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28章 全剧终3

顾长欢捕捉住这两个字眼,在哪里?你现在还爱他吗?酸泡泡直往上冒,“他是谁,爱上?”

“你不是牛小花,不是发烧烧的什么都不记得了,而是牛小花早就死了,有些他不知道,你是另一个人,占了牛小花的身体,但有一件事他很确定,对不对?”

还是她所熟悉的环境,马车迎着春风缓缓而行,只是心情却是相悖。半个时辰后在王府门前停下,夏玲玲抬头看门头上的牌匾,心中滋味万千。

约莫过一炷香的时间后,老王妃差丫鬟喊她进去,顾长欢怕娘为难她就要陪着,知她在外面的等着,丫鬟说老王妃只见王妃一人。

反正你就是你,就是我的王妃,“我觉得没这个必要,我孩子的娘亲。”

就是后来在姜府学习也不可能学习饿那么广泛的知识,顾长欢道,而且比起姜家小姐你更像是小姐,性情憨实见识窄,我记得看过一些怪力乱神的书籍,就有了怀疑的念头,可你却聪明眼界宽,后来新年去京城,我拜见了京城一得道高僧后,“牛小花农户出身,就确定了心中的想法。”

他们是不是很生我的气?她轻声的问起老王爷和老王妃,顿了顿,“爹娘还好吗?”

轻轻的啜了两口这才抬头看她,老王爷则两眼瞧着挂在墙上字画,余光落在她肚子上时,老王妃手上端着茶,眸光闪了闪。

爹娘此刻肯定等着她,“走,不知要用何种态度质问,他握住她的手,进去!”顾长欢扶着她小心跨上台阶,表示自己永远陪着她。

“你会让我走?”

“同行的还有他人吗?”

弄的他一头雾水,问的没头没脑的,“哪日?”

看她在床上那么热情,和那男人绝对……想这个做什么,说出这句话后顾长欢就后悔了,净是给自己找不痛快。

“是啊,有什么问题吗?”

又问,她扬眉,“多寿送她主仆走的?”

”由当时的情形来看,应该是碰她可能性比较大,他摇头,只是身上并没有欢爱过后的痕迹,所以到底有没有发生什么,“没印象,他自己也不清楚。醒来就在床上,我也不确定自己到底有没有碰她。

知道她回来是又高兴又生气,高兴的是母子平安,气的是她的任性,老王爷和老王妃早就得到消息,让大家担心这么久。

“那你可以告诉我。”

为这句话有片刻的失控,她轻咬着下嘴唇,几乎要夺眶而出去。

“希望如此!”

”他心有余悸摸着心口,“该死,无法想象失去她的后果。还好你和孩子没事,孙闻玉死有余辜,和你无关。

年后就没再见过孙闻玉,孙家人前些时候来蒲城寻人,也是一无所获,“死了?”顾长欢大惊,原来竟是死了。

不过她聪明的没反驳,省的惹他生气,“肚子太大,那有他说的那么严重,我总觉得小家伙会提前出来。”

”她是来认错的,站着显得有诚意,“是媳妇任性,“多谢娘,让爹娘担心了。媳妇站着就好。”

两人看着彼此,此后是长长的沉默,仔细打量着。

懒懒从向后靠着,坐在软榻上,闭眼感受着家的气息。

“明镜堂交给你的?那是我之前在气头上写的,走的时候已没这个念头了。”

“恩,是姑妈的养子。”

两天后,绿袖带着孩子要离开王府。

轻声道:“玲玲,对不起,拿了薄毯帮她盖上,以后我绝不会再做让你伤心的事。”

”应该是这样,否则解释不通红霞为何能下的去手,孩子不像长欢,“我看那孩子和多寿有几分像,越长大就越明显,夏玲玲嘴角勾起,届时肯定会露出马脚,所以当时失火,一抹玩味的笑浮现,红霞只是捉住她不让走,完全弃那孩子不顾。还以为和多寿是父子呢。,如果她确定是你的,

顾长欢弯下腰看她,夏玲玲没说话,才发现她已经睡着了。

顾长欢松口气,“赶了一路,“玲玲!”看她安然走出来,累了吧?我送你回房休息。”

“你不怕我不回来?”

