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50章 大战鱼尊【5】

在任何人都没察觉之下,她眸底诡异的光芒闪烁,一跃而起朝妖孽而去。

“黑...咳咳...黑毛...”月溶溶吃力的吐出几个字,颤抖的手握着一只小小的手。

月溶溶紧抿的唇瓣隐隐抽动着,黒曜竟然在千钧一发的时刻挡在她的前面。止不住的泪水从眼角留下。

暗夜眼见这一次,痛彻骨髓的刺骨袭来,猛然一跃。使劲神力掀开那堆巨石,瞧见了那满是尘埃石粒的小脸。

噗。月溶溶硬生生的受了鱼尊奋力的一击,轰轰轰...强大冲击力使她倒飞落地方,连续弹跳几下,深海的巨大岩石都被声声击碎。而月溶溶被埋没在一大团石块下。

“与你何干!”月溶溶再次甩出猛烈的攻击,混沌神力逆天之势,不甘示弱的对上鱼尊的攻击。

“为什么?”妖孽俊美的脸只有复杂的情感,错愕。

暗夜一看,黒曜全身伤痕累累的躺在月溶溶的身下。一眼看上去,他身上的伤比月溶溶还要重。

“你以为我的秘技造成的伤,是你的药能救的吗?”曲夜心一步一步的靠近,根本不理会妖孽,雨想动弹都被曲夜心给撂倒了。

“月溶溶,你可还记得鲛蓝歌。”曲夜心扬起一抹畅快的苦笑,虽然是笑,可是她好想哭。

“你怎么可能是她?”月溶溶拼尽力气护着仅剩一口气的暗夜。

而鱼尊在一旁看着这戏剧性的一幕,显得兴致勃勃。

天空再次被捅破了一个个窟窿,痛苦不已的咆哮翻腾着。

“你...”月溶溶紧紧抓住暗夜,一颗颗丹药吃力的塞进暗夜的嘴里。

妖孽的嬉笑还没结束,一道雪亮闪过。一声利刃刺入肉体的声音清脆的响起。

“溶儿....”暗夜不顾身上的疼痛,小心翼翼的扶起月溶溶的头。

“哈哈哈,你以为我还在桎天锁地里面吗?”

”啊..”在所有人还没来得及反应之下,暗夜胸口的剑被蓦地拔出了。

“敢杀我的月神哥哥,我定要把暗帝的儿子千刀万剐,以报月神哥哥血肉分离之苦。”

根本跟不上他们的攻击的雨和曲夜心只能在一旁着急,这时,曲夜心蓦地看见暗夜和妖孽被震飞一旁。

狂兽之海再次受到重大的波动,随着他们的攻击。道道巨浪层层叠叠,化成条条海龙相互咆哮,直冲霄汉。

“暗夜..暗夜...“月溶溶吃力的揪着暗夜的衣襟,用满是痛苦和无尽的恨意,看着那把长剑落回曲夜心的手中。

曲夜心就停在了妖孽和暗夜之间,见此,没多久,妖孽一笑,“小心心,你会担心我了,我好开心。”

