,无奈那就是块粗粝的大石头。

东方焰却取道黄河。话说多灾多难的中国人民年年被黄河折腾就算了,因当初黄河水患,就怕黄河用水折腾你一下还给搞个瘟疫啥的,这不,发瘟了……生病还是要找大夫滴,但不知是咱们大汉民族的大夫太温柔了还怎么着,青晔绕道而行,总之就治不好,反倒是个蒙古大夫,听说治瘟疫神效。于是乎,汉族人民决定到河对岸“重金礼聘”那蒙古大夫。

飞燕挑挑眉毛,意味深长地笑笑,道:“是不是男人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青晔道:“你倒是说说,你是怎么回事?”

体面中年男子道:“听说这段河上有个女妖怪,凡有年轻美貌的男子过河,就会被女妖怪抓去……所以为了安全起见,您还是戴上这个的好,以免被女妖怪看上抓去当驸马。”

少女们走神发呆愈发严重,又过数日,甚至有少女出现了痴呆、傻笑的症状,就像是中了魔魇,阿莲的话也少了,眼神越来越空洞。

原来,飞燕里面还穿了一身特公子的衣裳,他用法力稍微改变容貌,立马可以男变女、女变男。

霜晨月这才意识到他收了衣服,却嫌湿一直没穿上,当下把T恤兜头穿上,道:“这样可以了吧?美女怎么称呼?”

小厮不禁睁大眼睛疑惑地看了着飞燕,飞燕穿着身轻软精致的白袍,戴着华丽的金冠……这本是颇为中性的装束,但飞燕实在太像美女,因此一般人都以为她是女孩。

风三郎就是不听,风女神听了风三郎的话,执意要找回小鱼儿的魂魄,让小鱼儿复活,风女神本就不喜欢这个不开窍的笨儿子,一怒之下把风三郎关了起来,劝他放下,这一关就是一百年。风三郎出来后,估摸着转世的小鱼儿也死了,但风三郎还是不死心,还要去冥界找小鱼儿,不要再想着小鱼儿,几次三番,风女神终于不堪冥差告状,把风三郎定在一个孤崖上,让他可以看着小鱼儿曾经捕鱼的海域也安生点。

卡琳拉疑惑地抓住君昙婉的手,这一抓吃惊不小,因为君昙婉的手虽然依旧柔软有弹性,却冷得像刚从冷藏室里拉出来的冻肉……这显然不是活人的温度……卡琳拉下意识地把手缩回,疑惑地看着君昙婉。

这时,阿莲到霜晨月身边,道:“你看那风神岩,像不像一个坐在崖边远望的人?”

不料好景不长,忽见日头闪烁,乌云翻腾,却说阙云月等人正欣喜船回到现实空间,未及反应,又有震天霹雳,狂风恶浪,一时间风雨怒号、雷电交加。

东方焰道:“什么‘娇妻美妾们’,胡说什么?”

看向阿莲,道:“你看起来倒像个好姑娘,霜晨月眉头一挑,可惜……”霜晨月随即收声,笑着摇摇头,他说这些有什么用?就算他明明知道阿莲是异度空间的妖怪,多说何益?

“一个都不是?”

“哇!一卷卷来三啊!而且一个比一个好看……不错不错……”一个红衣劲装英气如男的女子上下打量着东方焰三个。

高挑大方的美人道:“风神岩不但能保岛上风调雨顺,还是岛上的姻缘之神,没出嫁的女孩拜了风神岩,就会嫁个如意郎君;出了嫁的女子拜了风神岩,丈夫就会对她温柔体贴、一心一意。风神就是个痴心男子。”

我没有转世。我根本就没有受伤,我是风,我不会受伤的。我当时就是,看见你们都受伤,都跑了,风三郎勉强止住哭泣,我害怕,就跟你们跑了。你们都要转世,我害怕,就想跟你们转世,抽噎道:“我,没想到你们没去一处,我一害怕就在投胎路上溜了,我也不知道溜到哪里,反正一醒来就在这石头边上了。”

夏千帆几位将随霜晨月等人离岛,载歌载舞,却说次日,一路相送……这样的送别倒也别开生面,哪怕一别成为永诀,哭哭啼啼何用?不如唱唱跳跳,这或许是野人们的思维方式。

红衣女子轻斥,道:“笨丫头,这两个明显比那蒙古大夫好看行不?卷一个也卷好看的。”

霜晨月幽幽道:“你们坐着的不就是我的衣服吗?至于发生了什么事……我说你们一个个凑什么热闹呢?时空法器失控,昙婉冒着魂飞魄散的危险定住日头,把船推回现实时空,你们本可随船脱险,一个个跳出来做什么?”

