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05章 幸福的未来

乔雨希因罪入狱。受到了严刑拷打。被关在了藏月轩换回了记忆。知道她便是长明皇心中那刻骨铭心的女子,那段根植于长明皇内心的初恋,乔雨希感触颇深。

“您幸福吗?希望你们、我们一定是幸福的!”

玲珑跟着床上的李红玉惊讶的睁大了嘴巴。玲珑大声地踱着脚,道,“真是蠢猪!她怎么会放煞,放煞的人元气大伤,都在这里呢。”

殿外传来了嘈杂的声音,大声地嚷着道,“那个挡厄运的巫女月蝉在吗?”

看着他微微带着胡须,但是依旧英俊的面庞,玲珑清晰而带着感情的声音道,“少爷,您幸福吗?您一定要幸福!”

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也没有知道她是如何消失了的。王室的人便用这种方式怀念她!

乔夫人终于在临死前,见到了自己的宝贝女儿,那是她心头的肉,心中的至宝。她一切安好,真的如同那个道士所说,荣华富贵的一生!

“您认识可儿吗?”

老祖宗在自己依然迷恋政治舞台,依然迷恋权势的时候,被长明皇赶下政治的舞台。从此在寂寂的景和宫中,颐养天年,不得外出。

有一天,身为国巫的玲珑来到了乔府里。

“如果人生可以重来,二十年前的那件事情,她依然会毫不犹豫,依然会选择自己的相公!”

“他比他老爹还喜欢秦凌,真的很像长广王。”

乔雨希微微一笑,幸福的依偎在长明皇的怀中,有夫如此,此生足矣!

说完,几个人五花八绑的拉着乔雨希就走了。

也是在那段炼狱般的日子里,乔雨希因为受到非人的折磨而失去了生育的能力。

乔俊熙微微的起身,惊讶的看着面前有着几分神力的年轻的国巫大人。

巫神殿的首巫如今已经是玲珑大人。王陵里多了一个尊敬的墓碑:国巫大人李红玉!

乔俊熙一怔,这是当年曾经为了救他而被刺死的一个丫环。虽然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依然会时常的记起她。

乔俊熙感激怜涕,原谅了幽宁公主。两人牵手偕老。

拿出了那件黑白相间的道袍,李红玉从怀中,微微一笑道,“许多年前,夫人,您是否记得您怀着母国娘娘,救了一个道长?”

本部小说到此结束,谢谢所有支持本小说的亲们。席英一定会努力,给大家带去好的作品,谢谢大家的阅读!生活很美,希望我们一起向前。

乔雨希微微的转头,院子里来了几个凶神恶煞的侍卫,走到乔雨希面前的,道,“涉嫌给皇上放煞之事,跟我们去巡捕房一趟。”

乔夫人握着李红玉的手,含笑离去。

长广王因为自己无意之中做下的孽,羞愧自杀身亡。死后被长明皇封为长广皇,和自己并列为二皇。和皇后苏宝凤合葬于王陵。

玲珑刚想说些什么。

乔夫人温和宁静的脸上,顿时一片光彩,虚弱着身子点点头。

皇宫里,经常会看到一个高大威武的侍卫带着一个英俊而生龙活虎的孩童,他便是睿。

“你是国母娘娘的哥哥吗?”

乔雨希回到了坤静宫,回到了本该属于她的地方。长明皇喜不自禁。

李红玉在乔夫人临死的那一刻,站到了她的榻前。

“您认识我是谁吗?”李红玉看着乔夫人病弱的身体问道。

“我每天都可以见到她,她每天都会问我相同的问题。少爷幸福吗?”玲珑说完。乔俊熙的身子猛地颤了一下,深深地凝视玲珑。

“你怎么会认识可儿?”乔俊熙惊讶而带着欣喜疯狂的眼神道。

刘傅、陈太傅、窦言都得到了应有的报应。世间因果轮回,一切皆报应。

苏宝凤身怀六甲,终于知道那晚洞房花烛的不是长明皇,而是长广王殿下。恼怒之下,生下太子便自杀身亡。

“我便是他!我履行了诺言,守护了她一生,如今的她已经不再需要我守护了。你走了,我也该走了。”

公主因为当年的无辜而犯下的罪孽,流放为官婢。十年后,重放都城,偶遇乔俊熙。

因为十年前的那次惨无人性的放煞事件。苏相被流放到边疆,在途中暴病而亡。死时,依然不后悔自己此生的做法,如果人生可以重新来一次,依然这样的飞扬跋扈的活着。权力使人的人心膨胀,而且将人的本性淹没。

她是当年的宫女李红玉也好,当年的空灵道长也好,重要的是她在他们的心中活着!