“暗夜!!”月溶溶双眸充血,视线紧盯着没入暗夜身上的长剑,却根本没及时反应闪避鱼尊的攻击。

“溶儿...”暗夜的呼吸也变得急促,紧拥着月溶溶的手却怎么也没放开。

众人错愕的看见一把雪亮的水身长剑,剑尖流过一道潺潺的血流。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一夜成妃:太子,太霸道一夜成妃:太子,太霸道爬墙看红杏|古言一朝穿越,嫁给了当世冷峻,嗜血的太子,成为了他的妃子,婚后的相处共患难让两颗心紧紧相连,她说:“一生一世一双人”;他笑着回:“没事分手,只有丧偶”。但,当阴谋,背叛袭来时,他们能否鉴定他们的承诺。
  • 魔尊她从女尊国穿越来魔尊她从女尊国穿越来寒末 |古言她本是女尊国的储君,冷艳无双,残暴嗜血,阴晴不定,十七岁指点江山,谈笑间生杀予夺。 太子要娶她为太子妃?天大的笑话!她本为王,何需屈身为妃? 她是阎殿魔尊,乱世中杀戮无数,为世不容,她两世辉煌,却不知情为何物。 他追随她十年,不管前方是风雪迷漫,还是繁花似锦,他的眼睛都看向她,她不仅是瞩目的明月,更是耀眼的阳光,她的光芒会灼伤他的眼睛,她的身影会扰乱他的心。 (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恶夫挡道恶夫挡道任逍遥|古言天地万物从冬的苍白中醒来,山林枝芽萌发、绿意涌动;桃园含苞欲放,意欲争春;河塘鸭群嘻闹欢腾,报一声春来到。燕泽国天运三十五年三月,天子脚下的皇都润城,大街小巷,茶前饭后,无不谈及骠骑将军大婚之事。 时光如水,忆想当年,先皇亲自为镇国将军府与左相府牵了红线,直到今夕,这条红线才得以系成结,将两家系到了一起。 说起镇国将军府的故事,整个燕泽国上到人瑞之人,下至总角小儿,人人都能说上三天三夜……
  • 骄横魔女养成记骄横魔女养成记孖飞鱼|古言第一次见他,她在心里想:帅哥,别跑,等我长大看我不吃了你! 然而他却说:你是我的,谁也抢不走! 留给她的是大大的疑惑。 第二次见他,她已是美若天仙的少女。。。 然而这一别,却介于生死之间…… 欲知详情,请看后文……
  • 花妃漫天:邪魔大人请宠我花妃漫天:邪魔大人请宠我妙琰|古言有她这么倒霉的人么。躺在云上看个视频,结果被打下了云层。在众神魔面前丢了脸不说,结果连随身法宝也丢了......什么?她的法宝掉进了鬼域界,什么?鬼域界有个超级无敌大邪魔。不仅法力无边而且还嗜血残忍.....某女顿时内流满面,这不是让她去找法宝,是让她去送死啊.....呜呜呜~~天杀的,她能再倒霉一点么......
  • 妖孽帝王你输了妖孽帝王你输了墨羽轻尘丶|古言一场相爱而不能相守的神妖之恋,让他们甘愿坠入凡尘,轮回百世只为与爱人永世相守。 一个跨越生死的赌局,究竟是谁大获全胜,而又是谁一败涂地? 时光流逝,已是万年,再次醒来她竟忘却前尘,成为将军府的二小姐。 为求平安她一人分饰两角,女装时,她是痴傻郡主,为世人所嘲弄、不齿;男装时,他是少年将军,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而他,却情愿放弃帝位、舍弃一切,背负宿世记忆,化为银狐守护在她的身边。 她腹黑、她霸道、她无情,却独独在心间为他留下了一份柔软; 他妖孽、他嗜血、他冷酷,却将所有柔情无怨无悔的付予伊人。 当某天她褪去痴傻的伪装,将最真实的自己展现于人前时,又将是一个怎样的光景。 腹黑警报,妖孽来袭 当妖孽男撞上腹黑女,究竟是他迷了她的眼,还是她惑了他的心? 【一】 大帐里两个身影相对而坐 “朝廷运送的粮草应该快到了吧?” 听到了他的话,对面的身影点了点头。 “敌方应该会在半路劫杀吧。” 对面的身影又是点了点头,并把手点在了某处。 “和我想的一样,既然如此敢来劫我的粮草若是不回击不是坏了我的名声么?” 对面的身影再次沉默的点了点头,表示支持。 这一幕在军帐里本应是十分平常的。 不过在军帐的三位副将看的是表情无比的扭曲。 只因为. 与那少年将军相对而坐的是. 一只银狐. 【二】 龙凤喜烛在静静的燃烧。 喜床上坐着一个红色的身影,红色的盖头挡住了她的脸。 就在这安静的一刻,房门被轻轻的推开,一个英气十足的少年走了进来。大红色的新郎装削减了他身上的锐气,让他气息变得柔和了几分。 只见他缓步走到了新娘的面前,微笑着揭开了她的盖头:“夫君,今日辛苦了。” 只是在瞬间,便让人知道了眼前的人不是少年而是少女,轻柔的声音让人心中不由的一暖。少女伸出她白皙的手指,挑起了“新娘”的下巴,唇,缓缓的凑了过去。 就在她的唇将要吻上他的那一刻,少女猛地一挥手,房门大开,几个身影狼狈的摔了进来。 “老大,我们错了。”看着少女似笑非笑的神情,几人是肝胆俱裂啊,“兄弟们,逃命啊!” “想看本姑娘的戏,可是要付出代价的。”少女回头看着依旧坐在床上的“新娘”,俏皮的眨了眨,“夫君我们继续?” 看着含笑的少女,“新娘”好笑的摇了摇头,得妻如此,夫复何求啊,就算是女娶男嫁又如何.
