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62章 大结局

“咱们楚家再了不起,楚之晏愁眉苦脸往老太君脚边一坐,也总有人瞧不上。您老人家最是了解我的,我这辈子,就认定她了!”

他对两个孩子笑了笑,“这两个人,严锦回过神来,是父皇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没有他们,就没有父皇。就算他们真的不在了,你们也要记住他们。”

“我不回来!”孟家姑母几乎是迫不及待的打断了苏宛的话,“我不回来!”

良久,楚老太君闭了闭眼,似疲惫的道:“先让老太婆吃口热饭再说。”

古画下头,有一个暗格。他时常打开那个暗格,挂着一副他很喜欢的古画,拿出里面的东西细细的看,有时看着看着,他会笑出声来,有时会皱眉,他的御书房里,更多时候,却是沉默的抿着嘴唇,谁也不知道他在看什么。

急忙蹦上前来,楚之晏头皮发麻,干脆的将自己脑袋往老太君跟前一递,视死如归的道:“您老悠着点,别给打傻就成了。”

太子沉吟道:“咱们打开看看就知道了。”

“我认识的字不多,皇兄你念给我听。”小公主巴巴的望着她的皇兄,请求道。

严锦已经成了人人赞颂的勤政爱民的好皇帝,他的后宫也充盈了起来,并且很快有了太子。

楚之晏却抢在她前面,苦笑一声道:“您老人家还真别以为您的宝贝金孙走到哪儿都有人哄抢,我看上了人家,老太君张嘴就要说话,人家可压根没瞧上我呢。听见了吧,人家一口一个师兄的叫着,这就是跟我划清界限呢。”

“他们又启程了,带了苏诺一道,这一回,听说是要出海。”

“啊?失踪了,就是死了吗?”小公主咬着手指头问。

“没人做的菜有她做的好吃,没人穿上银甲铠衣能有她好看,也没有人,在面对千军万马的敌军时,可哪一个也不是她。”楚之晏打断她,能像她那样临危不惧,最后智破敌军。这世界上聪明的女子没她好看,比她好看的女子没有她那份从容睿智,更别提上阵杀敌。祖母,“是多了去了,您说这样一个女子,这世上当真还有第二个吗?倘若真有,那我就听你的!”

楚之晏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我不,您要打我。”

老太君嘿然冷笑:“是让你自己做主啊,你看上了哪家闺秀,告诉我们一声就成。”

老太君一听就不干了:“什么?她竟然瞧不上你!她凭什么?一个灭门的遗孤,咱们楚家哪里配不上她,竟然还瞧不上你?”

“船队回来了,小苏神医与楚神医,在那场海难中失踪了。”

苏宛汗哒哒的表示理解,默默地转身回厨房,继续做吃的。

“老太太,您就好好等着,一会保管您吃的眉开眼笑爱不释手。”楚之晏一边哄着楚老太君,一边冲苏宛使了个眼色。

一个赛一个的狡猾,这两个人,怎么可能轻易就死了?他派出海去寻找的人也快回来了吧,倘若他们真的逃到了海外,他……

咱们孟家如今有这光景,都是你的功劳。姑母没用,这么些年来,什么都没为孟家做过,最后,“棠姐儿,我们母女两个,却还是要托庇于孟家……”姑母说着说着,眼泪就下来了。

宫里丰厚的赏赐下来后,苏宛随便整理了下,就出发去了邱府看望孟家姑母。邱大人亲自接待了她,第二天,笑的那叫一个谄媚,在她提出要单独与孟家姑母说话时,他也痛快的退了出去。

有一回,太子跟小公主悄悄打开了那个暗格。两个小孩子取出那一叠被封存的很好的信笺,头碰头的趴在地上仔细研究。

小公主天真的说道:“可是我跟皇兄都不认识他们啊。”

“就是这家的闺秀,刚才还在这里,现在去了厨房,您老人家已经见过了。”楚之晏一副豁出去的模样。

“孟小将军对外自称苏自强,今日出手惩了江南恶霸,一包泻药拉的恶霸面无人色,当街跪地恳切小苏神医救命。”

严锦低头,温柔的牵起她的手,“父皇会讲给你们听。”

接出了孟家姑母后,苏宛跟楚之晏借了人,护着姑母连夜往边城而去。从此,孟家姑母再未踏足京城半步。

苏宛连忙安慰了她一番,直接问道:“姑母想不想见表姐?”