“就是你去看绿袖被下药那日。”

”她离开这么久都没把人处理好,难不成要把人留在王府,“她以什么名目留在王府,要享齐人之福吗?小妾还是你的下任王妃?

”也不放过顾长欢,非要强求属于自己的东西,“我没和你比过输赢,有次下场是咎由自取。是你不放过自己。

顾长欢拧眉,“孩子无大碍,提到那个仍留在王府的女人,已完全恢复过来。”

”不过看在孩子的份上,只是免不了一顿数落。爹娘应该不会太为难她,“你回去要给爹娘赔不是。

挺着大肚子看着分外惊心,“你……坐下吧!”她身材娇小,让她站着不忍心。

”就又让人重做了新的摆在房间。本是要全部扔掉的,“当初我生气的砸了坏些东西,可舍不得。

那孩子的确不像他,爹娘都如此说,经她这么一提,明白过来她话中的意思,还真是觉得和多寿有七分像,或许,顾长欢拧眉,他忽略了某些重要的东西。

久久之后才开口,她抿着嘴,“我心眼是不是很小很坏?”

严肃的宣布惊人的消息,她确实垂眸,“孙闻玉死了!”

“当时我心里难受,要是继续呆着,瞧着瞧着她笑着解释道,我会疯掉的。”

”这样能表示出自己诚意。“不了,我站着吧。

对孙闻玉是一时的迷恋,不 想她至今念念不忘,“亲上加亲也不错。”以前只当长乐是少女怀春,“希望长乐找到好归宿!”

本是要推我落崖,我却拉着姐姐当垫背,我的灵魂附在牛小花身体上,“兄长和姐姐对我恨之入骨,姐姐安明月则附在孙闻玉身上成了男人,她没回答,他先认出了我,前世累计的恩怨和今世的不公,而是继续说起往事,她怨恨更深,于是便想办法接近,就把我绑到山上,试图毁去我身边的人和我拥有的一切。”

听出他语气中的退让,夏玲玲笑了。

衣阙翩翩,两人轻声的交谈着,身影越走越远,春风拂动,终是消失在这三月明媚的春光里。

突然脚步一抬,就要进去救人,两眼直盯着门的方向,可在这时候,听的‘吱呀’一声,来回又走了十来遭,房门从里面打开。

”她轻蔑的笑了笑,可私底下却是波糖汹涌,我处于报复心理,“没用的,和兄长争家产,和姐姐抢男人,做事从不留痕迹,只是没想到我会爱上那个男人。“直到我长大有了反抗的能力后,他们才不敢再欺负我,我大妈是个两面三刀的人,表面上一家人和和气气的,所以说出去没人会相信。”

”蒲城太小,“送到乡下的农庄吧。免不了要见面,想了想,道,“这样不妥吧……还是送到其他地方好了。”

”顾长欢试图把脱口而出的话收回,你和别的女人到了那种地步我和他就到那种地步。可夏玲玲却不放过他,“我明白告诉你,“算我没问。”

夏玲玲撇过头不说话,两眼只盯着路边长出一寸的青绿小草。

不过还是会吃味她心里给别的男人里了位置,心情瞬间好转,他的心里可是只有她一人的,“你和他,嘴角浮现淡淡的笑意,到了那种地步?”

决定一次性把事情摊开,不要再老是吃闷醋,顾长欢的脸色更难看,“所以你就喜欢上萧紫阳?”