太子睿,是长明皇和乔雨希唯一的孩子,视若己出。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下堂小妾不好惹(全本)下堂小妾不好惹(全本)半缕阳光|古言这也忒扯了吧,她堂堂一新世纪女性,怎么去庙里看个千年女尸就看成古人了?还是个被老公抛弃在远郊别院的三岁孩他娘? 她仰天长嚎:我要离婚??? 第一次见到她,她和儿子满脸贴着黄瓜,躺在院子的摇椅中,惊恐的把他当成劫匪。 第二次见到她,她带着儿子卖胭脂,口口声声的要为儿子创造新生活。 第三次见到她,她狂舞一曲,成为名人,对着台下的男人巧笑倩兮。 这个该死的下堂女人,来人啊,绑回去处理。 身中奇毒的鬼族少主只有看见她才能感受到温暖,他用尽所有来爱她,将她护在心尖上,并承诺一生一世相守永不离??? 忠心护主的鬼族杀手为了救她不惜与她同落悬崖... 温柔的佛族首领是她年少时的心仪之人... 当她的身份一步步被揭开时,她竟成为他们一心寻找的‘千年舍利’,逃不开也躲不掉... 当她亲耳听到他的王爷相公原意为了救自己心爱的女人而放弃一切时,她的心彻底死了... 顺遂他的心意,她将自己当做换取解药的筹码,被埋入三尺黄土之下~~~ 直到他的世界再也没有她的存在,他才知道,他到底错过了什么~~ 再次归来,她心中的牵挂早已换做他人,那个愿意用一生柔情守护她的男人,她不愿再放手~~ 她的出现,牵动了两个情敌的身世之谜。 当真相大白时,一切该何去何从?
  • 平安轶事:柔情小王爷平安轶事:柔情小王爷喻铃舜|古言“不管你有意还是无意,你今日在众目睽睽之下接近了我,就已成为众矢之的。”他示意她往外看。 “你不会对我怎么样的。”她抬起他的下颌,俯身吻住了他。 他迟疑道:“你希望我娶你吗?” 她反问:“你希望娶我吗?” “我不知道。”他托起她的脸,“看着你的眼睛就知道你很不诚实,也许你是真的在利用我,目的达到就会把我扔弃。” 用一世柔情,换一生相伴。
  • 城主·闲妾城主·闲妾逍遥|古言第一辑城主 闲妾(东方卫极 边曲儿) “不甘心……” 世上不可能出现后悔药的时候,再多的不甘心也只会徒增烦忧 她淡漠,她冷情,她看透人情冷暖—— 可是却抵不过至亲的一句话 或许上天怜她的孝心,或许上天只是想做一个实验,更或许,这只是一场梦 即使那只是传说—— 即使那只是神话—— 即使那是不可能发生的—— 她却因为从来不具可能性的原因来到了他的身边 他是逢莱仙岛的岛主,他是黄金城的城主,他是传说中的神人 他的温柔可以如风,他的体贴可以溶入骨,他的笑颜可以醉人 她却看不到他的温柔,看不到他的体贴,看不到他对她的注视 她真的只要引魂丹吗? 当一颗冷然的心遇到情爱一词是否依然如故? 若是如此,腹中的胎儿该何去何从? *…………………………………………*……………………………………* 第二辑 城主 闲妾 (东方逸 米素素) “你说什么?”。 “她肯嫁给我了”。 “那很好啊,你也二十八岁了,早就应该娶妻生子”。 “可是——” “怎么了?苦着一张脸好似人家欠了你几百万一样的”。 “娘啊,要是人家欠我几百万还好说了,我不会要他还的。可是——素素不是嫁给我为妻了了”。 “呃?那是什么?”。 “跟你一样,做妾”。 “呵呵——虽然不曾见过她,不过,相信她一定是个有趣的女孩。不过——跟为娘一样有什么不好?,是妻是妾都不重要啊,你爹爱我最重要”。 “我也爱她,可是,既然都爱了,为什么非得当妾不可?娘,你去劝劝了”。 “不要”。 “娘”。 “不要” “娘,娘——” “不要” “娘,娘,娘——” “……” “娘,娘,娘,娘——” “……你打算叫到什么时候?你叫的不累,我听的都累了” “直到你答应为止”。 “好吧,去问你爹,他答应我就去劝”。 “……” “怎么样?” “好了,当妾就当妾,以后你的孙子孙女要是怪下来,我一定全都推到你们头上去”。 “……”。 “干脆以后东方家立下家规”。 “呃?” “只准纳妾不准娶妻”。 “……” ****…………………………****…………………………****…………………………**** 有啥意见或是建意可以加群跟逍遥和大伙一起聊上一聊…… 逍遥阁群(42692833) 城主闲妾 群(42692342) 换夫新娘 群(24583177) ****……………………………****逍遥其他作品****…………………………**** 时空水之篇---替身娘亲: 已完结 代生王妃: 已完结 狂暴夫君: 已完结 换夫新娘: 连载中
  • 这个皇叔有点冷这个皇叔有点冷花生酱|古言金牌杀手一朝穿越成为废柴公主!爹不疼娘不爱,任人欺辱,甚至被女扮男装丢去邻国当质子! 然,废材转身成为邻国风云人物,皇帝圣宠,后妃巴结,朝臣拉拢。风光无限的背后却带着道道伤痕!她暗自发誓,那些欺她、辱她、毁她之人,她都会将其一一挫骨扬灰!练神诀,学毒医,当圣女,涉朝政,收复国土!只是在这过程中她却不小心误惹了一头看似可爱温顺的银狼,谁能告诉她为何这头像狗一般听话乖巧的狼,竟是这般冷酷霸道不要脸! 邪王开口,谁敢不从!当他遇到这磨人小妖精时,终于底线破裂,愤怒低吼:“今晚侍寝。” “呸,臭不要脸,小爷不约!”
  • 妃不如妾妃不如妾霜梓|古言成亲两年,他就要纳王侧妃。 而与以往纳妾不同的是,这次他是真的上心了。 她不知道这一生还要看着他纳多少侧室进门… 她不想像娘亲一样,拥有的只有王妃这个头衔。 可是她却无力阻止。 侧王妃一进门,王府从此平生波澜。 面对他一次次的责难,她默默忍受下来。 最后,王妃的头衔终于从她身上卸去。 而她没想到,今生她真的能离开王府,离开他。 这次,她要活出全新的自己。 当他提出要她回去时。 她只想告诉他:“覆水再收岂满杯,弃妾已去难重回!”
  • 医女谋圣王妃医女谋圣王妃南鱼飞燕|古言前世,她是医药世家的嫡亲传人,杀人救人只是在一念之间,没想到一朝试药,光荣牺牲,再次睁眼,竟然成了宫中最低贱的宫女,不仅小命难保,而且还臭名远扬,刚穿越过来就遭到一顿毒打,好不容易整死人了,又来一波陷害! 我说这到底有完没完啊,当我是吃斋念佛的,好欺负是吧! 奶奶的,老虎不发威你们全当我是病猫! 身份低下,咱们慢慢攀升,先摆脱粗使宫女,像着医女迈进,没想到这边屁股都没坐热,那边又开始升迁了,且看小小宫女如何一步步往上爬,慢慢成为后宫红人! 据说一个不小心救了太后,把名声给弄回来了,再一个不小心救了大权当道的王爷,成为郡主了,这好歹咱有了身份不是! 可是谁又能告诉我这是咋回事,夜探香闺的男人,为啥俺总觉得你那么眼熟呢? 还有皇上,拜托你离我远点,不然明天又是阴谋诡计了! 这边还没搞定呢,又来一个状元郎,老天爷,这桃花可不可以别太旺! 祖父是冤死的,那咱就伸冤,母亲身份是低贱的,那咱就慢慢提高,父亲是被逐出家门的,那咱就等着他们来求回去! 好不容易重生一回,不把你们都送进地狱去陪罪,我对得起自己这具身体么? 片段一: “一年后成亲!” “三年!” “一年!” “三年!” “那就一年后先洞房,三年后再成亲!”某王爷无耻道! 心想,这下能等了! 某女嘴巴抽搐两下,直接暴走… 心道,先上后婚都流行到古代来了,世风日下啊! 片段二: “寻儿,朕准备跟皇弟抢人了!” “哦,那就抢吧!” “朕想抢的人的是你!” “哦,我什么时候是他的了!”某女自问道,一脸的莫名其妙! 夏墨晗看她那呆呆的模样,顿时仰望苍天一阵无语,其实他想说,他也是爱她的!
  • 替嫁狂妃惹邪王替嫁狂妃惹邪王醉月离殇|古言新婚之夜,她昏了过去,再次醒来,灵魂重生,狂女归来! 她踢了残暴夫君,撕毁装逼情敌的假面;毁了庶姐的容颜,与亲爹断绝父女关系,这些非她所愿,她只想过安静日子,怎奈美男纠缠,阴谋丛生……