苏宛看出来她的决心,笑了笑,从袖里取出一只白玉瓷瓶,“你且安心等着。”

这一回,他会慷慨的告诉苏大胆,你们成亲吧!

“你这傻小子。”老太君沉默良久,“人家都瞧不上你,你又是何苦?”

碍着苏宛立了大功他得罪不起,不好直接将孟家姑母丢出去,只得又让人送了信来,说明了原由。苏宛即刻登门,邱大人吓得半死,在邱大人以及大堆爱妾姨娘的目光下,从容淡定的接走了孟家姑母。她只对邱大人说了一句:“我孟某人的姑母,就不劳烦邱大人费心往外赶了。”

小半个时辰后。

“今日,凌家有人问起,为何小苏神医不肯与楚神医成亲。小苏神医笑了笑,没有回答。”

“好。”太子小心的拆开一封书信来。

扯着嗓子道:“老太太,您别欺人太甚啊,我都给您打了,您差不多就行了。我的事情,楚之晏顾不得打理他那一头鸡窝似的头发,老太爷可是答应过我的,得我自己做主,你们说了都不算。”

两人抬头看去,手中的信纸忽然被人抽走,竟是他们不苟言笑的父皇,顿时吓得大气都不敢出。赶紧爬起身来,恭恭敬敬给他们父皇请安。

自然也被请了去,他只高深莫测的对邱大人说了句,若想宅中安宁,作为盛名在外的楚神医,早日将病人送出府去,否则接下来,邱府上吐下泻的人会更多。

楚之晏高高兴兴的跑了出去,老太君身后的丫鬟忍不住出声道:“老太太,您这是答应少爷了?”

一滴泪从他无所不能的父皇眼中滚落,滴到雪白的信纸上。

“我怎么不敬老了,我这不是怕您积食嘛。乖,快把蘑菇烤鸡排给我!”

“您老明知道我看上的是哪家闺秀,就不要装老糊涂了,没用的。”楚之晏气呼呼的嚷道。

楚老太君皮笑肉不笑的盯着他,慢悠悠的道:“那还真是不好意思,吓坏了我的宝贝金孙。小乖啊,你过来。”

“人老了,就是不中用了,连个不肖子孙都管不住啰,楚老太君装模作样的摇摇头,老太爷啊,你怎么还不来接我走,你最宝贝的金孙他已经开始嫌弃我这老不死的了……”

“三个月了,遇险的船队终于有了消息,但是那场海难死了不少人。”

不敢置信的看着苏宛,“如果你想去边城找表姐,孟家姑母身子一震,我会替你安排。只是离了邱家后,往后要再回来,就有些麻烦了……”

“人家都瞧不上你,你说你犯个什么傻,京城里头比她好的高门贵女多了去了,你……”老太君打算动之以情。

这孩子任意妄为惯了,倘若不顺着他,指不定会闹出多大的事来。你瞧府里那一群人,谁能管得住他?就是他那老子,也拿他毫无办法。难得他这样喜欢一个人——哼,“你看到他高兴成什么样儿了吧。”老太君轻叹道:“再说,我楚家的宝贝子孙,竟会有人瞧不上眼?等她进了楚家门,少不得要给她些厉害瞧瞧!”

苏宛一边点头,一边囧囧的想,她这就算过了老太君这一关了?

苏宛在京城唯一的牵挂也没有了。反正皇帝许了她下江南,她简单的收拾了几件衣物,一件贵重物品都没带,只把库房锁了,送走了孟家姑母,让留在孟家的几个仆人看好宅子,仿佛她只是出走几日,随时会回来一般。

……

太子小心翼翼的抬头,顿时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皇兄,这是谁给父皇写的书信?为何父皇如此珍惜的模样?”

俩丫鬟对视一眼,闭上嘴巴保持沉默——最后那一句,才是老太君您答应少爷的真正意图吧!

他顿了顿,望向外头碧蓝的天空,“就算我不记得了,你们也不要忘记。”

叫做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么,只要她一日未婚,我就缠着她一日,我还就不信了,“不是有句老话,凭您孙子我这样的人中龙凤,最后会拿不下她!”楚之晏一副必须跟苏宛死磕到底的表情,恶狠狠地说道。

“哦?你倒是说说看,你看上了哪家闺秀?”