全文完

不过我承认因名字和嗓音对他有些特别的情感,“我把萧紫阳当朋友,但那绝对不是喜欢。”

“那只至少留封信,而不是休书吧!”再次提到休书,他的牙齿开始咯吱咯吱的响,这个……绝对不可能,“你竟然写休书。”

仔细一算,预产期在五六月份,“是你太瘦了,去年八月中下旬时怀孕,承受不住这重量。”

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体,挺这么大肚子折腾,厉声道,要是有个万一怎么办?都这么大人了一身不吭的说走就走,一点都不顾虑后果,累的一家人为你担心,长欢被你气的一病不起,老王妃重重放下茶杯,去了半条命,你这做媳妇看不见,“是挺任性的,我这做娘的可是心疼的要命……”

“想不想知道孙闻玉为何针对顾家,想不想知道我从哪里来,孙闻玉和我又是什么关系,她勉强笑了笑,为何三番两次的设计陷害我?”

原来如此,终于明白孙闻玉为何针对顾家了。

”担心吓到他,她一直隐瞒,不曾想他什么都知道,原来他很久之前就知道了,还瞒在心中这么久?“为什么不找我确认?

她不在的这些日子,让她们搬到别院去吧。”这是和老王妃商量后的结果,对绿袖来说是多好的机会,可她愣是白白错过,片刻后,连顾长欢的衣角都没够着。她不接受又怎样,总不能要了她们的命,她睁开眼,反正已经这样了,不在她眼皮底子下,事实如此,眼不见心不烦就算了,“绿袖和那孩子,当然,让她下定决心允许这么做是是顾长欢的态度。

”夏玲玲相当吃惊,“怎么可能?一直以为这是她的秘密,他怎么可能知道而且是用如此平淡的口气说出来,“你知道?”

神情中带着三分阴沉,夏玲玲笑着提起另外一件事,见他眼眸半眯,“听说今日有人来王府提亲?”

顾长欢片刻后才不得不说出事实,两人间的气氛瞬间冷凝,“还在王府。”

绿袖瞧着她,“你赢了!”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她都输的很彻底,她瞧着绿袖的孩子,即使有了孩子一切仍没有改变。

当时离开就是不想变成大妈那样狠毒的人,她点头,现在要回去面对,她相信自己可以控制住心魔,由他抱着上马车,但实际情况又是怎样呢?

她好笑的摇摇头,这次一句话就打翻醋坛子,“他叫蓝佑天,和萧紫阳同名,这醋劲也太大了,就连说话声都有几分像。”

当然,“我只知道你很生气,也害怕你不回来,不过好在你回来,想着等气消了人就回来,我等到了了。”

她在王府母凭子贵的日子指日可待,而绿袖则是满腔的忿恨,她这一回来什么都没了,她什么都没了……恨啊,走就走了,恨她总是出现在不该出现的时候。还回来做什么。

“别逞强,“坐下!”顾长欢把人摁下,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体。”

还是原来的样子,仿佛她从没离开过这里,夏玲玲瞧着,房间一点都没改变,心中直犯错堵。

可我不是随便的女人,既然接受你还为你生孩子,“毕竟是我喜欢过的人,你该是明白我的心意的。不是说忘就能忘。”

跌进地窖后把窖口封上,“是我设计取了他的性命。”她从孙闻玉尾随马车开始说起,活活把人饿死闷死的里面,听的顾长欢额头直冒冷汗,到她引他入百鬼林,“我是不是很残忍?”

“是啊,绿袖瞧着马车,我是不放过自己,我这么傻,嘴角浮现自嘲的笑,你想笑就笑吧。”

结果丫鬟手上的包袱扔在马车上,“绿袖姑娘,多寿牵着马车出来,该出发了。”

只觉得时间过的太慢,娘不会为难她吧?人回来就好,以前的过去就算了,顾长欢在外面走来走去,没必要再提起啊。

身上的烧伤都好了,三个月后,不过落下很多难看的疤痕。夏玲玲一直想不明白的是,红霞忠心护主,她第二次见到这孩子,为何能狠下心来伤害这孩子?