卡琳拉道:“怎么?允许你跳出去救公主就不允许我们跳出来啊?紧张什么,我们收得住风雨雷电水法器没准儿他俩就收得住时空法器……”卡琳拉说着,往霜晨月身边一指。

铁穆耳立刻神思荡漾,道:“女妖怪是不是都像你这么漂亮的?”

“我们要做什么?”华筠拉着雷天清,也歪歪倒到地出来了。

道:“不信也罢,君昙婉含笑摇摇头,只希望这一路顺风顺水,把大家都送到岸。我是知道自己的,早该想到不该和这么多人出海,害了大家……”

霜晨月忽见一条黑影闪过,当下一掌拍出,快到风神岩时,那黑影侧身躲过霜晨月的掌势,接连几个后翻在远处落定,霜晨月惊讶此人在暴风雨中竟有如此身手,脱口道:“是什么人?”

霜晨月幽幽道:“这样鬼哭狼嚎的声音,除了你,还有谁发得出来?我说你转世了怎么不去找公主,找我们,一家伙在这儿哭算怎么回事?”

霜晨月在岛上走动多次,常常在路边、门前见到痴痴坐着而又满脸含笑的少女,可是,等反应上来有人时,少女们又如惊鹿一般娇羞不胜地跑了……少女怀春正常,但这么多少女都作怀春状,就不正常了。

这时,飞燕道:“小哥,也给我约定斗笠成不?”

霜晨月道:“你这哪里是哭哭就成?你哭得没完没了了都……”

船家一听要去“泣风崖”就一脸不悦,说是要双倍的船钱,要不就是不去。青晔问其故,船家道:“外地人想去泣风崖,当时,还不是听说泣风崖上有个痴情的男神,心爱的女子死了,他就一直在崖上哭泣,不肯离去。故事原是美的,青晔一行乘船出海,可那哭声实在是太难听了,听得我一身鸡皮疙瘩,那痴情的男神哭起来,也是鬼哭狼嚎,说是要去“泣风崖”,我这一去,只怕好几个晚上睡不着觉,不给双倍的船钱,我可不去。”

别说,石头这东西,霜晨月这时再看那风神岩,还真是“相由心生”,你觉得它像一个东西,就会越看越像。霜晨月破颜一笑,道:“这风神岩有什么故事没有?”

“青晔……”阙云月飞身跃入烈风……

风三郎道:“你们来找我,就是要跟我说这些吗?”

众人就这么坐着霜晨月的T恤一路飘荡,终于见着了陆地,虽然只是个小岛……脚踏实地的感觉总是好的。

这时,君昙婉也出舱,含笑道:“其实,我也是个神奇的孩子……不信你摸摸我……”君昙婉说罢,把手伸向卡琳拉。

这便是卡琳拉和夏千帆前世的故事,红袖太过无聊,铁穆耳又太过无稽……作为深受马克思唯物主义熏陶的新一代,卡琳拉和夏千帆表示不接受霜晨月的故事。

红衣女子道:“没干什么,就留着看看,养眼……我说两位大神,来此有何贵干?”

“只准你来,还不准我来了?这几天你兀自思索,连我们都不理。”说话的正是纳兰月。

悠哉蒙古男道:“请叫我‘铁穆耳大夫’,我姓铁穆耳,不是姓铁。”

东方焰冷冷道:“不是。”

卡琳拉被美女们拉拉扯扯,急欲挣脱,道:“什么风神岩?我们不去!”

美人们成群结队,嘻嘻笑笑地走来,众人不禁怔住……唐僧取经途中遇上妖怪也不过如此吧?这么多的美人,是什么情况?

“不像。”霜晨月随即道。

君昙婉白了霜晨月一眼,道:“‘杠子头’就是‘杠子头’。”

负伤逃走,反锁房门疗伤,忽听一声巨响,奚晚亭浑身一震,那边奚晚亭被东方烈揭破阴谋,喷出一口血来……待奚晚亭抬头时,见东方焰盛气灼灼地站在那里,门已被他踩在脚下,奚晚亭的心再度沉了下去。

父亲道:“前世造孽,你怎么知道?再说了,你那么在乎那个凡人做什么?”