……

两日后,楚之晏追着出了京。

“哦?”楚老太君神色一动,第一次仔细的打量了苏宛两眼,“你还有这等手艺?”

苏宛笑着冲老太太点点头,从容的走了出去。

“并州赏花大会,楚神医获得花魁娘子亲睐,小苏神医怒砸了赏花馆。”

“小苏神医已经半个月没有理睬楚神医,楚神医亲自下厨,差点烧了厨房。”

“老太太,您都多大年纪的人了,吃多了再积了食可不好。”楚之晏跳起来要去抢老太君手中的盘子。

她一出去,楚老太君就将手中的茶盏重重搁在了手边的几桌上。

雇了辆马车,她便慢悠悠的晃出了京城。

“小苏神医与楚神医吵架了,楚神医在凌家大少爷的怂恿下,跑出去喝花酒。晚上,楚神医睡在大门口。”

楚之晏面上的欢喜藏都藏不住,一骨碌从地上爬了起来:“您老人家等着,我这就去厨房瞧瞧。”

……

从前先生没教过你要敬老么?就这么点子菜,“你个臭小子,你也不让着我,非要跟我抢,不怕天打雷劈了你!”老太君抓着盘子不肯撒手。

时间一晃,十年光阴如水一般悄然流逝。

“金州爆发瘟疫,小苏神医与楚神医赶赴金州。”

一桌子菜他们都吃光了,她可还饿着肚子呢,果然楚家人都是好吃嘴吧?

“距离他们出海已经半个月了,有消息传回来,他们的船队遇到海难。”

忙上前将她手中的汤接了过来,略有些不好意思的道:“让你见笑了,一名丫鬟瞧见了愣在门口的苏宛,平日里,老太太也只在少爷跟前才这样,他们祖孙两个闹习惯了。”

“你这死小子,敢跟我抢,如意,把他给我扔出去。”

老太君盯着他:“当真不改主意了?”

苏宛目瞪口呆的站在门口,手上还端着一盆山药鳗鲡汤,就见眼前杯盏狼藉,楚之晏与老太君抢的不亦可乎。

”?楚之晏瘪着嘴,防贼似的盯着楚老太君,“您是不是少说了一个字

”,楚老太君袖着手。颤巍巍的站起身来,“我保证不打你

!“打死也不改。”楚之晏扯着脖子道

”,一副冷艳高贵的模样:睨着楚之晏道。“吃了饭就给我回家,明儿家里要宴客,半盏茶后,终于气喘吁吁的住了手,你就给我乖乖地呆在家里迎接客人,楚老太君抱着那颗脑袋就是一通敲啊揉啊捏啊,直到把你亲事定下来为止

她这宝贝金孙她的确是很了解,周家也好,家里人曾逼着他定亲,全都让他得罪完了。这要是逼着他再定亲,好好一门亲事被他毁了不说,老太君心里一个咯噔,指不定就要将京里的人得罪完了,结果呢,家里可还有不少适婚年纪的姑娘呢。谢家之前,王家也好,大叫不好。,想当初。还与谢家结下了仇怨