她盯着消失的方向若有所思。顾长欢轻拍她的肩头,唤回她飘远的神思,马车渐远,“在想什么?”

原来她心里还有蓝佑天的位置,不过没关系,虽不明白她说的不同世界是什么意思,闻言,但确定那人没机会,永远争不过他,顾长欢咬咬牙,他也放心不少。

你当我是什么人!”没错,他不悦的皱眉,他是说过不是非她不可的气话,可他一直盼着她回来,“夏玲玲,自是不敢轻易放纵。

不自觉的,夏玲玲把视线从孩子脸上移开,眉心蹙起,“或许吧,不经意间落在多寿脸上,我是改笑。”

我妈妈,也就是我母亲是我爹在外面的女人,我娘去世后我爹把我接回家,她淡淡的开口,大娘和异母兄妹容不下我,总是在爹看不见的时候欺负我,深吸几口气,且不说打骂,“孙闻玉的前身是女人,我亲姐姐把我关在密室两天,差点把我吓死在里面,和我是同父异母的姐妹,还让人强奸我,害的我睡觉没踏实感,平复好心情后,总是靠着墙才能睡。”

时候不早了,都过去了,我们回家吧。他介意个什么今儿,他的双唇抿了又抿,“我错了,不该问。”

”气了那么多天,轻易间就原谅她,还笑?顾长欢狠狠的捏她的鼻子,这点令自己气不过。“我气还没消,你不要以为雨过天晴。

“你爹都不管吗?”父亲也太不尽职,顾长欢的心揪着一阵阵的疼,为何不把孩子保护好。

我很高兴,“不,这表示你在乎我。”

只是那萧紫阳对她怕是不单纯,“那那个叫蓝佑天的男人呢,他现在哪里,不喜欢?她说她不喜欢?这么说,你还喜欢他?他之前的醋都白吃了?”

“那,绿袖的孩子怎么样了?”

放心,那种情况下怎么安排她走人,回去后我立即安排她搬出去。再者,“孩子烧伤了,我一直为你的事生气,都忘了她的存在。”

“我和他生活在不同的世界,不可能有机会再见面。”

她今天怎么对这个问题感兴趣,好奇怪,“没有了。”

夏玲玲知老王妃故意避而不见,让丫环进去通报,便站在外面等,顾长欢见她扛着肚子累,夏玲玲和顾长欢直奔老王妃所住的院落,就搬了椅子让她坐下。丫环说老王妃今日疲倦刚睡下,让她先回去。

“我是见娘,又不是进龙潭虎穴,夏玲玲微微一笑,别担心。”

“那她们人呢?”

正面抱着有点不舒服,他哼了一声,于是改从后面抱住,用力一拽把人拉在怀里,嗅着她身上独特的熟悉馨香,大掌在肚皮上来回抚摸,中间隔着大肚皮,“瘦了这么多,自己都没照顾好,一副算你识相的神情,孩子跟着你都受苦了。”

“顾长欢,你真的不记得那日发生的事?”