霜晨月展颜道:“是你啊,也不早说。”

那日,如此过了大半年,风三郎的父亲告诉风三郎不要外出,他要出海惩罚一些前世造孽的人。风三郎虽想去见小鱼儿,却不敢违拗父亲,只得乖乖呆在家里。

霜晨月一行随阿莲等人去了村子,村子的人淳朴热情,霜晨月处处提防,竟觉不好意思了,这里的一切看起来都那么美好,拜完风神岩,简直让人误以为进了桃花源。但做武陵人好则好矣,大敌当前,又丢了主子,霜晨月他们依旧不敢懈怠。

青晔闻声,但觉劲流扑面,不禁飞身跃开,但见面前站着个长袍飘飘,面带泪痕的美少年。

这一切都在电光火石之间,待阙云月反应上来时,整艘船都已飞向白晃晃的日头,阙云月回身一看……君昙婉小小的身躯已被卷入烈风之中……

红衣女子又将东方焰上下看看,道:“你长得……肯定更好,但你这一脸的自以为是……我还是觉得蒙古大夫顺眼点。”红衣女子说罢,对铁穆耳飞了个媚眼。

你自己受点委屈没关系,怎么能让你的娇妻美妾们受委屈,渡船太简陋,悠哉蒙古男道:“要的要的,我的船大……”悠哉蒙古男说着,指了指一艘大船……重金礼聘嘛,总不好太寒碜,汉族人民是最讲排场好面子的了。

继而伸手捏了捏律歌音的面颊,霜晨月和卡琳拉面面相觑了一会,道:“我说呢,你的歌声怎么这么诡异?把大家迷得七荤八素的,原来你就是瑶姬那个妖姬啊!看你这漂亮的小脸蛋,早该想到是你。”

东方焰道:“青晔呢?”

霜晨月略一沉吟,随即没入夜色……

“给我!”东方焰怒斥。

阙云月念力日强,君昙婉凡身虽死,灵魂却因脱离肉体的束缚更容易吸收天地间火元素的能量,念力也强了许多。

白晃晃的日头突然大放光彩,君昙婉双掌一合,朝风浪中的船凌空一推,船便如飞船般飞向白晃晃的日头……

阿莲的母亲作为少祭师,认为少女们是中了魔魇,欲施法医治,却无进展,甚至阿莲都时常神志不清起来。

飞燕笑道:“你卷了那许多年轻美貌的男子来,是要做什么?”

东方焰缓缓坐下,独自对着空空的罗帐良久,忽而瞥见床边有一星亮片,不禁过去,躬身拾起,反覆翻看,却又认不出是什么东西,心下疑惑。东方焰凝眉沉思良久,终于想起梦中的青晔穿的是一条形式古怪的裙子(现代装),裙上正有这样的亮片……东方焰心中一凛,当下思绪纷飞,继而冲了出去。

“是啊,小鱼从来就没认识我过,呜呜呜……”风三郎又掩面哭了起来。

夏千帆无奈地看了霜晨月一眼,因为霜晨月昨晚跟他说了篇鬼也不信的话,这时,卡琳拉也从舱内走出来,见阙云月还站在那里看太阳,不禁也道:“他在干什么?他这样很久了。”

一旁的俏婢道:“不是啊,小姐,小姐只让我卷这个蒙古大夫,我只卷了一个的。”

奚晚亭突然放声狂笑,道:“青晔呢?好,好……你们兄弟都这么在意她,都为她来责问我……那我告诉你,你们都太迟钝了,她已经死了!她的身体和灵魂都被我用封魔神印封住了!她已万劫不复!”

话说当时,水已退了不少,船也能过河了。东方焰携几位神巫到了黄河边上,东方焰原想找黄河河神要个嫡系族裔点化为水神巫,可黄河河神久呼不至……千呼万唤不出来……不识抬举的东西,东方焰当下着恼,正欲离去,却见一个蒙古装男子优哉游哉地来了……东方焰不禁多看了他一眼,觉得有些好笑,又说不上来哪里好笑,总之就是好笑。

卡琳拉终于忍不住又问霜晨月阙云月在干什么,霜晨月道:“他在用念力校正时间,我们时空错乱了。”

红衣女子道:“我跟你一样也是小神仙行不?”红衣女子说罢,又上下看了看东方焰,道:“顶现金光、气度高贵……至尊大神。大神,是你自己跟着来的,不是我卷你的。”

风女神虽是野仙修成正果,却是当世风族正神,她的儿子虽没出息,根基总归不错,当初青晔正是因为这点才收风三郎做风神巫的。

阿莲拉住霜晨月的小臂,把他往后拉,道:“站这儿看,你再看看,像不像?”