苏宛瞧得出来,却一点也不开心。,她放心之余。虽然她身上穿着簇新的绫罗绸缎,孟家姑母十分担心邱敏心,听闻她在边城过得很好,可她在这府中,神色也有几分黯淡

,道孟家姑母生了怪病。其味难闻至极,两日后,邱家来人送信,京中郎中看了个遍,上吐下泻不止,连病因都找不出来

“我也不知道……”,太子摇头

俗话说吃人嘴短,“得空就跟小混账来家玩啊。”,最后!吃了苏宛做的菜,老太君对她亲热了不少,楚老太君心满意足的带着楚之晏打道回府了

”太子轻声唤道。。“父皇

”,“孟小将军与楚神医住进了江南凌家。凌老爷子很喜欢孟小将军

。却许久也没听见父皇的声音

。楚老太君身后的两个丫鬟忍不住咬着唇偷笑起来

”楚之晏夸张的跳了起来,“哎哟老太太,拍着胸口一副被吓坏了的模样。,您这是干嘛呢。吓我一跳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凰惊天下:至尊小毒妃凰惊天下:至尊小毒妃月影潺溪|古言【正文+番外全部完结】姐不就偷了个死人头骨么,至于么?成为八岁天才公主,却瞬间沦为废材?尼玛逗姐玩儿呢!那红眸冷凝,世人欺她,笑她,何以处之?很简单,为敌者-杀!风起云涌,绝世天才域外归来,誓要逆了苍穹,灭尽神佛!唯独那倾国妖孽笑靥如花,“小东西,待你长发及腰,本王娶你可好?”凰轻挽小手一扬,抚上他的胸膛,“少年,看在你美的逆天的份上,勉强留下暖床吧。”妖孽轻笑一声,按住她的小手,“来,今夜携手本王,摸索下生娃之道-” 当极品女痞遇上妖孽邪王,携手大杀四方,天下,尽匐脚下! 某女痞扬言:妖孽在手,天下我有!横扫千军万马,唯我至尊! 某萌宝:娘亲,妖孽爹爹叫你回家吃饭了-
  • 龙凤再生缘龙凤再生缘不题撰人|古言叙述孟丽君女扮男装高中状元与夫婿皇甫少华团圆的故事。情节曲折,扣人心弦。
  • 重生田园地主婆重生田园地主婆慕流苏|古言遭遇车祸,重生在农家。 为毛身染重病,奄奄一息?老天爷也太不给力了吧! 重病也就罢了,一群极品爷奶叔婶和包子爹妈竟然要将自己扔进土窑自生自灭! 锦曦表示鸭梨山大…… 作为一位光荣的穿越者,锦曦要自救,要用自己的双手改造包子爹娘,种出一个富贵荣华出来,做一个坐拥万顷良田,坐看闲庭落花的田园地主婆!
  • 不可思议的明星路不可思议的明星路so鱼|古言想走明星路,无非被潜潜,被炒炒。实在不行可以向某姐学习,以不怕人恶心死的姿态傲然的爬上这条路,她属异数,只因借了钱,签了卖身契。
  • 千金农女千金农女小妃児|古言叶梓穿越了。 农家女:早亡的爹爹,刚死的娘亲,年幼的妹妹,无情的亲戚。 叶梓不能指望任何人,好在叶梓前世便是农家女儿,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靠着 头脑里的东西在这里也是混的风生水起。 山上全是宝贝?别急!看姐如何让你们大放异彩! 村里全是极品?怕啥!专治各种不服是叶梓外号! **** 前身的祖母:叶梓,你不要忘了,你可是我们叶家的子孙! 叶梓娇笑:从此叶梓脱离清河村叶家,永不相往来。 你无情,便别怪我无义。 前身的堂兄:叶梓,没想到你是忘恩负义之人,连亲人都可以抛弃! 叶梓冷笑:放人!咬狗! 前身的……不,是叶梓的青梅竹马:梓妹妹,咱成亲吧。 叶梓睁大眼睛,眼前这个人不是喜欢村长家的大姑娘吗? 可是:唔……。看着眼前放大的俊脸:这货什么时候胆子这么大了?
  • 苦逼炮灰翻身记苦逼炮灰翻身记我是皇后党|古言简言之,姜蜜穿越各个平行时空,先后成为了将军妻、商户妻、宦官妻、恶霸妻,让自己不被炮灰,也让他不被炮灰。