还是我告诉你答案,“你……”夏玲玲不悦的皱眉,你心里会好过点?这是什么蠢问题,“很重要吗?”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医女谋圣王妃医女谋圣王妃南鱼飞燕|古言前世,她是医药世家的嫡亲传人,杀人救人只是在一念之间,没想到一朝试药,光荣牺牲,再次睁眼,竟然成了宫中最低贱的宫女,不仅小命难保,而且还臭名远扬,刚穿越过来就遭到一顿毒打,好不容易整死人了,又来一波陷害! 我说这到底有完没完啊,当我是吃斋念佛的,好欺负是吧! 奶奶的,老虎不发威你们全当我是病猫! 身份低下,咱们慢慢攀升,先摆脱粗使宫女,像着医女迈进,没想到这边屁股都没坐热,那边又开始升迁了,且看小小宫女如何一步步往上爬,慢慢成为后宫红人! 据说一个不小心救了太后,把名声给弄回来了,再一个不小心救了大权当道的王爷,成为郡主了,这好歹咱有了身份不是! 可是谁又能告诉我这是咋回事,夜探香闺的男人,为啥俺总觉得你那么眼熟呢? 还有皇上,拜托你离我远点,不然明天又是阴谋诡计了! 这边还没搞定呢,又来一个状元郎,老天爷,这桃花可不可以别太旺! 祖父是冤死的,那咱就伸冤,母亲身份是低贱的,那咱就慢慢提高,父亲是被逐出家门的,那咱就等着他们来求回去! 好不容易重生一回,不把你们都送进地狱去陪罪,我对得起自己这具身体么? 片段一: “一年后成亲!” “三年!” “一年!” “三年!” “那就一年后先洞房,三年后再成亲!”某王爷无耻道! 心想,这下能等了! 某女嘴巴抽搐两下,直接暴走… 心道,先上后婚都流行到古代来了,世风日下啊! 片段二: “寻儿,朕准备跟皇弟抢人了!” “哦,那就抢吧!” “朕想抢的人的是你!” “哦,我什么时候是他的了!”某女自问道,一脸的莫名其妙! 夏墨晗看她那呆呆的模样,顿时仰望苍天一阵无语,其实他想说,他也是爱她的!
  • 穿越之孤女也有春天穿越之孤女也有春天董湘|古言她无父无母,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的她在半工半读的情况下完成了大学学业,现在一公司担任文员工作,正当她滋润的过着自己的小日子时。她万万没有想到睡个觉也能穿越。穿越到古代一小山村成为一寡妇,俗话说寡妇门前是非多,邻里的嘲讽,爹娘的懦弱,家庭的贫穷,面对穿越来的她,这些都不是问题,且看她如何与之斗智斗勇~~~~~~
  • 父王,娘亲被抢了父王,娘亲被抢了沼液|古言★得推背图者得天下,而她就是推背图之主人。 一夜疯狂的缠绵后,男人取走她的处子血。 只为营救他心爱的女人。 “做错事,就该付出代价!” 终于,她逃出宫,而他却不知道,她便是那个拥有“推背图”的人。★六年后,他带领千军万马杀到她眼前。 居高临下威胁道:“你已非处子之身,倘若跪下求本王,且赏你一妃之位。” 突然,一颗小脑袋冒出来:“父王,我觉得还是你跪下求她比较现实哎!” “……” 在她身后,竟站有五位身材高大的男子负手而立!
  • 五年孕妃:帝王宠要不起五年孕妃:帝王宠要不起小虫|古言天华十三年,一天夜里乌云骤变,沉睡五年的她终于苏醒,爬出坟墓的她,终于意识到,自己是穿越到这里的,但是五年被深埋地下的日子,她是怎样生活下去?五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骇人听闻的事,让她被活埋了五年?记忆开始涌现,她睁大眼睛,不敢相信曾经发生过的一切。然而生活仍将继续,她的人生又将步入怎样一个局,多年前的记忆中的人,能否相遇?然而,最关键的是她还没有意识到自己身体内部的变化,其实她已经怀孕--五年!这将让她陷入怎样的深渊。这辈子是喜是悲?
  • 不可思议的明星路不可思议的明星路so鱼|古言想走明星路,无非被潜潜,被炒炒。实在不行可以向某姐学习,以不怕人恶心死的姿态傲然的爬上这条路,她属异数,只因借了钱,签了卖身契。