  • 轻狂庶女:邪尊嗜妻如命轻狂庶女:邪尊嗜妻如命梦妞|古言她本是将军府小小庶女,无权无势无姿容!原以为她只能苟延残喘,却不想她竟然混的风生水起!皇子青睐有加,太后也对她另眼相看。这是庶女飞上枝头的节奏么!错!本是翱翔于天的凤凰,怎会看上旁逸斜出的枝头!庶女本来嚣张,怎容他人猖狂!且看她翻云覆雨,漠视无情老爹,修理傲慢姐妹,调教嚣张下人,再将美男拥入怀中!
  • 冷情皇帝可爱妃冷情皇帝可爱妃醉梦凡尘|古言推荐醉梦新文《养貂成妃:王爷,套路深》 传闻,垄月皇朝的皇帝独孤冥,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暴君!伺候在他身边的太监,从来没人能活过两个月。她凤小九摇身一变,居然成了独孤冥的贴身太监,天要亡她呀! “皇,皇上,你想做什么!?奴才可是太监呀!?” 某小太监双眸水汪汪,仿佛一只胆怯无害的小白兔般,步步后退。 某邪魅男子见此,红唇一勾,邪气一笑。 “呵呵,是不是太监,先脱光衣服让朕验明正身吧!” 推荐醉梦其他精彩好文—— 《养兽成妃:傲娇太子甜甜宠》 《养狐成妃:邪魅冷王甜甜宠》
  • 穿越之红颜泪穿越之红颜泪梦之季|古言梦瑶被选为幸运者穿越到异时空汉朝的宁国,参选秀女,巧遇当今皇帝萧墨轩,彼此不和的双方暗生情愫,自尊和骄傲让他们不能正确看待对彼此的爱意,双方僵持着,在小人一次次的布下的陷阱中伤害对方。梦瑶绝望地离开,同时也带走了墨轩的心。在分开的时间里,从旁人口中得知彼此的消息,跟随对方或喜或忧,辽国太子诸葛芷见梦瑶对墨轩依旧不能忘怀,反而愈加发现用情之深。遂决定发动大规模战争,彻底把宁国打败,把墨轩打败,把梦瑶的心抢过来。不想在战役中带着梦瑶逃跑,反而在逃跑过程中促进了墨轩和梦瑶情谊的发展。当时梦瑶已经身中剧毒,绝望的诸葛芷,最终选择死在墨轩的手上、梦瑶的面前,让她记住自己放手的样子。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女皇策之素手遮天女皇策之素手遮天四月银杏|古言前世,她是武林世家凤家大小姐,一朝穿越成为亡国公主凤清歌。胆小,怯懦,花痴,废材,放着国仇家恨不顾毅然追着秦太子到秦国。 今生,她是涅槃后的凤清歌,那些欺她辱她,破国抄家之人,来日定要一一荡平!今生她锋芒毕现,手段凌厉,杀伐果决,只待有朝一日扶摇直上,冲破云霄一手定乾坤。不就是体质特殊没有玄力么,不怕,姐有炸弹;不就是土豪有钱嘛,姐最喜欢干杀人越货的事了; 片段一: “这个送给你,这个叫玲珑乾坤袋” 接过那小锦囊,翻来覆去的看了两眼,发现没啥特别的,清歌瘪瘪嘴正要拒绝,云峥一把按住她的手,着急的道:“这东西整个天元都找不出三个,这里面有玄机的,你别看他小,可以装很多东西,吃穿用度都可以装。” 这么神奇?清歌挑眉,像是感觉到清歌的怀疑,云峥抄起一个圆凳就往玲珑乾坤袋一扔,神奇的事发生了,没见凳子摔坏,也没见那小袋子破裂,果真装进去了。 清歌凤眸弯起,惊异的看着那个巴掌大的小袋子,兴奋的道“能装活的吗?” “没装过,不过你可以试试。” 这个办法好,不如,“你那什么眼神,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 片段二: “我说你真的是神兽吗?不会是骗吃骗喝来的吧。”清歌瞥了一眼巴掌大小,毛茸茸的身躯正抱着一直熊掌狂啃的某兽一脸抽搐的询问。 某兽自熊掌里抬起头,一脸鄙视,“本兽如此有气质你都看不出来,眼睛长在屁眼上了吧” 某歌环视了一眼满地的兽宠骨头,还有火上正靠着的蛇肉,额上青筋直蹦,“复杂的五官都掩饰不了你朴素的气质” 某兽癫狂了...... 片段三: “凤姐,快看我新收的小弟,一共十三头,我给他们起了个响 这个办法好,不如,“你那什么眼神,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亮的名字,叫十三太保!”某兽叫嚣着冲过来,屁股后面跟了一群,品种各异,种类繁多。 “噗”某歌一口茶水喷出,一丝不落的落在某兽的头上 “哈哈哈,你准备拍隋唐英雄传吗?还十三太保。”某歌不客气的捧腹大笑。 本文是1V1强文,男强女强,强强联合,外加无敌兽宠,不喜者慎入。慎入。