一个爷们这个样子,实在是无奈,霜晨月在那儿看风三郎哭,任他鬼哭狼嚎。

到了泣风崖,果闻得有鬼哭狼嚎般的凄厉哭声,当真听得人毛骨悚然。青晔一行上了泣风崖,给了船家船钱,让他先回去,说是要在崖上参观一日,让船家明天再来接他们……当然,他们完全可以自己飞回去,不过为了不让人类起疑,还是让人来接的好。

青晔一行上了崖顶,自然不见风三郎,他已化作风绕着那孤崖。霜晨月郎声道:“风三郎,别哭了,我来陪你聊聊天儿……”

原来,阙云月近日念力日盛,灵觉更强了,从卡琳拉和夏千帆的气场判断出,卡琳拉就是水神巫转世,而夏千帆前世就是黄河边上的蒙古大夫,水神巫的丈夫。

东方焰脸色骤沉,冲上前抓起奚晚亭的衣襟,道:“你说什么?!你把青晔怎么了?!”

不久,野人发现了君昙婉他们,君昙婉制住野人,要野人抓鹿给她。如此过了六天,霜晨月一行就到了岛上,遇到夏千帆他们。

霜晨月听罢,道:“小鱼儿都死了两百多年了,估计轮回几次了。再说了,原先只是你单恋于她,她并不认识你,你即使寻了她的转世身,又有何益?何况,今生的小鱼儿又不是你的小鱼儿,没准她转世成个女土匪,没准她转世后老成了个老太婆,你又何必找她?”

铁穆耳奇道:“我又不是见不得人,戴这个做什么?”

那晚,哥哥风二郎见风三郎久久不归,遂外出寻找,发现海上也没风三郎的影子,寻思这傻子又不知道跑哪里去了。最后,风二郎在一渔家门口发现了徘徊不去的风三郎,遂上前询问,风三郎支支吾吾说不清楚,风二郎只当他犯傻,也没多问,就把他带回去,嘱咐他以后不能再不知道回家。

风声中,一个声音道:“谁要跟你聊天儿?你们都一个劲儿地笑我,我讨厌你们!”

古丽白了他一眼,也不理他。跟悠哉蒙古男一块来的是个体面的中年男子和两个小厮,三人上前,体面中年男子对悠哉蒙古男道:“铁大夫,请上船……”

风三郎伤心、愤怒,回家质问父亲为什么要淹死小鱼儿,父亲莫名其妙,道:“我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淹死几个人,这是天帝的命令,有什么奇怪的?他们都是前世造孽的人,他们该死。”

霜晨月道:“得啦,公主一直事儿多,现在公主把自个儿都搞没了,你就别惦记着那小鱼儿小虾米的了。你父亲,那是奉命行事才淹死小鱼儿父女的,这是凡人的命数,你伤心也没用。都过了一千多年了……而你传世的脸谱,当真不知轮回在哪一户了……凡人过了一千多年,没准儿都轮回十几世了,你找着了人家,人家也不记得你。甚至,人家从来就没认识你过,你找她做什么?”

玉惜寒打断霜晨月,道:“我们唱那首歌的时候,其实已经发现有时间错乱的迹象,本想用那首歌校正时间,却没想到你们一个个听了歌音的歌成了大观园里哭贾母。”

霜晨月念及此处,飞身蹿到风神岩上去看,除了如泣如诉的风声,什么也没发现。

体面中年男子道:“铁穆耳大夫,请上船……不过,上船之前您最把这个戴上。”体面中年男子说罢,递给铁穆耳一顶乌纱斗笠。

悠哉蒙古男登时面露喜色,道:“真不是啊?”

就这样,风三郎在那片崖上呆了一百多年,时常嚎啕大哭,附近的渔民听到风三郎的哭声,渐渐把风三郎呆的孤崖叫做“泣风崖”。

却说东方焰醒来不见青晔,又被奚晚亭说了一通,一时竟真以为是做了一场春梦,心下怅然,立在窗前看了芭蕉叶许久……芭蕉叶青翠欲滴,绿得灼眼。

霜晨月一行住在阿莲家里,原来,阿莲是大祭师的外孙女。大祭师是岛上地位最高的人……只管往老巫婆那条路上想,阿莲她外婆就是个典型的老巫婆。岛上的大祭师一律是女性,少祭师一般是大祭师的女儿,阿莲的母亲就是少祭师……阿莲母亲年纪虽已不“少”,但有老娘在上头,依旧是少祭师。