  • 穿越之孤女也有春天穿越之孤女也有春天董湘|古言她无父无母,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的她在半工半读的情况下完成了大学学业,现在一公司担任文员工作,正当她滋润的过着自己的小日子时。她万万没有想到睡个觉也能穿越。穿越到古代一小山村成为一寡妇,俗话说寡妇门前是非多,邻里的嘲讽,爹娘的懦弱,家庭的贫穷,面对穿越来的她,这些都不是问题,且看她如何与之斗智斗勇~~~~~~
  • 医女谋圣王妃医女谋圣王妃南鱼飞燕|古言前世,她是医药世家的嫡亲传人,杀人救人只是在一念之间,没想到一朝试药,光荣牺牲,再次睁眼,竟然成了宫中最低贱的宫女,不仅小命难保,而且还臭名远扬,刚穿越过来就遭到一顿毒打,好不容易整死人了,又来一波陷害! 我说这到底有完没完啊,当我是吃斋念佛的,好欺负是吧! 奶奶的,老虎不发威你们全当我是病猫! 身份低下,咱们慢慢攀升,先摆脱粗使宫女,像着医女迈进,没想到这边屁股都没坐热,那边又开始升迁了,且看小小宫女如何一步步往上爬,慢慢成为后宫红人! 据说一个不小心救了太后,把名声给弄回来了,再一个不小心救了大权当道的王爷,成为郡主了,这好歹咱有了身份不是! 可是谁又能告诉我这是咋回事,夜探香闺的男人,为啥俺总觉得你那么眼熟呢? 还有皇上,拜托你离我远点,不然明天又是阴谋诡计了! 这边还没搞定呢,又来一个状元郎,老天爷,这桃花可不可以别太旺! 祖父是冤死的,那咱就伸冤,母亲身份是低贱的,那咱就慢慢提高,父亲是被逐出家门的,那咱就等着他们来求回去! 好不容易重生一回,不把你们都送进地狱去陪罪,我对得起自己这具身体么? 片段一: “一年后成亲!” “三年!” “一年!” “三年!” “那就一年后先洞房,三年后再成亲!”某王爷无耻道! 心想,这下能等了! 某女嘴巴抽搐两下,直接暴走… 心道,先上后婚都流行到古代来了,世风日下啊! 片段二: “寻儿,朕准备跟皇弟抢人了!” “哦,那就抢吧!” “朕想抢的人的是你!” “哦,我什么时候是他的了!”某女自问道,一脸的莫名其妙! 夏墨晗看她那呆呆的模样,顿时仰望苍天一阵无语,其实他想说,他也是爱她的!
  • 王爷太无情:王妃患上失心疯王爷太无情:王妃患上失心疯凉茶微微|古言一包藏红花,否认了她对他付出的一切,她所有的爱。<br/>那日,地牢中,她浑身是血的看着他,冷淡的说:“一命还一命,够了吗?”<br/>他鹰挚的眸子,深邃的看着她被鲜血染红了的裙子,润红的薄唇吐出阴冷的话语。<br/>“东方连夕,你以为这样就够了吗?你害死了本王的一个孩子,如今又害死了本王的另外一个孩子,你以为这就是一命还一命吗?不,你欠本王两条命,即使用你的命来还,都不够。不要妄想自杀,如果你自杀了,本王就将青鸟丢给后院里的那几条藏獒。”<br/>????
  • 闺谋闺谋今昔尚无忧|古言那年,三月动水,湮远的山花,似曾相识。 谁说,除了朝暮的思念,他已别无长物。 绿意展开的瞬间,千里烟云,千里风。 云山之外,十面桃花,弹出水之袖。 朱门水祭,谁若那远年的回音, 相信风来必会水动------ 已有完结文《重生之幸福时光》。坑品保证。 新书《梦鱼堂诡话》已上传,请多支持!
  • 倾绝天下:千面毒王逆天妃倾绝天下:千面毒王逆天妃落雪时分|古言她,魂穿到妖孽丛生的古代。他,面皮撕下一层又一层,亦真亦幻。到底哪个是真实的他,与之匹敌的她毒术天下,看小狐狸般的毒妃如何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看她如何斗妖夫,以正妻威。待到她与他携手天下,应验三生三世的预言,看她如何抗天命,与他倾绝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