  • 重生之将门烈妃重生之将门烈妃北灵儿|古言前世她是将门光芒万丈的嫡女,他是不起眼的皇子。 一见倾心,为他,她舍弃红妆,半边凤凰面具掩面,万里沙场马革裹尸无怨无尤。 为他,她倾尽所有,只为那一句,‘我护你一生一世’。 却不想,当他终于问鼎皇位时,不日却以‘通敌叛国’大罪将她三族夷尽! 那夜,她血染未央宫,着一袭华贵龙袍的他护着的却是她最好的姐妹! 至死,她方醒悟,原来他那句“我护你一生一世”,从来都不是对她而言! 她不甘!一腔痴情,换来的竟是自己身死,三族夷尽下场。 决绝以身祭阵时,她怆然对天发誓,若能重来,定不入朝堂,定不对皇家之人动心,否则,愿堕入阿鼻地狱,永不超生!片段一 宅斗篇☆ “上官莺,你这个小白眼狼,十句话有九句话是假的,那唯一一句真的还是掺了水分的,我见过那么多女子,就没见过第二个与你一样的。” 大师兄以慵懒之姿斜倚在房梁,看着刚才在人前还虚弱得仿佛只剩下一口气,现在却已经悠哉逗弄小狼的她,目光十二分的鄙夷。 “这才说明我独一无二,值得你生死不弃嘛。”将欲探出小脑袋的焰拍回去,她逗着它玩,明明是一副微笑的模样,那深幽的桃花眼里却是神色变幻莫测。 “不过,你真打算把这个人情送了?”一品诰命夫人的称谓,就这么送出去,他都觉得可惜了。 “大师兄。”她低低轻唤一声。 “嗯,怎么做?”他应一声,看向她。 她抬头,娥眉紧蹙,他担心不已,还没开口她却忽而灿烂一笑,顽皮道,“你猜!” 大师兄,“……” 片段二 恋爱篇☆ 一旨诏令,她被赐给战功赫赫的烈王为妃,洞房花烛夜,一柄长剑,一杯鸩酒,侯君归。 “自己切还是死,二选一,可别说为妻待你不好。” 红烛摇曳,她笑靥若花,明媚的桃花眼里却闪烁着冰冷的杀意,那一张绝艳芳容泛寒,更显冷艳无双。 一身喜袍的烈王不惊不怒,挥退部下,顽皮道,“花是野花香,娘子还是自家的好,啊呀,天色已晚,咱可不能浪费这大好时光,亲亲娘子,侍寝吧!” 话毕,他迎着她出的剑招,无耻的直往她怀里钻。 外面喜意正浓,新房内刀光剑影。 片段三 惩贱人篇☆ 皇权更迭,外敌强悍入侵朝堂里忧外患时,她解红妆再披戎装。 一场战役中,箭矢乱飞,凤子君以身为她挡箭,看着怀中人,眸中深情不减:“莺莺,我说过,我会护你一生一世。” 上官莺不屑的看着他,伸手,箭身又向前推进一寸,在他不敢置信的目光中,轻启朱唇,声音凉薄:“我也说过,我不屑!除非,你死!” 一句话简介:这是一部彪悍女主踩贱人生小包子,顺便调教傲娇王爷为夫,坑众多美男助纣为虐玩转朝堂、江湖的重生YY史。伪正剧,口味重,欢迎入坑。
  • 王爷在现代:我的VIP男友王爷在现代:我的VIP男友施阳阳|古言是,这书是《七夜宠妃:都是穿越惹的祸》的续集 ,可这也不至于让她变得一无所有,身无分文吧!神啊,这里真的是她家啦,她承认自己做出了不可原谅的事情。赶快派个人来解救她吧…… 什么!原来古代的他也穿越到现代了啊,终于穿越回21世纪了!发现自己回到家里,她忙着高兴之余,发现家里有个无赖,无赖口口声声这是他的家。 拜托,天呐! 说明一下,她可以发毒誓的!可是为什么他却拿出了最有力的证据,令她不得不相信周围熟悉的一切都是属于他的了呢…呜呜,老妈老爸为什么不要她了,打算连同自己也卖给这个陌生的男孩?
  • 梅花依旧爱飘落梅花依旧爱飘落陶瓷哇哇|古言花容:她曾经如此的深爱着他,但被他的无情所磨灭,后来被另一个他所救,从此那颗死去的心便慢慢地恢复。龙狄:一朝王爷,一直忘不了小时候救过他的她,可被可笑的谎言所蒙蔽一直摧残着心爱的人,真相大白后才发现她已经不再属于他。南宫秋月:他看到她总是忍不住想要关心,慢慢地发现原来自己已经爱上她。为了结束此争斗她献出了生命,千年的寂寞后等待她的是如何的命运,一段新的故事开始了…--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神医娇女闯情关神医娇女闯情关司马青衫|古言小女子初出江湖,即卷入爱情的旋涡:师父准备好的女婿深情款款;母亲初恋情人的儿子霸道掠情;神秘浪子如影随形;风流公子邪肆无耻;皇室姻缘纷乱无绪……孤身山野丫头又怎样,照样闯进了皇室宅门的后花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