原来,父亲说的惩罚一些前世造孽的人,其中就包括小鱼儿父女。昨天本是风和日丽,全无风雨迹象,突然风云骤变,狂风暴雨,一些渔民在风雨中丧生。侥幸逃生的渔民到小鱼儿家里,告诉他们家人小鱼儿父女在海上遇难。次日一早,风消雨散,渔民们出海捞回了遇难者的尸体。

奚晚亭却从东方焰身边蹿了出去,东方焰当即去追。奚晚亭因用了帝江(太古空间速度祖巫)的法器,行动极快,东方焰一时无法追上。东方焰急唤战马,神骏疾驰而出,东方焰飞身上马,掂弓取箭……奚晚亭毕竟身受重伤,加上驾驭法器生疏,被东方焰一箭射中后心,跌了下去。

东方焰笑笑,道:“我观你顶上之气,想是共工撞断天柱后被谪下界的水族族裔,我是黎明宫的宫南城,黎明宫现缺十二神巫主位正神,你可愿随我去做水神巫?”

霜晨月道:“你实在是没出息,还不如你那调皮捣蛋的小弟弟!”

青晔一笑,道:“我给你四倍的船钱。”

东方焰和飞燕也没带乌纱斗笠,他俩都没戴,铁穆耳哪好意思戴……铁穆耳虽还长得不错,但跟东方焰和飞燕一比,简直如山鸡见了凤凰……光看山鸡也觉得挺好看的,但把山鸡往凤凰身边一搁,那就弱爆了。

“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一个个都跳出去了?”玉公子不明就里,竟也跟着跃上云头。玉公子被风雨打得透不过气来,迷糊中见船已飞入白晃晃的日头,不见了。玉公子正觉一阵窒息,忽见大T恤劈头盖脸地压了下来,玉公子顿觉天昏地暗,失去意识。

“不对!风雨雷电水法器都失控了!快收法器!”伊泓秋说着,已飞身跃上云头。

那悠哉蒙古男立即被东方焰身边的几个美女吸引,立刻笑道:“几位也要过河吗?不如坐我的船过去。”

红衣女子一把拍掉飞燕的手,道:“去!你个娘娘腔,你是男人吗?”

奚晚亭冷笑,道:“你知道下面是什么吗?你的青晔,就在下面。你的好弟弟,打伤了我,几乎用耗法力化开封魔神印救了你的青晔,我本已将他们那一伙人弄入过往时空,却不想他们自己回来了……不过现在……”奚晚亭凄凄一笑,左右手时空法器重重一击,霎时日头闪烁,乌云翻腾。

霜晨月最讨厌娘泡爷们,风三郎还在其二,风三郎虽然爱哭,看起来还是个爷们;霜晨月最讨厌的娘泡爷们是飞燕,飞燕的打扮虽是中性的,可无论谁看见他都觉得他是女的,加上当时飞燕和瑶姬称东方焰为“主公”,却叫青晔“公主”,双方各为其主,霜晨月就更看他姐弟俩不顺眼了。霜晨月现在想想,金蟾和冰蟾原来也是俩爷们……青晔身边的男神都怎么回事?

青晔道:“自然不是,黎明宫缺十二神巫主位正神,你既是风女神之子,根基匪浅,我欲点化你做风神巫。我向你父母要你,谅他们也不会不给,你也好重获自由。”

夏千帆见阙云月一直立在船头,目不转瞬地看着太阳,有些疑惑,遂问霜晨月他在干什么。霜晨月轩眉一扬,道:“说了你也不信……”

东方焰觉得铁穆耳有趣,遂携几位神巫和铁穆耳上了大船,铁穆耳这样有趣的小神仙,就算不能做十二神巫正神,收了当部下总比桃妖那群乌合之众强。

待玉公子醒时,已经风定天清,一眼就见霜晨月面罩寒霜地坐在那里,霜晨月只穿了一条牛仔裤,壮实健美的上身。再看看周围,纳兰月、伊泓秋、虞翻、虞水柔、叶知秋、卡琳拉、夏千帆、华筠、雷天清、碧泓清……黑压压一片人都在,连律歌音和玉惜寒也在,再看自己坐的地方,好像是一片白白的布,不禁疑惑,道:“发生了什么事?”又盯着霜晨月道:“你干嘛不穿衣服?”