  • 珍居田园珍居田园云水之谣|古言卖了她,还要谋害她弟,卖身钱还要养这群白眼狼, 呸!哪有这么好的事! 看她如何让这群白眼狼赔了夫人又折兵! 可是,弟弟,咱没家了。 穿山越岭,带领幼弟寻找悠然田园,建设他们的幸福家园!
  • 医女谋圣王妃医女谋圣王妃南鱼飞燕|古言前世,她是医药世家的嫡亲传人,杀人救人只是在一念之间,没想到一朝试药,光荣牺牲,再次睁眼,竟然成了宫中最低贱的宫女,不仅小命难保,而且还臭名远扬,刚穿越过来就遭到一顿毒打,好不容易整死人了,又来一波陷害! 我说这到底有完没完啊,当我是吃斋念佛的,好欺负是吧! 奶奶的,老虎不发威你们全当我是病猫! 身份低下,咱们慢慢攀升,先摆脱粗使宫女,像着医女迈进,没想到这边屁股都没坐热,那边又开始升迁了,且看小小宫女如何一步步往上爬,慢慢成为后宫红人! 据说一个不小心救了太后,把名声给弄回来了,再一个不小心救了大权当道的王爷,成为郡主了,这好歹咱有了身份不是! 可是谁又能告诉我这是咋回事,夜探香闺的男人,为啥俺总觉得你那么眼熟呢? 还有皇上,拜托你离我远点,不然明天又是阴谋诡计了! 这边还没搞定呢,又来一个状元郎,老天爷,这桃花可不可以别太旺! 祖父是冤死的,那咱就伸冤,母亲身份是低贱的,那咱就慢慢提高,父亲是被逐出家门的,那咱就等着他们来求回去! 好不容易重生一回,不把你们都送进地狱去陪罪,我对得起自己这具身体么? 片段一: “一年后成亲!” “三年!” “一年!” “三年!” “那就一年后先洞房,三年后再成亲!”某王爷无耻道! 心想,这下能等了! 某女嘴巴抽搐两下,直接暴走… 心道,先上后婚都流行到古代来了,世风日下啊! 片段二: “寻儿,朕准备跟皇弟抢人了!” “哦,那就抢吧!” “朕想抢的人的是你!” “哦,我什么时候是他的了!”某女自问道,一脸的莫名其妙! 夏墨晗看她那呆呆的模样,顿时仰望苍天一阵无语,其实他想说,他也是爱她的!
  • 冷夫萌妻冷夫萌妻半杯温水|古言她:沐氏集团小公主一枚,小小年纪就显示出她卓越的经商头脑,是集团幕后最高决策者。但是一朝被人追杀,赶上了时下最潮的事‘穿越’落入了一个不知名的时代。 他:南苍摄政王权倾天下,天下第一庄庄主富可敌国; 他:待人冷漠疏离,却独独对她宠溺有加。 她单纯,不带表她好骗; 她善良,不带表她好欺; 她性格迷糊,只是她懒不想动脑筋; 且看她如何在古代开学堂、教育育人。开赌场、粮庄、、、抓经济。开孤儿院、养老院帮助弱小。 当迷糊的她遇上那个待人淡漠疏离他; 当他在她看不到的地方守候着她; 当他在她遇到困难的时候默默的帮助着她; 当他在她遇到危险的时候默默的给她除去险阻; 【片段】 “焰、、、”如玉石般漆黑的眸子呆呆的看着他。 “我在,睡吧!”轩辕焰坐在床边,指腹摩挲着沐沐娇艳的脸颊。 “焰、、、” “乖、我在” “焰、、、” “宝贝儿你怎么了?” “你可不可以上来陪我睡呀!”说完整个小脸红得都可以滴出血来似的。 “好!快睡觉吧!”他叹了叹气,转身上去把她抱在怀里,真是个磨人小妖精。 几年后再次相遇她已不认得他,而他依然如初般宠溺着她! “王爷,王妃说‘天香楼’的饭菜很合她的口味,她准备把它收购了、、、、”某侍卫将最新收到的‘特大’事件向自家王爷禀报。 “‘天香楼’的老板要迁到别的国家去,所以要低价出售,记得意思一下就行了!”听到自家王爷说完这话某侍卫满头黑线。 “为什么不直接送给王妃呢?这样王妃肯定会非常高兴的!”某侍卫不解的问。 “笨,王妃现在也是经商的,如果直接送给了她,她会觉得很没面子的,如果是她收购了,那以后她在商介可谓是如虎添翼谁敢小瞧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