那日,风三郎又到海上布风,见到一位和父亲出海打渔的渔家少女,就是小鱼儿,风三郎被小鱼儿的活泼健康俏丽迷住,于是化作微风一直跟在小鱼儿身边,直到小鱼儿和父亲收网回家,风三郎还是恋恋不舍地徘徊在小鱼儿家门口。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重生候府之农家药女重生候府之农家药女夜幕来临|古言一朝穿越,她来到这个名为大炎王朝的架空时代。 家中一贫如洗,咬咬牙,她扛起了家里的责任,带着家人奔向充裕的生活。 十五岁那年,她嫁人了,嫁的还是京城里的大户人家。 听说姑爷长得甚是好看,长眉入鬓顾盼神飞,这样的婚事可是叫辛家一家子高兴坏了。 坐在那面从村长家借来的暗淡铜镜面前,她穿越过来这么久,第一见到镜子里面的自己。 瞳眸古静,面貌普通皮肤黝黑,她觉得自己没点精美全无。 低头,看看从小因上山挖寻药材浸泡药材而变得发黄生疮、指骨大得吓人半点女儿家娇美全无的双手,她脸上带起了一抹凄凉的笑。 这般粗陋的自己,他可会喜欢? ============================= 本文种田文文风,结局完美。
  • 重生之庶女当道重生之庶女当道万水水|古言三天三夜的狠虐折磨后,她被休下堂,身无分文, 凭着仅存的力气爬回家族,却看见满身是伤死不瞑目的娘亲, 三姑六婆鄙夷的眼神,嘲讽的口吻,大笑的表情,顷刻间,仇恨成骨。 “我若不死,必定卷土归来!”抱着娘亲冰冷的尸体,她双膝跪地,仰天长誓! 狂风肆虐暴雨淋漓中,她踉跄的倒下,疾驰而来的马车将她席卷一捞. 当她带着现代女少将的身份浴火重生. 一年后,三国盛宴中,她却一袭火红天蚕丝,头戴凤钗金步摇,步步走来, 一颦一笑绝艳无双,她的新身份--轩辕王朝摄政王妃。 擦肩而过那一刻,她笑的风华绝代,无声的对他宣布:“姬长空,这仅仅只是开始.” 名动三国: “听说摄政王妃红颜祸水,一人搅翻千层浪!” “听说她诬陷忠良,结党营私,毒杀皇子,绞杀嫔妃,手段之毒无一不令人发指。” “听说她足智多谋,手腕强悍,曾身骑白马带军杀敌!” ★★★★★★★★★★★★★★★★★★★★★★★★★★ 片段赏析: 【1】 “姐姐,长空他是爱你的,这一切事情都与我们无关,求你放过我肚子里的孩子吧。”洛雪跪地不断磕头。 洛锦瑟扬起一抹讥笑,“哦?你们和我有关系吗?” “不管你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但是请放过我的孩子!”残破不堪的身躯倦伏在地。 洛锦瑟的双眼中顿时闪过一道精光,“好吧我答应了放过孩子,你可以去死了!” 看着目瞪口呆的洛雪,锦瑟唇角勾起了邪恶的笑容扬起了手中带铁刺的皮鞭. 【2】 火光凄厉的照亮寂静无边的黑夜,城楼上女子一袭白纱,素手翩跹。 “情况怎么样?”女子的声音清冷。 一穿着士兵装男子俯首说道:“报告王妃,二皇子正带军前来。” 女子淡淡一瞥,唇边绽放一抹冷笑:“来得正好,全灭了!” “是,遵命!”士兵顿时铿锵有力! 【3】 “锦瑟.”轩辕夜撕咬着她。 洛锦瑟泰然自若的斜睨着他。 “锦瑟,我爱你,我想要.”轩辕夜圈住她,下巴抵着她颈窝。 眼中清华潋滟不经意的流转。 “恩,我知道!”锦瑟依旧淡定。 “你不信我?”轩辕夜一副求包养的表情。 洛锦瑟敛下眉眼的笑容,闪过一丝狡黠:“微信。” 轩辕夜顿时将她压至身下,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信就信,不信就不信,还微信.” 一室缠绵悱恻,风光无限.
  • 狐仙大人:不做你的娘子狐仙大人:不做你的娘子浅璎|古言在恼人的闹钟尖声鸣叫之前,门铃的声音抢先一步响彻公寓。荒芜痕慢吞吞地从床上爬起来,睡眼惺忪地看了看时钟,才六点整。荒芜痕一边在心里诅咒扰她清梦的来访者,一边露出咬牙切齿的愤恨表情跑去开门。
  • 傲气丫环闯江湖傲气丫环闯江湖楚溪|古言“丫头,那是你亲大哥。”“那又如何,我又没见过,杀了便是。”“丫头,在皇宫要收敛一些。”“收敛做什么,难道等着他们来杀我啊!”“丫头,咱们什么时候成亲啊?”“等你把那个说是我大哥的人杀了给我当聘礼的那天。”没有最腹黑,只有更腹黑。此女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调戏得了美女,勾引的上帅哥;杀的了大哥,踩得扁皇帝。
  • 绝世冰妃绝世冰妃忘辰|古言本文已入半折书库。 人若无心,便什么都不放在心上,周围的一切都入不了她的眼;一切声音都入不了她的耳;即使哪里死了几百人几万人,也都入不了她的心底。 常欢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她短暂的一生是如此悲哀,即使死了也要被人利用。 ‘如果无心就能避免这样的伤害,那我愿生生世世不再有心!’这是常欢临死前唯一的愿望,从此她只沉浸在自己的虚无牢笼里。 阎王殿上,小阎王命她投胎转世,她不理会望乡台上唯一的依恋,毅然喝下孟婆汤,却仍化不去她心中的怨气。 某个朝代鲜花满布的山谷里,她出生了,接生婆在她的臀上拍了数十下,她没有哭;面对这一世的娘亲因产后出血芳魂故去,她没有哭;看着父亲殉情跟随,只给她留下一个冷若尘的名字,她仍没有留下一滴眼泪。 此后,跟着姐姐过的她,每天的任务只是望着天空发呆,不会哭、不会笑,就连人最基本维持生命的吃饭,她也毫不在乎。 三岁前,她是最没有存在感的存在;三岁后,因为前尘旧怨,引来灭门之祸,姐姐、姐夫为了保护她和两个年幼的双胞胎,死了。看着尚在襁褓的两个因为失去父母而哭泣的小侄女,三岁的小女孩毅然从自己的虚无世界中醒来,从此只为了这一对儿小侄女而活。 嗨,从9月14号起,《相见不相识》改名为《绝世冰妃》,还望大家多多照顾新人我的文章!
  • 庶香门第庶香门第莫风流|古言苦读数年,终成硕士。一朝穿越,竟变庶女。 前世名校优生,今生名门弱女。 敛光华,藏锋芒,保生活,求清静,怎料这书香门第亦是纷争无数麻烦不断。 姨娘暗害,嫡姐设计,身败名裂…… 反击,是一定滴! 态度必须是温和滴! 手段绝对是狠戾滴! 她以温和的手段狠狠反击了一把,接下来就是…… 嫁人? 嫁给谁? 能不能自选? 这是个严峻的问题。 *******************************
  • 痞子小皇妃痞子小皇妃坚强的小猫儿|古言大街小巷都被她贴满了,‘皇上是我爹,我是皇上儿。’一个现代的小乞丐,几个英俊男人,怎样演绎他们的故事,痞女在古代会掀起什么轩然大波?她最终会上了谁的床,做了谁的皇妃?被定了的亲事是谁私自给她退了亲?又是谁代替她出嫁?谁关她入了牢房,看现代的小太妹怎么扰乱后宫,成就这段异时空的爱恋,故事会怎么收尾。她最后会回上了谁的床,暖了谁的小被窝。
  • 怡情绝恋怡情绝恋沧海明珠|古言此文原名《花似雪》,是侠王胤祥的传奇爱情故事,喜欢的朋友请进来~ 第一卷怡然素心初相照 第二卷诺言旖旎晓梦寒 第三卷千回百转情意浓 第四卷年过春回心依然 ——*————*————*————*————*————*————*—— 玉宇薰风,宝阶明月,翠丛万点晴雪。 炼霜不就,散广寒霏屑。 采珠蓓、绿萼露滋,嗔银艳、小莲冰洁。 花痕在,纤指嫩痕,素英重结。 枝头香未绝。还是过中秋,丹桂时节。 醉乡冷境,怕翻成悄歇。 玩芳味、春焙旋熏,贮农韵、水沈频爇。 堪怜处,输与夜凉睡蝶。 ——*————*————*————*————*————*————*—— “你看,这颗水滴,多像一滴眼泪。” “为什么是眼泪?难道它不能是别的什么?比如珍珠,比如水晶……” “那些东西都是无情的,只有眼泪,带着情。” “哦,是的,只有眼泪,是有情的,可是有情,又怎么有泪?” “伤情,绝情,不都会有泪吗?” “伤情,绝情,应是无情,无情,应无泪。” “哦,有情,又爱,有幸福,也会有泪,那是幸福的眼泪。” “茉儿,我会让你幸福,但不会让你有泪。” 胤祥牵过她的手,把冰凉的指尖含在口中,那一丝冰凉顿时沁入心脾。 ——*————*————*————*————*————*————*—— 她是今世的天之骄女,文采斐然,商情卓绝。 他是大清王朝的龙子,圣学渊源,风流倜傥。 曾几何时,她从这个时空莫名的穿越, 只为不老的诺言,还他一朝相守的美梦。 曾几何时,他执意留在那个空间, 不肯轮回,只为等待那一刻的花前月下。 “不要来寻我,你只要好好的活着,便是给我最好的安慰。”他看着她哀伤的眼神,沙哑的说。 “不,无论你是尊贵的贝勒,还是阶下囚,我都会跟着你。” “傻瓜……”他伸出手去,却握不住她冰凉的小手。 “你到底是谁?为何这样伤我的心?”他痛苦的看着她,不敢面对这样的背叛。 “我不是谁,我只是那个等在千年之外的一支孤魂……”长剑横过,鲜血如桃花绽放,她哀伤的倒下去,目光中依然是浓浓的爱意。 …… ——*————*————*————*————*————*————*—— 酒阑娇惰抱琵琶,茉莉新堆两鬓鸦。 消受香风在良夜,枕边俱是助情花。 ——*————*————*————*————*————*————*—— 广告区: 推荐我自己的红楼V文《红楼惊梦之黛灵》给大家一个玄幻武侠版的林妹妹 全力推荐好友瑾瑜的红楼V文《红影黛姿潇湘月》: 喜欢珠珠的朋友请进来,敲门砖:珠珠的任何一篇文的名字。
  • 医女谋圣王妃医女谋圣王妃南鱼飞燕|古言前世,她是医药世家的嫡亲传人,杀人救人只是在一念之间,没想到一朝试药,光荣牺牲,再次睁眼,竟然成了宫中最低贱的宫女,不仅小命难保,而且还臭名远扬,刚穿越过来就遭到一顿毒打,好不容易整死人了,又来一波陷害! 我说这到底有完没完啊,当我是吃斋念佛的,好欺负是吧! 奶奶的,老虎不发威你们全当我是病猫! 身份低下,咱们慢慢攀升,先摆脱粗使宫女,像着医女迈进,没想到这边屁股都没坐热,那边又开始升迁了,且看小小宫女如何一步步往上爬,慢慢成为后宫红人! 据说一个不小心救了太后,把名声给弄回来了,再一个不小心救了大权当道的王爷,成为郡主了,这好歹咱有了身份不是! 可是谁又能告诉我这是咋回事,夜探香闺的男人,为啥俺总觉得你那么眼熟呢? 还有皇上,拜托你离我远点,不然明天又是阴谋诡计了! 这边还没搞定呢,又来一个状元郎,老天爷,这桃花可不可以别太旺! 祖父是冤死的,那咱就伸冤,母亲身份是低贱的,那咱就慢慢提高,父亲是被逐出家门的,那咱就等着他们来求回去! 好不容易重生一回,不把你们都送进地狱去陪罪,我对得起自己这具身体么? 片段一: “一年后成亲!” “三年!” “一年!” “三年!” “那就一年后先洞房,三年后再成亲!”某王爷无耻道! 心想,这下能等了! 某女嘴巴抽搐两下,直接暴走… 心道,先上后婚都流行到古代来了,世风日下啊! 片段二: “寻儿,朕准备跟皇弟抢人了!” “哦,那就抢吧!” “朕想抢的人的是你!” “哦,我什么时候是他的了!”某女自问道,一脸的莫名其妙! 夏墨晗看她那呆呆的模样,顿时仰望苍天一阵无语,其实他想说,他也是爱她的!
  • 情迷妖孽师兄:闺秀来袭情迷妖孽师兄:闺秀来袭徐徐行|古言“上穷碧落下黄泉,不管你去了何处,我必随了你去的……”他情意绵绵道。“上天我恐高,入地我怕脏,咱小孩子家家的,便老老实实地在地面上待着吧!”她踮着脚尖,拍了拍他的头道。她,本是娇娇弱弱一闺秀,奈何爹爹不疼、哥哥不爱,竟将她送往荒山野岭去拜师。奸师父笑里藏刀将她哄,众师兄恃强凌弱把她欺,妖孽皇子仗势欺人将她骗。“容儿,你忘了我吧……”什么?还想甩了她?他敢!且看她心思细腻降师父,智勇双全斗师兄,浓情艳意驭夫君,风光无限霸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